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国度、圣约和旧约正典:4.旧约正典-2  

2010-06-20 11:58:00|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千禧年中文神学课程: 《国度、圣约和旧约正典》

第四课 旧约正典



转载自:http://reformedseminary.org/chinese/catalog/kcc/ot/detail.asp/site//category/catalog

续前

三、图画(Picture)

我们已经明白,旧约透过主题式分析既像一面镜子,又透过历史性分析像一扇窗口,来引领我们,那么,我们就该转到研读旧约的第三个比喻,一幅图画的比喻。

或许你去过一个收藏精美艺术品的博物馆,或者你曾经看过一些著名油画作品的照片。仔细地欣赏一幅著名的油画令人愉快,但是读一读画家的生平,以及画这幅画的时间背景,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可以对着油画沉思,特别注意它们的艺术品质。但是我们也能注意到艺术家怎样透过他们的着色、线条和质感,来向人们表达他们的观点和情感。

同样,我们可以把旧约经卷当成一幅图画,透过一个过程,我们称之为文学性分析的方法来研究。使用这种方法,我们把旧约经卷看成集大成的文学作品,这些书卷都是精心写成的。我们不但学会欣赏旧约的文学艺术,而且我们也探讨理解旧约的作者怎样透过他们的努力,向原初的读者们表达他们的立场。同时,以文学性分析来探讨旧约时,我们会发现旧约正典甚至在更多的方面对我们发挥淋漓尽致的权威作用。

基督徒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考虑圣经各卷书的文学价值,但是,直到最近几年人们才把这个方法置于显著地位。过去,大多数的神学家通常使用主题式分析和历史性分析的方法来研究圣经。但是最近几十年,很多学者已经强调一切信息的尝试,无论是圣经的之内或是圣经之外的,都超过解释者们的兴趣和历史的事实所要表达的。基本上,作者精心地组织他们的素材,来表达他们自己的立场,竭尽全力影响他们读者们的人生和看法。文学性分析的目的在于揭示旧约圣经作者这种特意的传达能力。他们对最初写作对象的传达能力,以及应用到我们现今人生时,所具有的同样能力。

为了探讨如何把旧约看成一幅图画,我们使用和前面一样的方法。首先,我们会谈到使用文学性分析这种方法的基础或理由;然后,我们探讨文学性分析的焦点。让我们先来看看使用文学性分析的道理,为什么这种研究旧约的方法是站得住脚的?

A. 基础(Basis)

文学性分析的合理性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论证,但是本课程我们将着重两个比较熟悉的原因,来理解为什么文学性分析的方法对研究旧约很有帮助。第一,旧约本身的特点指出这种方法的合理性;第二,我们从圣经作者的例证说明这种方法研究旧约的重要性。首先,我们来思考旧约本身的特点如何指出文学性分析的价值。

1. 圣经特点
从许多方面讲,论证用文学性分析方法研究旧约的合理性,不需要花费太大气力。从旧约本身几个明显的特点就可以确认。第一,旧约正典以不同书卷或文学单元组成;第二,这些书卷显示精密深奥的文学素质;第三,旧约的书卷展现了大量不同的文学题材。让我们首先看看旧约正典以不同书卷或文学单元组成这个事实。

a. 文学单元
从最基本的层次上讲,文学性分析的方法基于整本旧约是文学大成这一事实,有不同的文学单元组成。快速浏览一下现代圣经的目录发现旧约包含39卷书,我们大多都很熟悉这些书卷:
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 约书亚记,士师记, 路得记,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历代志上下,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以赛亚书,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以西结书,但以理书,何西阿书,约珥书,阿摩司书,俄巴底亚书,约拿书,弥迦书,那鸿书,哈巴谷书,西番雅书,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玛拉基书。

熟悉这些经卷目录很重要,同样重要的是,当我们从文学性分析的角度去研究这些书卷的时候,应该在脑子里面记住几个特点。

首先,我们现今旧约每卷书的名字并不是起初圣经正典的名字。一些书名来自比较古老的犹太传统,一些来自非常有影响的旧约古希腊文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还有一些来自更晚些时候的基督教传统。但是在这里,最重要的细节是与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及其历代志上下有关。我们现代圣经里面的这六卷书,最初只是三卷书:撒母耳记,列王纪和历代志。

除了这个之外,许多解经家指出像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这两卷书,起初可能也是一卷。当我们用文学性分析的方法来读旧约圣经时候,我们会关心到查验旧约最初所列经卷的构成单元。因此,很有必要记住这些特征。
第二点,旧约中各卷书的顺序在整个历史中也不一样。我们现代圣经的顺序主要取决于希腊文七十士译本的传统。但是以犹太人的传统,旧约圣经的后半部分和我们的不一样,称之为圣卷,包括以下几书卷:诗篇,箴言,约伯记,雅歌,路得记,耶利米哀歌,传道书,以斯帖记,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历代记上下。

总体来说,尽管存在这些差异,仍然很明显,旧约正典是一部文学经典的全集,因此,我们分析它们的时候,保持文学单元的完整性是再适当不过了。

与主题式分析和历史性分析相比较,透过文学性分析的方法把旧约看成一幅图画,尝试按照旧约本身的结构模式来构架我们对旧约理解的结构模式。在文学性分析中,我们寻求以旧约正典里文学单元的编排方式,来安排我们的神学性评估。当然极端来说,为了避免重新安排整理我们在旧约里面的发现,唯一完美的方法,就是精确地保持旧约正典的原样:不要分析、不要解释、不要应用——甚至都不用翻译。所以,有一些重新安排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文学性分析寻求最小限度地重新整理,寻求文学单元,以及旧约自己的优先次序。当我们以图画来研究旧约时,我们探讨辨别每卷书截然不同的神学重点,创世记的就是创世记,出埃及记的就是出埃及记,利未记的就是利未记,民数记的就是民数记,申命记的就是申命记,依此类推。除此之外,我们要尽量强调原来就是强调的地方;这些书卷里面突出的地方,也是我们解释时要突出的地方。

b. 文学品质
旧约正典与其说包含了主题和历史元素,不如说包含了文学单元,除了这个事实之外,旧约书卷展现了精美丰富的文学品质,这个事实也证明了文学性分析的方法的合理性。如果旧约书卷是一些简单肤浅、毫无趣味的散文,文学性分析或许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但是旧约书卷文学上精美丰富性,要求我们仔细注重他们的文学特质。

就一般经验而言,我们都知道有些著作比其他一些著作展现较为复杂的文体,以及错综复杂的文学艺术。例如,如果把购物单写成词语华丽的十四行诗,就令人奇怪了。一个临时备忘录就不会像一篇精美小说那样有艺术魅力。我们读一些简单的作品,通常不需要为了充分地理解内容而特别注意他们的文学性。

但是,当我们读一部名著小说或一首情谊怏然的诗,看到他们的复杂性,为了能完全充分地欣赏,我们必须注意到他们精美的文学品质,分析辨别作者老练深奥的文学技巧,来帮助我们理解其中的含义。

实际上,考古学家发掘了旧约时代大量不同的文字材料。我们有简单的信函、清单、收据、以及其他类似的,这些都没有什么文学复杂性。但是考古学家从古代近东地区发掘了奇妙的文学作品。这些圣经时代伟大的文化,包含精美的神话和传说、复杂的法律文献、多样的宗教礼仪原文。很多人听说过以努玛?以利施、吉加墨史诗、以及巴力的循环。这些著名文学作品的写作,都是非常精美复杂的。

但是毫无疑问,旧约的书卷在古代世界,也是属于著名的精美文学著作之列。有哪一个剧本比约伯记更为深奥繁复?有哪个叙事体比创世记的结构更加错综复杂?有哪首诗比诗篇23篇更令人长久难忘?以最高的标准来讲,旧约的各个书卷,和当时古代世界最伟大文化中、最伟大文献的文学艺术相比,至少是并驾齐驱、甚至超越其上的。

不幸的是,基督徒着重主题和历史性的兴趣时,常常忽略文学性。实际上,旧约文本的文学品质本身,赋予了它们极强的传达能力。旧约文学的艺术特性,正是旧约作者们传递和表达他们信息的重要方法。只有我们理解了如何欣赏他们的文学品质,我们才能明白旧约书卷沟通传达的力量——有意识的影响。由于这个原因,当我们要把我们自己完全降服在旧约的权柄之下时,文学性分析就变得非常重要。

c. 文学体裁多样性
使用文学性分析,除了是因为旧约包含文学单元和展现精美深奥的文学品质之外,我们用文学性分析的方法来研究旧约,是因为它也包含了丰富多样的文学体裁。

旧约正典不是一成不变地使用一种写作方法,从头到尾平铺直叙。相反,它蕴涵不同的风景,有高山、河流、湖泊、肥沃的平原、沙漠和海洋。换句话说,旧约的书卷代表不同的体裁和各样的文学类型。

一些旧约的书卷以叙事为主导,比如创世记、民数记、约书亚记、士师记和路得记。这些书只有一小部分混合了其他的体裁,像家谱、诗歌、敬拜和社会规章。其他一些书卷是以诗体为主导:比如诗篇、约伯记、和阿摩司书。还有其他的一些书卷,主要以散文为风格,比如,传道书和玛拉基书。除此之外,申命记这样的书是以讲论为主。我们可以一直列举下去。

认识到旧约有不同的体裁非常重要,因为每一种体裁都有自己的惯例,都有自己传递其影响的方式。我们必须了解每一个体裁传递作者本意,以及能使我们读圣经时应用这些知识的方法,律法必需按律法来读,讲论必需以讲论来读,故事就是要按故事来读,诗歌就按诗歌来歌唱,格言就按格言来读,异象就要读成异象,家谱部分就是要读成家谱。为了揭示旧约经文能够改变我们生命的巨大力量,我们必需考虑旧约作者采用什么样的文学体裁,以此来向他们的读者们传达信息。因此,这类的文学体裁考量,就成了文学性分析的根本核心。

2. 圣经例子
除了圣经本身的特点之外,文学性分析也基于圣经人物和作者,用这种方式来寻求旧约对我们的引导这一事实。实际上,我们可以说每一次圣经的作者解释旧约经文,特别注意人类作者向其读者的主要用意时,他们主要是使用文学性分析的方法。

例如,马可福音10:4,在处理申命记24:1中提到的离婚的问题时,耶稣着重在文学性分析上。我们读这段经文,知道一些法利赛人在这件事上考问耶稣说,“摩西许人写了休书便可以休妻。”在耶稣时代,一些法利赛人解释这节经文,教导说一个人可以以任何实际的藉口休妻,只要他写一个休书即可。但是,耶稣注重以文学角度来更正这种错误的解释。

耶稣在马克福音10:5这样解释申命记24:1,
“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写这条例给你们。”

耶稣指出摩西允许离婚,是对以色列人心硬的一个迁就。

这里为了我们的目的,明白耶稣没有单单只看申命记24章的文字,只解释它的语法和内在品性。相反,根据对作者摩西的了解,和以色列人作为最初的写作对象,耶稣以此来清楚地看待这段经文。祂知道以色列人的心刚硬,祂明白律法传给以色列人时,摩西对以色列人的关切。法利赛人没有能够适当考虑文学所涉及的,尤其是摩西对其心硬读者的用意。然而,耶稣知道这些事实的重要性,正确地总结了摩西的规条实际上是一种迁就,而不是理想。

另外一个文学性分析的例子是在加拉太书4:22-24节,听一听保罗怎样写道旧约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并她儿子以撒的故事,还有撒拉的使女夏甲,并她的儿子以实玛利的故事,
“因为律法上记着,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使女生的,一个是自主之妇人生的。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所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这都是比方:那两个妇人就是两约。”

当然,这段经文和涉及到的复杂背景有太多需要加以解说的,但是让我们专注到保罗这里解经的中心点。24节,保罗说亚伯拉罕与撒拉和以撒,以及与夏甲和以实马利的之间的彼此关系,“这都是比方”,因为他们“就是两个约”。换句话说,保罗明白亚伯拉罕和这些人物的关系,暗含一个极大的神学概念,表明人活在与神的圣约关系之中。

为了领会这些神学含义,让我们先来看看亚伯拉罕人生中的事件。创世记记载得很清楚,与神相关的两条道路中,亚伯拉罕面临一个选择:一条路是撒拉和以撒,另一条路是夏甲和以实玛利。一方面,当依赖神,相信神持守祂的应许要从撒拉生一个孩子,亚伯拉罕忠实于神。依赖神和神的应许这条路很艰难,但却是神的祝福之路。

另外一方面,当依赖他自己人为的努力,透过埃及使女夏甲生孩子,亚伯拉罕不忠实于神。这条路依赖自己的努力,结果是亚伯拉罕落在神的审判里。记住这些简单的模式,我们转到摩西利用这些模式,带领以色列进入应许之地。

当然,在摩西描述亚伯拉罕的生平时,他是全然知道亚伯拉罕的选择所具有的重大意义。事实上,他在创世记讲述的这些故事中,所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正是当年以色列读者们要面对的。
一方面,摩西呼召以色列忠实于神,透过依赖神会实现祂的应许,让他们进入应许之地,依赖神和神的应许这条路很艰难,但却是祝福之路。

另外一方面,摩西呼召以色列百姓不要依赖自己的努力,转回埃及地,像亚伯拉罕转向埃及使女夏甲那样。回头的结果将会导致神对以色列的审判。

跟随摩西的原意,保罗把这些故事应用到加拉太的众教会所面临的选择。加拉太人需要在保罗所传真实的福音和耶路撒冷一些人所传虚假的福音之间,做一个选择。真实的福音是一种救恩,这种救恩来自完全纯粹地相信神在基督里的应许。虚假的福音叫人离开对神应许的信心,依靠人的努力遵守律法来获得救恩。就像保罗在加拉太书里面说的,那些相信神的应许,顺从真福音的人,就是撒拉的儿女,是承受应许的。但是,那些顺从错误福音,则是夏甲的儿女,是不能承受救恩的礼物。保罗阐述的很清楚,真实的福音,相信神的应许会带来祝福,虚假的福音,顺从律法,只有带来审判。

这就是保罗关注文学性分析,注重摩西在创世记故事中文学描绘的人物,从而导致他能把创世记恰如其份地应用到加拉太的教会。

B. 焦点
既然我们已经了解把旧约看成一个文学图像的原因,现在我们就转到文学性分析的焦点。用这个方法研究旧约,我们应该关注什么?我们的着重点是什么?

有很多方式我们可以描述文学性分析的焦点,但是为了配合我们的目的,我们考虑三方面的焦点是有帮助的。首先,我们关注经文的作者;第二,我们注重经文起初写作的对象;第三,我们关切研究具体的文本或经文。让我们先来思想探讨旧约作者的重要性。

1. 作者
毫无疑问,神是整本旧约根本的作者。祂启示监督整本旧约正典的写作。但是,就像我们在另外一门课里面学到的,这种默示是有机的默示。神使用人类作者的背景、思想、感情、和意愿来创作圣经的各个书卷。读旧约的时候,我们应该考虑到这些人类的因素。

当我们考虑注重作者时,我们应该研究两个方向:一方面,要明白存在一些危险;另一方面,要知道也有大量的益处。

当我们注重旧约的作者陷入一种推测的时候,会出现很多的危险。过去,很多解经家注重作者的方式,会产生杂乱交织的心理学猜测和社会学猜测。他们这样做,部分地是提出这类的问题:作者精确的身份,他们面临的具体情况,以及他们神学动机的细枝末节。这些问题可能看起来很要紧,但是同样要紧的是,如果我们寻求答案超过我们所知道的,我们就会根据我们肤浅的猜测来解释圣经。这种过于注重作者的现象,可以称之为“意图的谬误”,过于强调我们重建作者的意图。

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我们小心谨慎、尽职尽责,注重作者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处。后面的课程我们会学到,我们可能没有办法知道圣经作者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们所知道的,仍然能够帮助我们理解他们所写的。我们对作者的身份、他们主要的情况、以及他们基本的神学动机,能够有不同程度的了解。

以历代志的作者,或通称为历代志编者为例。我们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确切的社会地位,以及他生存的年代和写这卷书的具体时间。我们对他的心理趋向和他的个性优点和缺点知之甚少。因此,我们解释他的书时,如果过度依赖这些考量,会使我们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假设上面。

然而,我们可以从旧约本身来获得关于作者很有价值的信息。例如,我们知道历代志作者的生活和写作时间,大约在被掳之后的某个时间,许多以色列返回应许之地。这一点比较确定,因为历代志上9:1-44 的家谱,记载了返回的人的名单,以及书卷的最后一节,即历代志下36:23,提到了波斯王古列(Cyrus the Persian)的诏令,要犹太人回归他们的本地。

我们也知道他是受过教育的以色列精英分子之一,他大量引用撒母耳记和列王纪的内容,也参考其他经卷。不但如此,像在历代志上27:24节中,作者提到王室编年史的内容,像在历代志下9:29节,作者甚至参考旧约圣经中没有出现的先知预言书集。

除此之外,把他的书与撒母耳记和列王纪相比,我们知道编者有很多重要的神学立场。他非常委身大卫家室的惯例,以及耶路撒冷圣殿的洁净。他不断重复提到,摩西的律法是以色列信心和生活的指导。由于注意到他如何列举很多例子,说明犯罪和顺服的直接后果,因这一代极度地忠诚或不忠诚,我们就知道历代志的作者很注重神祝福和咒诅祂百姓的方式。

我们还可以讲到其他一些关于历代志作者的信仰和盼望方面的事情,但是关键点在这里:我们有足够地对历代志作者的知识,可以用来分析他使用各种文学技巧来影响他原本读者的途径。另外,我们对其他圣经作者就了解的就更多,以至于我们释经时,通常专注于作者本身,必能产生相当大的益处。

2. 对象
除了将焦点放在作者本身以外,对旧约尽职尽责的文学性分析,也要考虑最初的写作对象。他们的情况是什么?他们读圣经的时候,对他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们探讨旧约书卷的作者时,有危险,也有益处,同样,注重圣经起初写作对象的时候,我们也需要明白既有危险,也有益处。

一方面,就像对待圣经的作者,一些文学性分析的形式存在太多的猜测,而另外一些就过分注重写作对象的详细知识。他们猜测写作对象的详细身份,他们重建写作对象详细的情况,他们凭空想象读者的心理状况,也过多夸大想象读者的优缺点。如果这些东西在解经中占中心位置,我们就会再一次冒险进入心理和社会的猜测里面。由于这个原因,对于过多注重写作对象的现象,我们称之为“感动的谬误。”

以历代志为例,我们实在不知道历代志的作者是否只写给特定的一群人,比如祭司或大卫的家人,或者写给一般的平民。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拒绝或者顺服这卷书。我们也不确定读者是生活在以斯拉和尼希米之前的时代、相同的时代、还是之后的时代。毫无疑问,知道这些东西可能对我们的解经有额外的光照,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办法确定这些情况,如果我们不对写作对象妄加猜测,我们的解释反而会更加尽职尽责。

然而,同时,考量写作的对象又可以使我们得到很多的益处,因为我们常常可以知道很多有用的一般信息。一般来讲,我们知道选定的读者即使不能读,但是也明白古希伯来文。我们也常知道他们的大概位置,我们也知道他们经历的一些重大的事件,我们知道在众多的人群中,一些人在神面前忠于圣约的责任,而有一些人不忠于圣约的责任。

就历代志来说,我们还是知道很多关于最初读者的信息。历代志上9章家谱的记载结束时,提到返回应许之地之人的名单,这个事实表明历代志的作者在应许之地写给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们。我们从哈该书、撒迦利亚书、玛拉基书、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等书卷中,也知道他们一般的社会状况。这是一个艰难时期,和先知的盼望相反,只有一些以色列人返回了应许之地,圣殿的敬拜软弱无力,大卫家的王位没有重新建立,国家面临经济危机。同时,以色列面临频繁的冲突和战争的威胁。我们能够十分清楚地了解读者的这些状况,而不会陷入凭空的猜测。

我们对原初读者的了解,能够帮助我们更深入的欣赏历代志的目的,以及最初的用意。结果,对历代志每一段独特经文的解释,就会遵循我们对起初读者的了解而进行。

3. 文本
我们已经触及到了对作者和读者进行了解的重要性,我们应该转到旧约文学性分析的第三个,也是主要的焦点:对文本自身的关注。

我们使用“文本”(Document)这个词,是指我们看到的旧约经文的任何部分,无论是一两个句子、一两节经文、或者一部分经文,一整章经文、一卷书的一部分、一整卷书、几卷书、或者是整本的旧约正典。简而言之,文学性分析的核心就是我们要专注在文本上。

不幸的是,最近几十年,许多解经家强烈呼吁,经文本身就是我们解经所需要的全部。在考量作者和读者时,为了试图避免不确定性,这些学者辩论说,我们没有必要重视经卷的作者和写作的对象。实际上,这不是一个安全的方向,因为同一个文献,不论是圣经之内的,或是圣经之外的,不同的作者,写给不同的人,意义就大不相同。解释的人单单注重文本自身,而忽略文本的作者和写作对象,就会弄错,我们可以称这个错误为“刻画的谬误”,对文本本身寄予太多期望。

为了举例说明以作者和读者的角度去仔细考虑经文文本,我们来看看历代志下33:1-20记载玛拿西的统治。我们研究这段经文的时候,最有利的是我们可以来比较列王纪下21:1-18对玛拿西统治的记载。实际上,圣灵带领历代志的作者借用列王纪下21章的内容,重新改写、取舍和增加,这些方面对文学性分析法是至关紧要的。让我们先看看列王纪下的记载。

列王纪下21章分成5个对称的部分:首先,第1节,玛拿西开始作王;第二,2-9节,玛拿西犯拜偶像的罪;第三,10-15节,先知谴责玛拿西;第四,16节,玛拿西其他的暴力罪行;第五,17-18节,玛拿西统治的结束。

这个大纲显示,列王纪下21章,对玛拿西刻画自始至终都是邪恶的。开始介绍他是个大罪人,故事的第二部分详细说明他敬拜偶像,他用偶像玷污圣殿,带领百姓行恶,要比周围的迦南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叙述的第三部分,总述神的先知极其可怕地谴责玛拿西。根据这几节经文,玛拿西的罪最终导致耶路撒冷的被毁和他的百姓被掳到外邦。记述的第四部分,提到玛拿西使耶路撒冷也充满了无辜人的血。最后第五部分,记载玛拿西的死和埋葬。列王纪下21章显示,在玛拿西的人生中没有表现出什么被救赎的特征。

让我们现在来看看历代志下33章对玛拿西统治的记载。此记载与列王纪下21章的没有矛盾,但却是很不一样。
历代志下33:1-20节,也分成5个主要部分:首先,第1节,玛拿西开始作王,主要是直接引用列王纪下;第二,2-9节,叙述玛拿西敬拜偶像,和列王纪下21:1-9只是略微有所不同。至此,历代志下的记载基本类似与列王纪下的记载。两卷书都把玛拿西介绍为大罪人。但是,历代志下33章第三、第四和第五部分的记载和列王纪下的记载就有很大不一样。第三部分,10-13节,历代志的作者,没有选择像列王纪下记载先知的预言,说犹大将来会被掳到外邦。相反,作者记载说,在他的有生之年,玛拿西本人要被掳到巴比伦。然而在被掳之地,玛拿西认罪悔改,得到饶恕。接着,在第4部分,14-17节,没有提到玛拿西的暴力罪行,作者却记载玛拿西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城,在圣殿恢复对神应有的敬拜。最后,历代志下33:18-20节,玛拿西的统治结束,也扩展了列王纪下的叙述,提到了另一处玛拿西悔改祷告的事实。

通过和列王纪下做比较,历代志作者的记载就更加的正面。两者都记述了玛拿西可怕的罪行。列王纪下记载了先知的谴责和玛拿西对耶路撒冷居民的暴行。但是历代志的作者略去了列王纪记载的这部分故事。相反地,历代志的作者增加了玛拿西被掳到外族,悔改,被饶恕的记载。他也增加了玛拿西返回耶路撒冷,修复圣城和圣殿。最后,虽然两者都以记载了玛拿西的死为结束,历代志下增加了玛拿西悔改的提示。因此,一句话,列王纪下展现的玛拿西是一个顽固的罪人,但是历代志下所展现的是一个悔改的罪人。

考虑到列王纪下和历代志下这两个类似记载的比较,我们必须问另外一个文学问题,为什么这两个记载如此不同?为什么他们对玛拿西的生活表现出如此不同的观点?

总而言之,这种不同只能解释为列王纪和历代志的作者不同,写作的对象也不同,每一位作者有他自己的目的来描述玛拿西统治。

后面的课程我们会学习到,列王纪作者的记载,主要是解释被掳到巴比伦,为什么耶路撒冷被毁,以及为什么他们会被驱逐出应许之地。他的答案就是玛拿西的罪带来了整个国家的惩罚。

但是,就如我们所看到的,历代志作者的情形就不一样,他在被掳后记载历史,试图激发复兴回归的群体努力向前,忠心地服事神。

因此,历代志作者略去、增加了一些有关玛拿西的真实情形,来配合他的目的。他这样作是透过揭示玛拿西人生的细节,来比较当时他同时代的以色列读者的人生细节。玛拿西犯极大的罪,他们也犯极大的罪。玛拿西曾被掳到巴比伦,他们也曾被掳到巴比伦。玛拿西曾经认罪悔改,被神饶恕,他们也是这样。最重要的是,一旦玛拿西返回,他就重新修了建耶路撒冷城,恢复了应有的敬拜。这对作者当时的写作对象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们愿意以玛拿西为榜样,在耶路撒冷城修建和恢复对神应有的敬拜吗?历代志作者的主要观点是,如果那个导致了犹大国被掳的国王,在他回归国土后,都能够重建和复兴王国,那么,作者写作的对象们也应该能作同样的事。

这个简单的对历代志下33章记载有关玛拿西统治的文学性分析,可以说明旧约文学如何传达权威性信息的欣赏价值。我们考量了书卷的作者、写作的对象、以及旧约文本的文学特性,我们就能够更加明白旧约正典每一部分主要的写作目的。了解这些目的能够帮助我们理解旧约的权威信息,这些信息不单是写给起初的读者,也是写给今天的我们。

本课,我们探讨了旧约是一本充满权威的书,是一本神的百姓面临各种境况时,用来引领他们的正典经卷。我们已经看到神的百姓如何以三种方式来顺服在旧约正典的权柄之下。当把旧约作为一面镜子来进行主题式分析时,我们了解到旧约经文各个主题的重要意义,包括次要主题,都回答了我们生活里面的所出现的问题;在把圣经作为一扇窗口进行历史性分析时,我们又了解到旧约所记载历史事件的重大意义;当把圣经作为一幅图画进行文学性分析时,我们了解到如何看出旧约经文有计划地,要对神的百姓产生的关键性影响或意义。

当我们继续研读旧约纵览这个系列的时候,我们会不断来回重复这三种方法。从这三个有益的观点来探讨旧约,不仅帮助我们理解旧约圣经怎样在过去引领神的百姓,同时也帮助我们明白,即便是在今天,旧约从很多方面都是引领我们人生的权威。

(本系列课程完)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