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旧约概览 第九课-3  

2010-09-09 04:22:00|  分类: 旧约新约概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经成人教育系列】
第一卷第二册: 旧约概览


第九课
神在危机中保守祂的百姓
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



(续前)

哪些额外的资料会有帮助?

我们正在研读的历史书,它们所涵盖的时间(主前586年至400年),在属灵上和政治上,是古代历史上一段非常活跃的时期。当时的犹太人被重新安置于巴勒斯坦,他们被建立成为神话语的子民(the people of God's Book)。在印度,释迦牟尼的佛教开始成为世界上伟大的宗教。在中国,孔子的学说奠定了基础,成为最强大的东方哲学。同时,在巴勒斯坦附近,向波斯人说预言的琐罗亚斯德(Zoroaster),开始了伟大的拜火教(Zoroastrian religion)(译按:在中国称为“祆教”)。

耶路撒冷沦陷后,在政治世界中,巴比伦帝国在尼布甲尼撒的统治下兴旺起来,但在他死后,只持续了23年之久。最后两个巴比伦王是父子共治的局面:拿波尼度和伯沙撒。但以理书中曾提到伯沙撒。虽然伯沙撒在主前539年统治巴比伦城,但后来被波斯所灭。

塞鲁士大帝是波斯人的第一位统治者,他授权允许犹太人归回他们的家园,并重建神的圣殿。我们知道这是塞鲁士通行的政策,不仅对犹太人,对其他被俘的民族也是如此。许多其他国家的百姓在这个时期被允许返回他们的家园。不过,此政策的背后,是神为了拯救祂的子民。

塞鲁士在主前550年至528年间作王,接着是冈比西斯继位,他的统治持续到主前522年。可能是在后者作王时期,圣殿重建的工程被停止了。【插圖】

大利乌约于主前521年在波斯(p. 112)作王,并且降旨犹太人完成圣殿。圣殿于主前516年重建完成。

在此之后,对犹太人而言,除了记录了以斯帖记中的事件外,有将近60年的历史是空白的。这些事件是在薛西斯作王时发生的。他在大利乌一世以后作王,大约从主前486至465年。以斯帖时期的薛西斯(圣经中被称为亚哈随鲁),就是那一位领导伟大远征希腊的薛西斯,他跨越赫勒斯滂(Hellspont)向南来到雅典。他在塞莫皮莱(Thermopylae)被伟大的斯巴达人(Spartan)利奥尼达斯(Leonidas)所阻,但最后突破重围并到达雅典。他的舰队在萨拉米斯(Salamis)被击败,再也没有能恢复元气。他晚年时在宫殿中挥霍度日,这可能就是以斯帖所处的时代。

薛西斯之后,在他的继任者亚达薛西的日子,从主前465年到424年,首先是以斯拉,然后是尼希米归回,帮助耶路撒冷的百姓。亚达薛西之后,大利乌二世在主前424到405年间作王,这可能是以色列最后的先知玛拉基的时代。圣经的时期约结束于主前400年,那是亚达薛西二世作王的时期。

【103】页的图表,对我们追踪下面的这段历史会有帮助。还要注意在【115】页的地图,它显明波斯帝国正处于全盛时期。

这个启示最初被赐下时,对神的子民的意义是什么?

那些被掳到巴比伦的人们,对耶路撒冷的沦陷和圣殿的毁坏感到灰心。我们从耶利米哀歌看到,神的子民是如何地伤痛。直到现在,就有形教会而言,他们只知道耶路撒冷和犹太地,即犹大王国。如今它们也被摧毁了。他们需要得到确信,虽然犹大国已灭,神的国度犹存,并且神仍然掌管着世上的国度,而这个国度似乎正占着上风。

百姓也对犹大的领导阶层感到灰心。祭司大部分都被证明是假的。不再有任何的王;而大部分的先知虽曾应许平安,但当时却没有平安。即使是耶利米,已被证明是真正的祭司,当其他人被掳到巴比伦时,他也被送到埃及。

这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时光,如同先前的先知所描述的耶和华的日子一样。

百姓最需要就是要看到,即便他们在外邦异教徒的统治下,不再是一个自由的民族,神的确会在这困难的时期,眷顾并维持他们。

正如我们先前指出的,历代志是要向百姓表明:尽管有失职之处,祭司在以色列历史上仍具重要的地位。问题不在于献祭的制度,也不在于祭司的职责,而是在于不信的人滥用了的献祭制度,和祭司的职责。两者的正直完整性必须得到恢复,因为主仍然要使用他们,直到那一位完美的祭司来到,并且献上那完美的祭。到那时候,无论是圣殿、献祭的制度、和祭司的职事都不再需要了。

以斯帖记是要教导百姓,虽然在耶路撒冷已没有王,神的百姓真正的王——神自己——仍然统治着地上的君王,包括了伟大的国王薛西斯,他把波斯帝国扩展到最大的范围。就如同神激动塞鲁士,使祂的百姓回到(p. 113)应有的地位,神也推翻了那些想要灭绝神子民的敌人,就像哈曼在薛西斯的宫殿里。百姓借着这些得到了安慰,知道每当受到威胁时,主不会放弃他们,不管是谁在政治世界中掌权。

但最重要的是,归回巴勒斯坦的百姓,借着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受到教导,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们不是属于某特定地理位置的民族,而是神话语的民族(the people of God's word)。他们受到教导,不必在特定的实体中寻找他们的身份,而是在与那些知道并服从神话语人的交通中寻求其身份。他们受到教导,知道建筑圣殿和城墙是不够的。必须要从罪中真正的悔改,并且真正努力,不但听从神的话,而且照着去做。在这些日子里,人们变得特别有“正典意识感(canon conscious)”,并且试图确定哪些书卷是神的话。从这个时候,律法书、先知书,和其他著作,就成为神子民的圣经了。到最后的先知玛拉基的末了时期,旧约正典就完成了。因此,接下来,百姓就进入约400年的,神的沉默时期,他们携带着那本圣经,教导他们等候主的到来,因为祂曾应许过,并且祂在基督诞生的那年真的到来了。

本圣经课程对今天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今天很容易指责教会的制度:崇拜、圣礼、讲道、崇拜的顺序、组织、以及更多教会不对的地方,而不是把责任归到正确的地方,就是在那些不信者的心,他们侵入教会,并且接管了今天许多宗派的组织。

当然,许多的仪式是死的仪式,背诵使徒信经也可能徒劳无功。讲道无论是在内容上或是在方式上,并不总是合于真道。圣礼对许多参与的人而言,的确可能是毫无意义的,崇拜的顺序也常常需要改进。但是——这是真正的问题吗?真正有问题的,难道不是在崇拜者的心吗?因此,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不能抛弃许多合法的崇拜或组织,只因为它们似乎没有发挥功效。我们绝不能因为他们未能使教会变得更好,就除去在教会中任职的人。如同那些旧约中归回的百姓,问题是出在崇拜者的心。当心得到归正,其余的也将借着神的话归正。

以斯拉和尼希米,不只是对当代人说话,也是对我们的心说话。他们知道,如果人的心不能严肃认真地看待神所说的,真诚努力遵行神所写下的诫命,以任何方式“建殿”和“修补城垣”都是无益的。因此,除非我们从过去的失败中学习,除非我们悔改并承认过去的失败和我们现在所需要的,转向神的话,看到我们的未来,而非抛弃过去一切有用的做法,否则,建立一个新的宗派(例如,美国长老教会,PCA)将毫无意义;除非它们不合神的话,否则,绝不能只因为在我们过去的老教会中没有发挥功效,而抛弃那些教会的职务和惯例。事实上,我们对老教会中的职务或是其中的某些委员会的不信任感到日益剧增,并不意味着该职务或委员会本身是不必要的或错误的。(p. 114)如同以斯拉和尼希米的时代一样,错,是因为人的心,把神的话看得不重要。如果我们不能比他们作得更好,那么我们所有的努力,以及新的开始都是无用的。

默想神的话,把神的话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

1. 在寻求新的方式崇拜神时,主要的危险是什么?我期望看到教会改革的动机,是基于要符合神的话,还是是希望“找到更好的办法?”历代志如何论述此问题?

2. 以斯拉强调要以神的话为中心,对神的子民而言是一个崭新的概念吗?是什么让这关念看起是新的呢?我在教会和世上所行的一切,是否把神的话放在中心的位置?我是否会愿意,像以斯拉时期的人一样,站6个小时只为了听人读神的话?

3. 教会的管教在以斯拉和尼希米时代中的复兴,扮演了什么角色?教会的复兴是否会导致执行教会纪律?

4. 尼希米和以斯帖为了他们的百姓(神的子民),不顾自己事业的发达。我会愿意这样做吗?如果为了要到其他的地方,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而丧失我的工作,我会这样做吗?如果承认自己是神的子民,就有生命危险,我会怎么做呢?更确切一点,当人嘲笑我的信仰时,我是否会保持沉默仍与其为友?我是否曾经看到教会有需要,却因为不方便,而逃避自己的责任呢?
【115页插图:地图】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