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伯克富系统神学导论-5  

2010-12-05 06:58:00|  分类: 林慈信牧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subb#[size=4][b]【伯克富《系统神学》导论】[/b][/size] 林慈信牧师讲授 全部课程录音下载:[url]http://www.rbpc.sg/repo/louisberkhof.asp[/url] [size=4][b]第5讲 教义的来源[/b][/size] 录音下载:[url]http://www.rbpc.sg/repo/louisberkhof/L_005.mp3[/url] 录入:XieTony;liucaihongliu 注:本课对应讲义 010009 Berkhof Intro Vol Part 1 & 2 [3] (C+E) 上一段我们讲黎赦尔(Ritschl)对教义来源的看法。我们看到,对他来说,信心不是我们的思想去认识神的话里所启示的真理,乃是主观的信心。人不能认识神,神只能藉着人的信心反映出来(Man cannot know God, except as He is mirroed in faith. [Kantin]),而这种实际上的,就是非理性的知识就在教义上表达出来。因此教义不是我们信心的对象,或者是内容;不是的,(教义)是信心的表达。这是自由派神学对信心的看法。信心成为神学、或者教义的来源。这就是说,黎赦尔的神学是拒绝、否认了宗教改革时期的教义观。 宗教改革的教义观(就是我们的教义观)乃是说,我们把圣经里面的真理整理出来,叫做教义。他们不是的,他们说,教义是信心的表达。所以黎赦尔的教义观,是要从基督徒的信心那里,用一些比较猜测性的方法去决定教义的内容。这一派的其中一位学者说:Dogma is the scientific exposition of the Protestant faith, 教义就是基督教的信心的科学化的解释。 荷兰有一派的叫做伦理派,也是差不多的。这一派有一位叫做D. Chantepie de la Saussaye(法文的名字),他的讲法跟黎赦尔派差不多的。这个荷兰文翻成英文是这样说的:Doctrine arises after and through life. It is the fruit of the mind reflecting on the truth, when that truth has become life in the soul. 教义是在生命之后,也是透过生命而兴起的(听起来很美的……),就是人的思考反省真理之后结出的果子,当这个真理成为人灵魂里的生命的时候(听起来好像上帝的话语在我们心里面成为生命——听起来很像)。另外一位Van Dijk是这样说的:If we had to give a definition of dogma, we would do it as follows: Dogma is the fruit of the attempt to express a certain relation of the life of the church in the language of the intellect. 假如我们要对教义下定义的话,教义就是透过人理性的语言,来表达一种教会生活里面有的一种关系,这种尝试的结果就是教义。 好,刚才我们讲教义的内容肯定要来自圣经,不然的话不配称为教义。现在我们从第二个角度来看。是的,教义的内容来自圣经,来自神的话。 第二,教义乃是因为我们面对圣经,做出[教义式的]反省(reflecting on the truths revealed in the Word of God),结果就有教义了。我们在上帝的话里面所启示的真理,做出反省,结出的果子就是教义。因为基督徒呢…..下面这一段是伯克富所讲的,讲完之后我会给它一个更好的解释。他说:基督徒的意识,不单单是领受真理。基督徒的心理面有一种压不下去的渴慕,要重新表达(reproduce)圣经的真理,同时要看到圣经这个伟大的统一性。是的,是理性带领着这一种反省,但是,这种反省并不完全是理性的,也是用上我们的道德意志和情感。因此,人的悟性、人的意志、人的情感,就是整个人都用上了。所有他的灵魂的能力(就是知、情、意),和他里面的生活,都贡献于最后的教义的结果。而且不单是个别的基督徒,而是整个教会在圣灵的带领之下,来做这种反省的工作。只有一个属灵的人,才适合做这种教义反省的工作;而他必须要与所有的众圣徒交通、合作,才能看到真理的整合、整体性。当圣灵带领教会来反省真理的时候,这个真理就会成型(在教会的意识里成型),慢慢地结晶,就成为一些教义上的观点和宣告。如此,教义的形成,就不是一个很短暂的过程,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下面还有一段等一下我们再讲。 前面这一段,他说基督徒情不自禁地要把真理整理成为系统。我感觉到伯克富这里还是受了一些理性主义的影响。我想,我的老师John Frame会这样来表达。我们这样说好了:圣经是神的话,神的话有祂的权能(authority and power);而圣经里神的权能,不仅仅是管理我们得救和成圣的——当然是管理这方面,我们绝对不是否认这个,我们要说的是圣经里神的权能、神的权柄,是要管理宇宙、人类所有的专业,所有的行业,宇宙人类里所有的社会、民族、国家,我们人生生活的每一个层面,不仅仅是灵修那个层面。所以,当我们(人)去读圣经的时候——下面这句话,我先讲了,然后去解释,当我们人读圣经的时候——解释圣经,解释神的话,和应用神的话是同一码事(interpretation and application is the same thing)。 现在让我解释。我们在读归纳式查经法的时候,我们都就知道查经法有三个步骤,第一是观察,第二是解释,然后应用。傅兰姆在这里要表达一个要点。他说:解释和应用是同一码事。什么意思呢?我们每一个人都来自某一些的文化背景,我们都有生活上不同层面的责任和需要。好,我们现在来到圣经面前。圣经是神的话,是创造天地的主的话语,而圣经的权柄是要管理、要牵涉到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层面、所有的行业和专业的。所以,我们接触到神的话语的时候,就马上接触到神话语的权能。而神话语的权能呢,可能审判我们,可能赐福给我们。我们现在暂时不谈审判的那面。当神的话语的权能发挥出来,我们也降服在神话语的权柄之下,这就是应用圣经。所以,正确的解释圣经,同时是顺服圣经怎么发挥神的话语的权柄。所以,让神的话语的权柄发挥出来——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思想,不论什么行业,什么民族,什么层面,当神的话语发挥出来,来管理、改变我们的时候,这个就是圣经的应用。圣经的应用不仅仅是我们绞尽脑汁解释了经文之后,我们再来几个小小的应用,说,这个礼拜,我们要怎么怎么做,不是这么简单的。解释圣经和应用圣经是同一码事,因为真正的对圣经的解释,正确的解释圣经,就是让圣经来管理我们,来改变我们——在每一个层面,每一个行业,每一个民族。 为什么我把这一段插在这里,因为这里的题目是:教义乃是教义反省的结果。是的。没有错,我们读圣经,需要反省。反省什么?反省圣经的权柄怎么发挥,怎么发挥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教会,在我们的社会,在我们的生活。所以,解释圣经和应用圣经是同一码事。教义就是应用圣经的结果。甚至乎,我们可以说,教义就是应用圣经的一种(Theology is the application of the Scripture)。那你说,我以为系统神学是解释圣经啰。是啦,我们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把解释和生活拉在一起,解释和现实拉在一起,解释和圣经在我们生活每一个层面的权柄拉在一起。解释圣经不仅仅是一个理性上的游戏,不仅仅是一个思想上的游戏,真正的解释圣经,就是让圣经的权柄发挥出来,就是我们降服在圣经的权柄之下。而圣经的权柄,绝对不仅仅是限于我们个人成圣,那个个别的与主的关系。圣经不仅仅是讲这些,圣经是天地的王怎么来管理全宇宙,祂的晓谕。 好,下面,伯克富继续讲,他说教义是教义反省的结果。他说:教义的形成,不是短暂、也不是简单的过程。往往都是由一些长期的神学争辩所决定的,而这些争辩,往往不太造就信徒的灵命。因为他们常常有一些人为的、一些敌对的冲突。但是这些教义的争辩——比方说,在教会历史里面,头两个世纪最重要的争辩,就是诺斯底主义。这个跟我们今天完全是有关系的,我们不要以为以前的历史只是在图书馆里面,堆满了灰尘的书里面的内容。不是的,诺斯底主义就是我们今天新纪元运动背后的一个思想。这是一个争辩:诺斯底主义。所以,早期的教父在第二世纪就站起来反对诺斯底主义。第三到第四世纪,亚流派,结果《尼西亚信经》,阿他那修站起来,宣讲、维护三位一体:耶稣基督完全是人、完全是神。后来奥古斯丁跟伯拉纠的争辩乃是说,救恩完全是出乎神的恩典,人是没有贡献的,人的好行为是没有贡献的。马丁路德的争辩是,人的得救,不是靠守圣礼;天主教不可能把救恩掌握在他们的手上,一滴一滴的颁发给信徒。神的恩典是藉着信心直接领受的,上帝把耶稣基督的义归算给我们。这些都是神学的争辩,对不对?诺斯底主义,伯拉纠主义,天主教跟马丁路德等等。这些的争辩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子,我们就注意到这些辩论的题目是什么,是什么问题(questions),clarify the issue at stakes。这是很重要的,我们除了知道这些神学争辩是争辩什么之外,还要知道究竟要害点在哪里。 比方说,我们现在在讲《系统神学》的导论:神学的本质就来自圣经,又是经过反省,又是由教会来通过——好像听起来很枯燥。但是这个要害点在哪里?要害点就在我们今天的神学生、神学院,信仰的变质。所以我们要抓到神学争辩的要害点在哪里,to bring the different aspects of a problem into the open然后,要把一个问题不同的层面都显露出来;to point the way to a proper solution然后,指向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其实,今天的教会面对着过去所有神学的争辩,我们是欠他们的债的。因为他们帮助我们,在了解真理上有所进步——今天我们不需要再辩论三位一体,不需要再辩论耶稣是神、也是人,不需要再辩论因信称义等等——很可惜,今天我们要争辩圣经是无误的,这个是很可惜的,因为这些问题以前都处理过的。所以我们要了解过去的教义历史,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西伯尔告诉我们,他说,教义争辩,或者教义形成的不同的面,都是很重要的,Dogma is an exceedingly complicated historical structure教义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上的结构,它有不同的构成它的部分;它又在来自各方各面的反对声音中形成,它又因为各种道德上或者灵修上的需求、刺激,又加上外在的,不论是来自政治的,或者教会的一些处境来形成。然后,,它又会戴上不同神学潮流的色彩。是的,教义有不同部分,有不同的反对声音,又因为教会的需求,道德上、灵修上的需求而形成。伯克富继续说,他说,历史上,就是教会历史中,不是每一段历史都适合这种教义上的反省跟形成的。 怎么样才是一个形成教义的好的土壤呢?他说,要陈述教义,需要有很深的灵命,需要有宗教的(就是在主里面的)热诚,需要教会愿意服在圣经的真理之下,需要有一种热爱、去追求圣经真理的亮光——追求更多的亮光,让真理照在各方面,有各种的含义;需要有很殷勤的解经的功夫,也需要有建构的能力,就是有思考的能力。再说一次,教义的形成,需要深的灵命,向主的热诚,愿意服在圣经的权柄下,热爱、看见真理和它各方面的含义;殷勤的解经,还有建构思想的能力。我们今天二十一世纪的西方教会,是面对一种思想没落的世界的潮流。所以,不要看我们现在有互联网,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不论中国、美国,人都能上太空了,科学很发达。其实,人类的思考能力是在下降的。不但如此,还有冷酷的理性主义,还有一种只是注重感情的、情绪的敬虔主义,这些都是对教义的形成有害、没有好处的。1938年的伯克富说,我们今天的世代就是这个样子。今天的世代有各种的哲学的猜测,有各种心理学的分析,这些都取代了真正的教义研究。所以,对形成教义是非常不利的。很少人注意到好好地反省上帝的话所启示的真理,是多么的重要。 其实(我想,特别是美国福音派这些的批评是很适合的),我们人必须要把我们的思考,带到耶稣基督的宝座上,让耶稣基督夺回我们的思想,来顺服祂。这种的观念,其实教会普遍是反对的。普遍来说,教会不赞成、不鼓励人把人的思考、人的价值观、大前提,带到神的话语下面,向基督降服,让耶稣基督把人所有的心思夺回。这样子来寻求神论、人论、罪论、救赎论、生死的观念。我们把我们所有的思想都降服在神所默示的话语的权柄下,而不是降服在有错的人的理性的发现上。就是说,今天人宁愿听专家的讲说,而不宁愿把人的思考伏在圣经跟主耶稣的主权之下。这个是70年前写的,今天岂不是变本加厉吗?教会里面充满着世俗心理学的辅导,充满着广告学、市场学的教会增长理论,牧师们都可以去拿一个教牧学博士,大部分都是在教你怎么用广告学,等等。再加上,解经跟神学上的,世俗来的观念。所以,反过来说,我们需要降服在圣经的权柄之下。 第三、教义是正式地由某一个有能力的教会团体来定义的(some competent church body)。这一点,可能是我们华人,或者是中国教会比较陌生的。他这里说的是,教会必须有能力去鉴定圣经真理,把它组织起来,写成信条,教导传道人跟信徒们。我们华人教会跟着某一些的西方福音派,认为教会存在的目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传福音。很抱歉,宗教改革以来,不是这样看的。教会存在的目的:第一、是敬拜神;第二、宣讲、教导神的话,造就众圣徒;第三、传福音。也就是说,是朝上、朝内、朝外的。假如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传福音那方面,教会是长不大的。举个例,比方说宣教,我们以为宣教就是被差派出去,就是传福音的。其实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宣教士只要带领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信主,那里就有教会了。宣教士的任务就是要教导、造就这些信徒,让教会长大,好叫更多的基督徒在那个文化里面,成为能教导、能关怀、能治理教会的领袖,或者是仆人们。是不是?而且,不但是敬拜、教导,还有传福音。教会开始存在了,教会必须要有足够的能力(competence)去分辨真理。这是弗4:11-16保罗所说的:祂所设立的有使徒跟先知(那是启示性的),然后呢,有教师、有牧师和传福音的,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好叫教会长大起来,满有基督的身量,能够分辨是非,不随便的摇动。所以,教会的成熟是我们每一位信徒的责任,特别是传道人跟长老的责任。因为,教义是由教会来鉴定的。所以,教会必须要投资在纯正信仰,但是又能分辨真理的神学教义上,好叫传道人、长老、执事、信徒们都能够长大,能够分辨真理。 我再说。所以,教义是来自神的话,经过反省,然后由教会整体来鉴定而定义的。这样子,教义就形成了。关于第三点,我们下一节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