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方言的恩赐  

2010-10-09 23:59:00|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言的恩赐(TONGUES, GIFT OF)


摘自圣经新辞典

  说方言(glossolalia)在圣经中是指一种属灵的恩赐,见于可十六17(RSV旁注);徒十44-46,十九6,另在徒二1-13和林前十二至十四有所描述。帖前五19与罗十二11等经文背后所指的可能是同一现象。 'Glossolalia' 一词在十九世纪形成,由希腊文的 glossa (意即舌头)及 lalia (意即话语)组合而成。

  当门徒在五旬节聚集,被圣灵充满时,他们就「按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话来(lalein heterais glossais)」(徒二4),以致许多来自外地的犹太侨民,因听见人用他们本土的语言(第11节的 glossa,第6节和第8节的 dialektos)赞美神,都惊讶不已。一般人都同意,路加用了「说起别国的话来」这片语,是要表明门徒用外国的语言讲话。然而有些人并不接受这个解释。由早期教父时代开始,有些人即以徒二8为证据,显示听众的耹听能力被改变的神迹。拿先斯的贵格利(Gregory Nazianzen)却反对这种解释,认为这样做是把发生在门徒身上的神迹移到未信的众身上(Orat. 41. 10, In Pentecosten)。再者,这种解释忽视了一些事实:在未有任何听众之前,门徒已经开始说方言了(第4节;参:第6节),而一些旁观者更以为他们所听的只是人醉酒后的胡言乱语(第13节)。

  现今大部分学者都主张徒二1-13所提及的说方言现象,与林前十二-十四所描述的相似,都是人在出神状况下所说的、难以理解的言语。学者提出不同的理论,来解释路加为何论及外国语言。有些学者认为路加误解了他所拥有的资料,并按个人的意思,加添了「别国」一词(徒二4)。有些学者则认为,路加加插了「别国的话」一说法,为要在说方言这现象为人诟病的年代,对五旬节事件提供更为人接受的解释。再者,有人认为路加的记述是一种教义性的创作,把有关出神方言的报导,与神在西乃山上用人间七十种语言颁布律法的传说(Midrash Tanhuma 26c)结合在一起,以表明五旬节推翻巴别塔咒诅(创十一1-9)的看法,以及路加个人的普世主义。然而,路加既是一位谨慎的历史学者(路一1-4),又是保罗的亲密同伴(林前十四18记载保罗也曾说方言),他不太可能误解说方言的性质。如果门徒在五旬节不是真的说起别国的话来,那么,最令人满意的解释是:路加根据他的资料来源,记载了当日在场者所确信的看法,就是相信他们辨认出别国语言中赞美神的话。有一折衷的说法是,〔在圣灵的控制下,〕门徒的话脱去了独特的乡音(第7节;参:可十四70),让在场者听得明白,因大部分听众极可能懂得希腊文和亚兰语。但是,从路加平铺直叙的记载,以及那些讥诮者的话(第13节)看来,上述折衷的看法并不可取。

  可十六17(这节经文非原著一部分,〔因有些古卷并无此节〕)曾提到,说「新方言」(glossais kainais)是人信主之后的一个记号。当圣灵浇灌最初的一批外邦信徒时,他们随即说方言(徒十44-66,十一15);说方言无疑也是最早期撒马利亚信徒的表现之一(徒八18)。在以弗所一孤立的门徒,有可能是未曾听过五旬节事件的早期信徒(N. B. Stone-house, WTJ 13, 1950-1,页11起),他们在领受了圣灵之后,也同样说起方言来(徒十九6)。以上每件事例都显示,伴随一位使徒的职事而来的、自发性的说方言(参:林后十二12),为五旬节圣灵初次降临一事的重演提供了可见证据,似乎也具有认可作用,让新的信徒群体得以加入谨慎的犹太基督徒圈子(参:徒十47,十一17-18)。倘若〔外人〕说方言是以色列在立约关系下受审判的记号(赛廿八10起;参:申廿八49;林前十四21起),而五旬节的方言又代表天国从以色列手上夺去,转交给各国人民的话(见 O. P. Robertson, WTJ 38, 1975,页43-53),那么,使徒行传里方言出现的模式,便强调了这个转变。

  哥林多信徒说方言的方式,与使徒行传所形容的,在某些方面并不相同。在耶路撒冷、该撒利亚和以弗所,当圣灵降临在一班人身上时,整批人立刻受感说方言,但在哥林多,这个众人渴想的恩赐却不是人人可以得到的(林前十二10、30)。使徒行传中,说方言是一种不可抗拒,且可能是短暂的初步经历,但保罗对哥林多信徒的教导,则意味说方言是一种受当事人控制和持续不断的恩赐(林前十四27-28)。在五旬节时,听众明白门徒所说的方言,但在哥林多却另外需要有翻方言的恩赐,会众才能明白(林前十四5、13、27)。圣经中,只有五旬节那次才明确地提到信徒说起别国的话来。但另一方面,圣经各处都表明,方言是人在圣灵感动下,所说出有意义的话语,主要用来敬拜神(徒二11,十46;林前十四2、14-17、28)。

  「不同种类的方言」(林前十二10)也许包括:人从未学习过的语言、非语言,或其他形式的言语(参 S. D. Currie, Int 19, 1965,页274-94)。在哥林多,这些方言大概不是别国的话(事实上保罗用了一个不同的字来指外国语言── phone,林前十四10-11),因为赖以明白方言的不是掌握语言的本领,而是一种特别的恩赐。纵然方言对悟性没有果效(第14节),甚至讲方言的人也不明白那些没有翻出来的方言(第13节),但对保罗来说,方言并不是人在出神状况下所说的无意义声音,因为当中的用字(第19节)和内容(14-17节)都可以辨认,而且翻译出来的方言等同于先知宣讲(第5节)。新约圣经中(路廿四27除外),希腊文的「翻」字总是指把一种语言「翻译」为另一种语言,因此论到方言时所用的「翻」字,显示方言有明确的语言规格(参 J. G. Davies, JTS n.s. 3, 1952,页228起;R. H. Gundry, JTS n. s. 17, 1966,页299-307)。保罗大概认为方言不具人间普遍的特征,乃是一种从天上来的特别语言,是圣灵感动人说出的目的,是敬拜神,并对不信的人作个记号(O. P. Robertson,上引书;J. P. M. Sweet, NTS 13, 1966-7,页240-57);方言倘若翻出来,便能造就信徒。由于哥林多人太过看重和滥用方言,保罗便严格限制他们在聚会中说方言的做法(林前十四27-28),同时强调先知宣讲对整个教会具有更高价值(林前十四1、5)。日后说方言的情况跟新约圣经时代的现象有多相似,学者很难确定,但最近的一些研究则认为,近代的方言不是语言,而是有抑扬顿挫的声音。

  书目:J. Behm, TNDT 1,页722-7; G. B. Cutten, Speaking with Tonques, 1927; J. D. G. Dunn, Jesus and the Spirit, 1975; A. A. Hoekema, What about Tongue-Speaking?, 1966; M. T. Kelsey, Tonque Speaking, 1973; J. P. Kildahl, The Psychology of Speaking in Tongues, 1972; W. J. Samarin, Tonques of Man and Angels, 1972; A. C. Thiselt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ongues? A New suggestion in the light of Greek usage in Philo and Josephus', JTS n.s. 30, 1979。
W.G.P.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