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以斯拉记的神学  

2010-11-26 00:31:00|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斯拉记的神学(Ezra, Theology of)


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神的主权和作为

神是「天地之神」(五11)。祂兴起君王,赐给他们权柄(一2)。祂能够激动他们的心,使他们遵行祂的旨意(一1)。作为诸王之王的亚达薛西王也不能拒绝一位卑微的文士所提出的请求,因为这位文士有神的手帮助他(七6、12)。省长、贵族、总督和那些不共戴天的敌人,都在不自觉间成了耶和华的得力仆人,帮助祂实行复兴百姓的计划。

当神开展计划时,君王只让神动工是不足够的,他们本身更要成为实行神至高旨意的工具。在世界政权上称雄称霸的古列王,首先下诏令批准犹太人回国,并重建圣殿(一1-4)。这位「诸王之王」容许百姓重建耶和华圣殿一事,在神眼中仍然不足够。他必须让圣殿得着尊荣,资助购买用以献祭的祭牲,以及任由百姓把全省收集所得的金银用于圣殿上(七12-18)。亚达薛西王不单接受妥拉(Torah),还下令凡是那圣者吩咐的,都要热心完成。他颁令要严惩那些不遵行神律法的人(七25-26)。

本书没有令人啧啧称奇的戏剧化神迹。以色列的神在无声无息之间改变人的心,不管他是大人物抑或小人物。书中没有要神降重灾使之谦卑的法老。伟大的造物主安然站在一旁,任由敌人设法阻挠祂至高的旨意(四至五章)。当建殿计划似乎成功无望的时候,突然之间,这些敌人不单接到谕旨,要他们不可拦阻工作,甚至要他们拨出税款来作为建殿经费(六6-7)。事奉的人则豁免纳税(七24)。那些极力要使工程搁置的人,如今却成了资助工程进行的人。工程所需用的一切,都万无一失地供应妥当。任何妨碍这工作的人,将会被悬挂在自己房子的梁上(六11)。神的恩典顾全了由最微小至最重要的事情,祂的主权非人所能抗拒。

没有人看见神,但神却确实在作工。尼布甲尼撒从圣殿夺取的金银器皿,如今要交回殿中。然而,在交还的行列中,却没有任何金造的偶像。从古列的谕旨中,我们得知许多不同国籍的人都可以重归故国,而许多偶像都交回他们的庙宇。但这些卑微的犹太人在回归的时候却显得很独特,因为他们没有随身携带任何雕刻的偶像,他们只带着具体地彰显神至高权能的标记。

神的无处不在

神不单是天上的神,更是「我们列祖的神」(七27)。祂不单激动君王的心,犹太人的心亦受到同一位灵的感动,要重返故国,重建圣殿。事实上,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祂的人(八22)。祂的手会拯救祂的百姓脱离突如其来或隐藏的危险。因此,他们可以不用王的军队护送(八31)。以斯拉亦因着神施恩的手的帮助,有力量履行他的工作和得以来到耶路撒冷(七9,八17-18)。

神的恩典和圣洁

神是公义的,没有一个不洁的人能在祂面前站立(九15)。以色列可说是罪恶滔天(九6)。神的恩典一临到,她的枯骨立时又恢复生机。在波斯王朝面前,这些受辖制的奴隶获得极大的恩惠。他们如同钉子钉在神的圣所;这个没有墙垣的国家成了神的保护范围(九8-9)。即使他们干犯了神,神仍给予他们指望(十2)。他们虽犯了大罪,神还赐给他们奇妙而不配得的恩典(九13)。

圣经

神将祂的「妥拉」(即律法书)透过神人摩西交给以色列(三2)。因此,它又可称为摩西的妥拉(七6)。它不单是口头的训诲,更是清楚写下来的(三2)。以斯拉除了用心查考神的话,更切实遵行它(七10)。他又教导别人遵守,因为不遵从的人,将要承受严重的后果。

神的百姓

以斯拉记中的那群人,人丁单薄,却背负着一个使命,是神的余民。神借着由祂所立、堪称古代世界的伟大君王古列,把祂的重要使命交给他们(拉一1-4;赛四十五1)。这位君王甚至用先知传讲神信息的常见方式(「……如此说」),来带出神的话。

像圣经的任命一样,这里随之而来亦有两个命令。以色列人要回国,重建主的圣殿。虽然是由古列下诏降旨,却不是纯粹世俗的任务。回应使命的百姓,个个都是「被神激动他的心……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一5)。那些不想归回的犹太人,则在古列的诏令下,提供物质的支持(一6)。

也许,这些人就是以赛亚书六章12至13节提到的,是「圣洁的种类」,是剩下的余民。他们如何回应妥拉,以及神为他们所立的领袖之吩咐,将决定将来数百年犹太教的情况。从某个意义来说,他们的行动,将会影响圣经或摩西的信仰能否继续保存,进入新约的时代。

他们不是佚名的群众。他们都是有名有姓、活生生的人(拉八20)。他们与那些自出埃及以来神的百姓一脉相承。那些一家之主的名单,不单提供了人数,也提供了他们的身分(二章,八1-14)。他们每个人的身分都十分重要。家庭的团结也很重要,他们是拥有共同目标的同胞。

神已经施恩帮助他们(八22)。他们被委以一个神圣的使命。从某个意义来说,神救赎计划的前途已交在他们手中。正因这缘故,他们必须分别出来,成为一个圣洁的民族,不可与神所憎厌的异族人通婚。九章1节便将他们与那些以不洁、污秽全地的异族人作出对比。

神曾经应许,只要他们寻求祂,就必得着额外的施恩。但与此同时,神亦警告他们,祂的能力和愤怒必攻击一切离弃祂的人(八22)。他们的悖逆不忠,已经把国家带到毁灭的边缘。如今,神再显的救恩已把他们从为奴的境况中拯救出来,给予他们第二次重生的机会。

一切都在乎他们对神的忠心。他们若忠于神,神便会让他们得吃土地生出的美物,这地亦会留下给他们的子孙为业(九12)。他们不单植根于过去,更建基于将来。他们所做的一切,将会影响世世代代的幸福。

假如他们昔日没有坚持列祖的信仰,他们当中就不会兴起马加比(Maccabee)的爱国家族,起来力抗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IV)强逼他们接受希腊宗教的行动。否则基督的门徒将会在一个以宙斯(Zeus)神庙为中心的地方生活。

在以斯拉记中,神的百姓都是立约的子民。他们对神的命令感到颤惊(十3)。他们作为民族中的一员,会对他们的领袖说:「我们必帮助你,你当奋勉而行。」(十4)当面对领袖作出正确,却又令他们感到难受的决定时,他们的回应竟然是:「我们必照着你的话行」(十12)。他们不像从前那群在西乃山作出重要的决定,立志跟随神,却在转瞬间便因拜金牛犊而跌倒的百姓(出二十四3)。作者以一句精炼的说话来概括了他们的回应:「被掳归回的人如此而行」(十16)。

施恩的途径

根据经文记载,这群朝圣者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聚集在耶路撒冷,「如同一人」(三1)。他们清楚知道合一和公开的敬拜,是十分重要的。他们效法祖宗亚伯拉罕的榜样,第一时间建造祭坛(三2)。

即使圣殿的根基还未立定,他们已率先庆祝住棚节。神设立这节期,是要提醒他们不要忘记昔日以色列人在旷野的飘流和生命的脆弱(三4)。他们在音乐、赞美和彼此唱和声中,同心敬拜神(三10-11)。他们赞颂神永不止息的恩典,已经带领他们离开为奴之地(三11)。

在圣殿奠基的那一刻,这群百姓的心必然是紧紧地连结起来的。他们在这个晓富意义的聚会中,一同分享悲与喜(三12-13)。事实上,他们很容易找到借口待圣殿完工时才举行敬拜。然而,这群朝圣者却深深明白,敬拜和敬虔的心,比一座建筑物来得重要。

在以斯拉这群小羊的周遭,正有一群强悍威猛的敌人虎视眈眈。因此,以斯拉在未曾祷告和禁食之前,便不准他们上路(八21)。他曾向王夸耀神的伟大能力。于是他们便同心祈求主的保护。经文用了一句话来指出他们祷告的功效:「〔神〕就应允了我们」(八23)。这事以后,以斯拉明白到,神不单能够向祂的百姓伸出施恩的手,他们也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向神举手祷告(九5)。

除了公开敬拜外,这群会众亦经历到传讲神的话是何等重要。当他们完成使命的决心遭到动摇的时候,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便起来,奉以色列神的名向他们说训勉的话(五1)。百姓以行动来回应:他们都起来动手作神所差派的工(五2)。众先知都在他们旁边,用神的话来鼓励他们。

领导和事奉

以斯拉深知百姓需要有优秀的领袖来领导他们。他一直等到有才智见识的人加入,才开始上路(八16-18)。不过,才智不是作领袖的唯一素质。事奉的人还必须接受严格的问责制度。负责司库的人必须把交来的礼物小心秤过,当抵达耶路撒冷时又再秤量和数点清楚(八25-34)。

领袖必须作群羊的榜样。当以斯拉得悉作首领的,竟在娶外邦女子一事上为罪魁,使他十分震惊(九2)。这些领袖不单被革职,而且在本书的结尾,更列出他们的名字,作为对后世的警惕(十18-44)。

犹太人的他勒目(Talmud,译注:口传律法及犹太人遗传的法典)把以斯拉视为第二位摩西。从圣经的角度看,他们二人确实有不少地方可互作对比。以斯拉并非一位律法主义者,他没有花过多精力去研究律法书。从他使重视圣经的犹太教得以重生和复兴的事实来看,他可说是第二位犹太教之父。他除了使百姓团结起来,还使他们有合一的灵来保持信仰的真实,直到基督来临。

他是一位有学问的文士,像摩西一样专心查考神的律法(七6、10)。此外,又如摩西一样,他带领同胞离开异国,走上一条危险重重的路途。他为了建造敬拜神的圣所,收集百姓甘心乐意作出的奉献。他选派领袖来分担他的职务。他的领导方式也跟摩西相似。当面对会众的危机时,他也跪在主面前祷求(民十六4;拉九5)。

道德伦理和会众的组织

骤眼看来,最后两章记载百姓要休掉所娶的外邦女子,似乎是非常残忍和过分的做法。但我们必须记着,在危急存亡的时候,需要孤注一掷的措施。百姓与不洁的异族女子通婚,已经令会众走到灭绝的边缘(九14)。这以圣经为基础之信仰的存亡关键,正系于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离婚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然而,它的严重性又远远不及人类得蒙救赎的问题。我们必须指出,这种与外邦女子的结合,永远不会产生幸福的婚姻。当他们最初踏足那地时,外邦人都前来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神。」(四2)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然听见他们领袖的回答:「我们建造神的殿与你们无干。」进入婚姻关系的双方,假若不能分享共同关心的事情──尤其是在信仰方面──实在很难同偕到老。

还有,他们不是在毫无考虑的情况下任意解除婚约。他们差派一些领袖来审判每件离婚个案(十14)。当中毫无疑问会留下一个空间,察看某人的妻子是否已经完全接受了他们的信仰,可以不再作异族人看待。

把不遵从议定的人逐出会众以外,似乎是太极端。然而,我们不可忘记,这会众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建造神的殿。那些不能忠于这目标的人,当然不应期望他们继续参与这个以建殿为唯一目的之群体。

Paul Ferguson

另参:「尼希米记的神学」;「以色列」。

参考书目:
J. Bright, History of Israel; B. Childs, Introduc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as Scripture; F. C. Fensham, Ezra and Nehemiah; D. Kidner, Ezra and Nehemiah; J. Myers, Ezra-Nehemiah; H. G. Williamson, Ezra-Nehemiah.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