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网路时代的阅读(ZT)  

2010-09-19 00:16:00|  分类: 国度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的力量──神学教育推手卫雅各谈网路时代的阅读/余欣颖(校园书房书版社行销企划)

卫雅各,华人基督徒或许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在西方,这个名字却是神学、教会历史、基督徒文化培育的重要推手。喜欢读书的卫雅各,大学主修公共关系与商学,在南方浸信会神学院取得道硕和博士学位。随后于美国范德比尔大学进修宗教史,并于英国第一学府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他曾在戈登─康维尔神学院担任院长,教授基督教神学与文化,现在是美国北卡州麦克林伯格社区教会的创办人兼主任牧师。

卫雅各对文化、教育、传媒等议题很感兴趣,多有观察。他认为处在「加速度」网路时代的基督徒,面临最直接冲击的挑战就是学习(learning)与思考(reflection)的能力。乍听之下我们可能会疑惑,现在的资讯太垂手可得,我们需要什么,只需请益古狗大神或登入脸书,输入关键字,从食衣住行育乐,到人际互动交友,都能找到想要的资讯和人,照理说,我们应该是比上个世纪以前的所有时代,都来得更「浸泡」在无处不学习的环境中才对啊?

卫雅各认为,科技的确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型态,但也动摇着学习的本质,挑战着学习的深度。由于资讯太过便捷,我们往往可以自由选择要看什么,要听什么,但浸泡在满足自我需要的世界中久了,会降低对受教(educated)的尊重,或容易只从效益观(utilitarian)来选择自己该受的教育。资讯看似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却不同于知识的增加,更不等于智慧的累积。资讯保护着我们活在一个不受打扰的舒适圈,不需要接受挑战和改变,但知识和智慧,经常需要透过挑战、生命改变、品格的塑造才能获得。

他曾在《迎战关键年代》(雅歌出版)提到现代传媒对削弱思考的负面影响。电视新闻经常选择性的轰炸式报导,误导我们对世界上最重要事情的认定,例如轰动一时的戴妃之死。透过视觉画面的传播,媒体操控着观看者的情绪,让全球错以为失去戴妃便是失去了贵重的珍珠,同一礼拜德蕾莎修女的过世,却被媒体严重忽略。
名导演奥力佛史东(Oliver Stone)曾说:「影像不能决定什么是真实,也没有一个人看完一部三个小时的电影,便认为那就是一切的真相。这是为什么人们需要阅读。」卫雅各非常认同这句话,他认为基督徒不能被动地用影像来感觉这世界,回应这世界,更需要透过阅读书籍深化思考,以此才能让「如何思考才像基督」内化为基督徒的思考模式,回应周遭的文化乱象。

那么,究竟该如何加强基督徒的学习力,培养基督徒的思考力呢?卫雅各认为,提升基督徒的文化素养,至少有三个方向可以努力:阅读圣经、阅读历史、阅读神学。

卫雅各说,和各样的知识和教育相较,圣经教育是基督徒最根本的教育。我们必须先成为圣经的学生,圣经经文必须成为我们的老师,才能让神的话语在我们里头有根有基。基督徒充实生命和心灵最好的方式,是大量阅读圣经,但不只是研读(study),还要常常把默想(reflection)列入读经的行动里,因为研读很容易将圣经的教导停留在脑袋,默想却往往带出实际的应用。

其次是阅读历史。历史不只是年代、人名、地点的堆迭,而是神在这世上的作为,忽视历史就是忽视神在世上的作为。教会历史上历世历代的教父和圣徒,不惜与当时世上的议题和关乎神的知识摔角,现代有许多议题其实与当时的议题相去不远,过去基督教文化的智慧结晶、思想的较力,很值得去挖掘、探索。

最后是阅读神学。我们常说相信神,但究竟相信怎样的一位神?个人的还是公开的?关心人的还是冷漠的?我们也常说相信圣经,但圣经经文是绝对无误还是相对的引导?当我们说被圣经的话激励,是像被巴哈的布蓝登堡协奏曲激励吗?还是像被其他的事物激励?凡此种种,都归属在神学教育里头。卫雅各说,如果圣经是神话语的启示,历史是呈现各种优秀心灵与神摔角的舞台,那神学就是将圣经和历史结合起来,用来回答生命的各样诘问,也是塑造基督徒灵性的精华所在。

保罗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卫雅各就是这样一位别出心裁的教育园丁,忠心地在世界的花园里,翻新基督教文化土壤,培育属于基督的幼苗,并耐心浇灌,直等到开出花朵,彰显基督的馨香之气。


旷野书摘∕ 拓展思考.抗衡文化
◆雅各.怀特(James Emery White)着◆曹明星 译

当我们看电影时,会因精致的角度、剪接、颜色和声音而感动,且受到引导。但我们用甚么基础来评论电影呢?只根据情节或导演的风格吗?不,我们需要一种思考──一个世界观──来探讨这部电影的「思考」对于真理、人际关系、灵魂以及对神的看法。借用维根斯坦(Wittgenstein)的比喻,如果想面对世界却没有先预备好面对世界的心,就好像买了好几份同样的报纸,试图藉此检查这家报纸的报导是否属实。

思考的根据

具备这样一份拥有见识的独特思考,可能是基督徒最活泼的特质。世俗化已将知识的基础削减为只能以实证为凭──至少在一般流行的事上如此;但许多真实的东西并不能透过经验理性而来,乃是必须透过启示。并非只有冷冰冰、完全在控制之下的观察,才能产生知识。基督徒思考的特色在于启示的知识(惟有神能向人显明的知识),然后再根据神的启示进一步思考。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基础就是以圣经为根基;基督徒内心必须以神所启示的真理为粮食,再加上圣灵的内住与运行、赐予感动、带领、光照和洞察力。有了神的启示和光照,基督徒便位于一个绝对优势,可得到智慧与见解。

相对地,当今世界大多数人的心灵只得到资讯的喂养,而非知识、智慧或启示。世人单有资讯,而且是无限量的资讯即时传入内心。修兹(Quentin Schultze)写道,这一切几乎可谓「无尽的胡闹、愚昧、谣言,却伪装成知识、智慧、甚至真理」,其中的欠缺实在难以尽述。

媒体的偏见与强大影响

媒体对世人所施展的强大影响力,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在一九九七年九月六日。那天早上,CNN频道八点半至九点的头条新闻中,最初的十五分钟都围绕着黛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因为她在一周之前死于车祸。新闻报导她的丧礼,接着是她两个儿子的情况,以及他们如何面对她的死亡和媒体的紧迫盯人。接着则报导摇滚歌手艾尔顿.强(Elton John)为王妃丧礼所作的新歌,然后整个镜头连续拍摄全英国各地因王妃之死而响起的钟声。之后则是丧礼当中一篇篇的追悼文。除此之外,整个新闻节目只简单报导了另外两则事件,即艾瑞卡飓风(Hurricane Erica)及和平号太空站(Space Station Mir)。报导完这两件事之后,新闻镜头再度回到艾尔顿.强,播放他演唱新版的〈风中之烛〉(Candle in the Wind)这首歌。整段新闻就此结束。

接着CNN直接转入商业新闻、运动新闻和娱乐报导。在正常的情况下,由于这是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新闻台,你会认为当天并没有甚么大新闻发生,或者黛安娜王妃的死亡是个极为重要的大事,足以占据大部分的新闻内容。其实前一天晚上发生了另一件大事,但新闻节目却毫无报导,甚至连一次都没有播报。前一天晚上有另一个人死亡——有位矮小、年迈、名叫阿格妮斯(Agnes)的阿尔巴尼亚女士过世了,她就是世人所熟知的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这个消息有新闻价值吗?最起码,德蕾莎修女是诺贝尔奖得主,或许也是全世界最受敬爱的女性之一。但是媒体对她的去世却只字未提。

CNN频道并非惟一不报导德蕾莎修女过世消息的媒体。根据媒体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的统计,关于黛安娜王妃和德蕾莎修女的报导篇幅,在CBS晚间新闻是三比一,在NBC频道是七比一。《新闻周刊》(Newsweek)花了四十七页篇幅报导黛安娜王妃,提到德蕾莎修女的却只有四页。《时代杂志》(Time)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 S. News & World Report)也不遑多让。

我们现在所居住的世界,可以允许我们选择自己想看、想听、想阅读的东西。透过科技的协助,我们有能力过滤一切,只留下我们想知道的事,藉此创造出芝加哥大学教授森斯坦(Cass Sunstein)所说的「日常的自我」(Daily Me),这是一个自我创造出的世界,让我们在其中只看见自己所喜欢的球队精采的比赛,只阅读我们有兴趣的议题,只附和与我们自己立场相同的文章。受到高度肯定的个人化资讯保护着我们,让我们不会接触任何可能挑战我们的思想或令我们不舒服的东西。稍不留意之际,我们就开始跟随自己的回音,完全不顾其他的一切。 奥威.查德威克(owen chadwick)独具洞见地表示,在一个世俗化的世界中,媒体问题的核心变得显而易见。媒体或许不会告诉我们应该有甚么想法,但它却会引导我们应该思考哪些问题。

以阅读开展思考

如何跳脱媒体强力而偏颇的导向?首要之事便是阅读。 要从基督信仰的立场思考,并且运用智慧和洞察力、注重明确和目的,就需要有基督徒的思考和脑力。就像我们的灵魂一样,这样的脑力必须经过培育。不过这里所谓的培育并非仰赖哪些计画或个性特质。然而正如苏珊.包尔(Susan Wise Bauer)借用汤玛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的名言所说的,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可以靠着自我教育来训练和充实心灵。你只需要一个摆满书籍的书架,以及一些『没有被其他事情占用的时间』」。阅读加上思考反省,可以带来最大的教育果效。

挪威有位僧侣在一七一○年写道:「修道院若没有图书馆,就好像一个没有军械库的城堡。图书馆就是我们的军械库。」居普良(St. Cyprian of Carthage)一定也同意这个看法,他曾写道:「祷告和阅读要勤勉。前者是你对神说话,后者是神对你说话。」甚至更早之先,使徒保罗从罗马的监狱写信给提摩太,就曾要求提摩太把他的书卷带来(提摩太后书四章13节)。

阅读是无可取代的,尤其是阅读经典巨著。赫钦斯(Robert Maynard Hutchins)说得很正确:「直到不久之前,西方世界向来认为教育之路在于阅读经典巨著,这是不证自明的。」甚么是经典巨著?「至于经典巨著所指为何,从来没有人觉得疑惑,」赫钦斯写道:「就是那些历久不衰,被大众称为人类心灵最佳创作的书籍。」赫钦斯和艾德勒(Mort
imer Adler) 收集了荷马(Homer)以降直到佛洛伊德(Freud)这两千五百年间的经典巨著,包括柏拉图(Plato)、亚里斯多德(Aristotle)、维吉尔(Virgil)、奥古斯丁(Augustine)、莎士比亚(Shakespeare)、巴斯噶(Pascal)、洛克(Locke)、卢梭(Rousseau)、康德(Kant)、黑格尔(Hegel)、达尔文(Darwin)、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等人的作品。

就范围和目的而论,或许有人会对这样的阅读计画提出批评,但至少这个计画可推动读者进入赫钦斯所说的「伟大的对谈」;此外也如笛卡儿所说的,阅读这些作品就好像与历史上的伟人交谈对话,「而且是经过严谨研究的对话,这些伟人向我们揭示他们思想的精华。」 在日常生活的狂乱步伐中,我们要怎样变成主动阅读的人?我们很容易以为,能够坐下来读一本书(更不消说好几本书了!)是一种奢侈的行为,只有那些时间表与众不同或者在人生中享有特权的人,才有办法如此。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阅读。

要想开始阅读,首先必须把自己放在阅读的环境中。我个人每次出门旅行,或者把车开进保养厂维修,或者接孩子放学时,都会带一本书在身边。若你到我家来,你会发现家里到处都有书:床头柜上有书,椅子旁的地板上有书,甚至每间浴室都有书。这些书的种类和差异极大,却不是随便挑选的。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说过:「一个人若想阅读好书,就必须设法回避坏书,因为人生苦短,时间和精力有限。」我们很容易确认历史上的好书,因为可以善用好几世纪以来所留下的评论;而当代的好书比较难以判别,因此我开始阅读之前往往先看书评,帮助自己从每年出版的成千上万书籍中选择。

然而,一生的阅读不单凭借容易取得的书籍和谨慎的挑选,也必须了解每本书该阅读到甚么程度。并非每本书都值得我们从头详读到最后。很久以前,培根(Francis Bacon)就提供了明智的建言:「有些书浅尝即可,有些书需要囫囵吞枣;但有些书却要细嚼慢咽、慢慢品尝。」艾德勒(Mortimer Adler) 和范多伦(Charles van Doren)所写的《如何阅读一本书》(How to Read a Book)应该可给你相当的指引和帮助。

以祷告的心来思索

单有阅读是不够的。柴斯特顿(G. K. Chesterton)在给威尔斯(H. G. Wells)的信件中写道:「打开心思的目的就像打开嘴巴一样,是为了再将它紧闭在坚实的基础上。」没有东西可以取代以祷告的心来思索反省,藉此达成某种结论。走到远处散步、沉思默想等,都是操练成熟思考的方式。有人说,电子时代就表示大家都拥有一个「加速的思考」,这正是我们无法负荷的。我们必须拨出时间,谨慎、有深度地思考,与神对话、相交,并且以圣经经文为友伴。知识和其相关议题通常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在我们心里稳定下来,然后圣灵会在我们心中带来清明的思考和洞察力。如同齐克果(S?ren Kirkegaard)曾经说过的:「我们迎向未来的生活,但只能思想过去的事。」除此之外,我们很容易受限于立即且自然而成的结论,而这些结论却往往被情绪和权宜方便所影响。

反省有助于从知识得到结论,也从应用中得到结论。惟有透过祷告化的默想,我们才能负起知识的「责任」。这正是一段非常深刻的经文当中的重大意义:「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马书十二章1节)。这里的动词是现在式命令句,意思就是挑战要「继续不断地」拒绝仿效这个世界的模式,并且要「继续不断地」让自己的心意更新而变化。道德的选择会塑造出个性;腓立斯(Phillips)现代英语圣经表达得很好:「不要让身边的世界把你挤入它的模式中。」(Don't let the world around you squeeze you into its own mould.)毕德生英译的《信息》(The Message)圣经说得更好:「不要完全适应你的文化,以致不假思索就完全投入。」(Don't become so well-adjusted to your culture that you fit into it without even thinking.) 基于天性,我们都会自然地顺应、迎合环境。世上有两个力量雕塑着我们:一是世界,一是神的旨意。假如我们要避免被身边的文化完全掌控,就必须采取坚定的立场,而心意更新变化才能产生坚定的立场。怪不得圣经的智慧书说:「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箴言廿三章7节)在祷告当中,观念就成为真实、足以改变生命的动力,之后我们的生命方有可能改变。

斯托得(John Stott)在其言简意赅的作品《别埋没你的头脑》(Your Mind Matters)末了,在一段祷告词中描述了这样的感受:

我诚心祷告,祈求神今日兴起新一辈的基督教护教家或基督教沟通专家,他们不但绝对效忠圣经的福音,也对圣灵的能力抱持决不动摇的信心,并且敏锐地了解福音以外的当代思潮;他们足够鲜活、足够尖锐,具有权威和连结性,能把福音和思潮连结在一起,也为了基督而运用思考去得着其他人的思考。

这段祷告词贴切地道出当今最大的需要。

◆(作者曾任Gorde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院长,本文摘自《迎战关键年代》,雅歌出版社)

旷野杂志
http://www.cap.org.tw/W/w-157-5.html



迎战关键年代

作者:雅各.怀特
译者:曹明星
出版社:雅歌
出版日期:2006年11月20日
语言:繁体中文 ISBN:9866927032
装订:平装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