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ZT]把你的神拿给我看看我就信  

2011-04-14 00:08:00|  分类: 辨道护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你的神拿給我看看我就信


轉載自:胡鬧的博客
(按:要看简体版的读者,请到原网站)

這個問題在無神論者那裏經常出現。絕大部分時候發問者並非真心,只是當作嘲諷有神論者的殺手鐧。有時候也有真心的,比如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問說神怎麼不在天上顯個什麼的,全世界的人不就都信了嗎。對這個問題,基督徒可以用類似奧古斯丁那樣的方式來回答。

奧古斯丁曾記載說,當有人問,“上帝在創造世界之前在做什麼?”時,如果發問者只是挑釁,那麼我們可以反唇相譏,回答說,“在為發這種問題的人預備地獄”;類似的,如果我們面臨的只是一個挑釁,我們可以回答說,“不能給你看,恐怕你看了會死。”

但奧古斯丁又說,我們也不排除有人是真心求問,那我們應該認真回答,於是開始了他關於永恆的討論。類似地,我們也不排除有人真心求問,所以在這裏提供幾個思路,供有心人參考。

一、

其實我們的反唇相譏比奧古斯丁的要好些,因為我們的說法其實是有聖經根據的,比如著名的摩西要求見神的面的例子。在舊約聖經的《出埃及記》第33章最後一段中,摩西希望可以看見神的面,神回答說,“你不能看見我的面,因為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出33:20)

所以雖然很多時候針尖對麥芒的回答方式並不是最好,但似乎聖經也並不總是排斥這種方式。真的瞭解一點基督教觀念的人其實對此也不應該感到奇怪,因為聖經其實對聖潔極為重視,而這個問題本身包含著一種極大的輕蔑和傲慢,所以不留情面地回答這個問題,並不與聖經的要求違背。

有人也許會說舊約比較嚴厲,但新約很慈愛寬容,所以接受新約的基督徒應該和顏悅色地回答,不要像舊約的猶太人那麼律法主義。持這種看法的人其實並不真的明白新約,因為新約中耶穌也有很嚴厲的一面,而且“神是烈火”也是新約同樣強調的內容。新約也說,“神住在人所不能靠近的光中”(提前6:16),“從來沒有人見過神”(約1:18)。

當然最後一句經文把我們帶向它的後半句,“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這就是基督徒相信耶穌乃是神道成肉身的基本信仰真理。換句話說,對“把神拿來給我看看”其實可以有很正面的回答,就是“看耶穌”。基督徒從這裏就可以引申出好幾條思路來。

比如基督徒根據耶穌是主,於是可以從主權方面來思考回答。常見的說法是,“如果神能這樣隨叫隨到,那他還是神嗎?”

又比如基督徒根據耶穌的生平和使命,可以從罪和神跡方面來思考。常見的說法是,“耶穌在世的時候也有很多人不信;即使耶穌行了很多神跡,還是有人不信;甚至直接是耶穌神跡的受益者,也有很多人不信。”

當然最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耶穌現在已經升到天上了,所以沒法像耶穌同時代的人那樣,把人直接帶到耶穌面前來。現在很多講傳福音策略的人常說,要直接把人帶到耶穌面前來。這話本身並不錯,而且也的確是基督徒傳福音的焦點,但我們必須承認,這句話現在不可能從肉身的意義上來理解,或者說必須從屬靈的意義上來理解。但“屬靈”這個詞立刻帶出來一大堆需要討論的東西,我們只能稍後再細說。現在可以說的是,“屬靈”至少包含“看不見”的意思。因此常見的回答就是,“看不見的就一定不是真的嗎?”

我們下面對每種思路稍微多解釋幾句。

二、

第一種思路的好處在於,它直接針對的是發問者的驕傲。這其實和我們前面的反唇相譏差得並不遠(但攻擊性可能沒有那麼強),而且也符合聖經。聖經記載說,曾經有人到耶穌面前來,要祂行個神跡,說只要祂行個神跡就信祂。耶穌回答說,除了約拿在魚肚子裏三天三夜之外,沒有神跡給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看(太12:39)。

約拿是舊約時代的一個先知,曾經在一條大魚的肚子裏困了三天三夜,禱告神以後,神就命令大魚把約拿吐了出來。耶穌用這個來說自己會被釘十字架,三天以後從死裏復活。這其實就是基督教福音信息的核心。不管我們從這個十字架的信息裏可以領會到什麼,其中一點是很明確的:耶穌擁有絕對的主權。

還是在新約聖經的《馬太福音》裏,類似的意思表達得更明顯。在第11章裏,耶穌向父神禱告的時候說,“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太11:27)換句話說,關於人究竟怎麼會信,發問者有一個根本的前提錯誤,就是發問者以為,人們會信乃是某種證據(或經歷)的結果。這在那個“神在天上顯個什麼,全世界的人就都會信了”的說法裏,表現得最明顯。

這種看法在一定條件下可以成立,我們下面會再多說幾句。但我們現在想要首先指出的是,人最終會不會信,乃是神主權的作為。再換個角度,如果要說神存在的證據的話,「有人信」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但這個思路繼續下去就又必須要討論“何謂證據”的問題了,所以先打住。

不過,一般來講,不信者這個時候最常見的反應就是,那我現在不信就不是我的事了,是神沒有讓我信嘛。比較堅持的基督徒可能會接下來討論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之類的話題,但事實上話說到這個份上,再繼續下去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當然,我們前面說了,提出這種問題的人可能本來就是挑釁,也許一開始沒有表現得那麼明顯,但經過這個思路的闡述後,就把他的本來面目逼出來了。這也未嘗不是壞事。但也有可能發問者是誠心提問的。一般來說基督徒按這個思路闡述以後,他們可能就會退一步,開始說,我不是要和你們或你們的神頂,我誠心求他行不行?我這人就是笨,就是認死理,非得看見點什麼或感覺到點什麼才能信。

這個時候基督徒可以有兩個方向。一個就是簡單鼓勵。因為聖經說,“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開門,”所以只要真的是誠心尋求,神一定不會令人失望。

當然如果要延續前面關於主權的思路,可以再補充叮嚀兩句,說誠心的意思一定包含謙卑,在這裏的一個直接應用就是不能“預設前提”。打個比方,比如我說我願意讓某大夫來給我治病(沒治好之前我最多算將信將疑),但如果我要求他非得按我的方式來治療,這恐怕會讓人們對我的所謂誠意劃個問號,對不對?在一定程度上醫師和患者的協調是可行的,但這個程度不可能無限外推下去,否則就是故意刁難了。

說到這裏,其實也就和第二個方向聯繫起來了,就是我們要來談談所謂證據主義的問題。你不是說自己笨嘛,那我來給你開開竅行不行?我們下面就著神跡的問題來集中談談。

三、

“神跡”顧名思義就是神存在或做事的痕跡。換句話說,我們這裏要做的是根據證據來反推回事物或事情的本相。而我們最開始第二條思路的意思就是,這麼做並不總會取得成功。這一點的聖經根據其實很多,但在說到那裏之前,我們或許先要指出可能沒有那麼重要、但可能也很重要的一點。問題的本身是“讓我看見神”,現在我們要討論的是“讓我們看看神存在的證據”,這兩點似乎還是有些區別的。

一方面,有所謂“物自身”與“現象學”的哲學爭辯。我們或許可以不進入那種討論,但至少應該讓對方知道,我們現在從原來的問題跳到證據的問題,是我們的一種善意。我是在友好地提醒說,你的問題其實提得很沒有學問,但我們不去追究了,按善意的理解,你的意思其實是不是在問神存在的證據?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有某種讓你信服的證據(或推理、或經歷),你就會信?

啊,讀過一點相關書籍的基督徒這個時候可能就比較興奮地搓搓手,準備要搬出一系列早已準備好的材料,比較通俗一點的或許會丟兩本《遊子吟》、《認識真理》之類,牛一點的或許直接就抬出麥道衛的《鐵證待判》或賈斯樂的《當代護教手冊》之類,甚至阿奎那或安瑟倫的幾大證明等等。但我們在進入那些討論之前,還有一些話要說。很多基督徒沒有先把話說清楚,結果往往失望地發現,很多人看了那些書以後還是不信。

這就是我們上一節說的“預設前提”的問題了。這其實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有邏輯上的問題,另一方面有——為了避免基督徒的行話,讓我姑且用這個詞——態度上的問題。這不完全是指提問者的故意挑釁(我們一開始已經把這點排除了),而是指——現在必須用基督徒的特定用詞了——“罪”的問題。

比如聖經在說到人們見了神跡也不一定會信時,在新約聖經的《路加福音》記載有個例子,就是曾經有十個人被耶穌治好了麻瘋病,但只有一個人回來信了(路17:11-19)。在《約翰福音》的第6章裏,耶穌更直指人們求神跡的背後心態,不過是吃餅得飽(約6:26)。換句話說,這種信並不是真信,不過是功利主義式的拜菩薩或拜偶像心態。此所以聖經明確記載說,雖然有人因為神跡信了耶穌,耶穌也並不真的接納那些人,因為“他知道萬人,”也“知道人心裏所存的”(約2:23-25)。

這個人心的問題,就是基督徒所說的罪的問題。或許有人會以為我們接下來要討論什麼原罪之類,但其實我們並不需要搞得那麼複雜。罪對基督徒來說首先就是一個心態的問題,基本上就是你願不願意來謙卑尋求,還是先入為主地就否定或拒絕相信。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基督徒可以說能在有生之年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而也因此,根據基督教關於基督徒成長的主流教導,任何一個基督徒在有生之年都有不信的成分。問題的關鍵是,在尋求過程中的某個時候,有些人會有一個意志的決定,說,夠了,我不要再徘徊了,我要信了,雖然還有很多問題我並沒有立即的答案,但我已經有足夠的理由作出這個相信的決定了。

當然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足夠”到多少才算足夠。這個問題一方面當然因人而異,另一方面其實也不複雜,就像我們上面舉的例子,醫生和病人一定程度的協調當然是可以的,但這個程度不能過,而且從最根本上來說,主權在醫生而不在病人。我再列多少這個醫生是華佗再世、扁鵲複生的證據,你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就不可能有對這個醫生高明醫術的切身經歷。甚至說,如果你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有病,就算理智上完全同意我的證據,也不可能對這個醫生有切身經歷。而按中國古代對醫術的傳說,越是高明的醫生,就越能在你自己還不覺得的時候,發現你的毛病,並且根治。換句話說,如果遇到真正高明的醫生的話,你的經歷其實可能反而不那麼做得准的。

有意思的是,我們如果完全按聖經的教導來理解這個相信的問題,與上面說的這種情況還真有點類似。因為根據聖經,人們會做出相信這個決定,乃是聖靈的工作,或者說,是神跡。因為聖經說,“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12:3)甚至心態的端正本身,如果看成是認罪的第一步(拋棄驕傲,決定謙卑),也是聖靈的工作,因為聖經說,聖靈來到人身上的一個工作,就是叫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換句話說,如果有人說,我就是榆木疙瘩,沒有對神的經歷,就無法信;那麼我們可以問他是否願意謙卑下來,不預設前提地尋求。如果他說願意的話,我們就可以說,他能謙卑下來尋求,這件事本身就是聖靈的工作。換句話說,他已經有對神的經歷了。

我不曉得有多少人看到這裏的時候會一拍腦袋說,啊,我明白了,我要信了。我希望有人如此,因為我覺得我前面的話說得夠清楚了,而且也很合理。但是當然我也預料到並不一定真的有那麼多人會就此打住。可能有人會說,你在偷換概念!啊,我會說,這有點意思了,但我當然不會承認我在偷換概念(我事實上也沒有),反而會指出說,其實是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把概念搞清楚。這就是關於預設前提的邏輯問題了。我下面會給你指出,雖然你一開始做出一副客觀公允的樣子,但其實已經偷偷塞了不少私貨,所以才在我們看來證據充分得不得了的情況下,還一直向我們要證據。

換句話說,我們下面要仔細考察一下究竟證據是什麼意思,神跡是什麼意思。

四、

在最開始的第三種思路裏(看不見的不一定就不是真的),基督徒常用的例子包括感情啦、思想啦、自由意志啦等等,事實上,基本上一切人之為人的東西。不過在唯物主義者那裏,這些似乎都很好反駁。

比較愚昧(但看起來比較狡猾)的那一類唯物主義者,會說什麼物質產生意識、意識對物質有反作用之類的辯證法。但你是你爸生的,你也對你爸有影響,所以你就不存在、或者從根本上不存在?再說下去,可以參考我之前關於反駁宗教進化論的博文。當然或許要做一點變通,我這就留給讀者作家庭作業了。(再多點一下:辯證法和任何唯X主義都根本走不到一塊兒去。)

比較牛逼(但看起來比較傻)的那一類唯物主義者,會說什麼這些都是幻覺,並不真的存在。當然傻人有傻福,你真傻我就裝傻,可以趁機涮涮對方,占點口舌便宜,堵住對方的嘴。當然這可能不是一個有愛心的基督徒的做法(也可能是)。有愛心的基督徒或許應該像普蘭丁格涮進化論和自然主義那樣,涮出風格、涮出水平。普蘭丁格的思路中文已經可以讀到,這裏先不總結了,談談另外的思路。

稍微有點科學知識的人都知道,可見光在電磁波的整個波段裏,其實只占相當小的一部分。換句話說,人眼看不見的東西,就是在物質世界裏,也多了去了。所以我不曉得為什麼本文開頭的提問者,就算他認為神也是物質世界的一部分,會認定神是在可見光的波段裏。當然我們知道,除非是某些不入流的佛教徒,絕大多數宗教或宗教人士都不認為他們的神是物質世界的一部分,更遑論在可見光的波段裏了。

這讓我們可以馬上明白的一個道理就是,你如果要認識一個對象,最好按那個對象的固有特徵來認識。比如恩格斯的名言,“布丁的證明在於吃。”不管這句話如果仔細推敲的話,有多少問題,但至少有一層意思是對的,就是如果你非要用盤子裏的那團東西來墊桌子,然後宣佈說,沒有布丁這回事,那麼最後證明的不是布丁不存在,而是你愚昧。

但如果我們同意這個道理的話,立刻就發現為什麼無法向唯物主義者(按比較牛逼的那一類算)證明神的存在了。我前面說了,絕大部分宗教認為他們的神不是物質的,或者說,是屬靈(屬於靈界)的。但唯物主義者認為一切都是物質的。而且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他的意思不像是說“四川人都愛打麻將”(事實上我這個四川人就不愛),而像是說“單身漢都沒有結婚”。換句話說,這種人從定義上就排出了神存在的可能性,你怎麼向他證明呢?

所以如果是真心尋求的人,必須先放棄唯物主義的哲學前提。當然這不是說你要馬上接受超自然的事實,而是說,你必須接受有那種可能性。至於究竟有沒有超自然的事情(這是不是就是神跡的意思呢),沒準兒我們可以讓證據來說話。

但在這之前,我忍不住還要再說幾句不可預設前提的話。怎麼說呢?我們前面已經說了,靈界就是(或至少包含)非物質的意思。但如果我們認定我們人本身就完全是物質的,那麼就算靈界存在的證據多不勝數,這些證據對我們也毫無意義。這就好像你給一個瞎子說,隨處都有陽光普照,他還是會說你沒有給他證據一樣,因為他看也看不見啊(你還別說,耶穌在解釋為什麼有些人聽了祂的道理還是不信時,給的正是這個理由——太13:13-15)。

所以現在問題來了。我可以給你一大堆證據,但你得先向我證明你有能力明白才行啊。或者你可以(用帶著自信的誠意)說,你已經有這個能力了(人本身有屬靈或非物質的成分);或者你可以(完全謙卑地)說,你願意受教,接受被改變。假設你選擇第一種回應吧。因為畢竟人包括靈魂和肉體兩種不可互相約化的成分,是古今中外絕大多數人的看法;而第二種回應好像有點把腦袋交出去的感覺,所以先不忙吧。

現在,請你告訴我,如果你認為自然就是物質的意思(比如,自然科學就是研究物質世界的科學;我想這是當今大多數人的看法),而為了向我保證你的誠意,你又說你這個人並不只是物質,那麼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你這個人存在本身就是一個超自然現象呢?如果你對神跡的理解就是超自然的話,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你這個人存在本身就是一個神跡呢?如果你真這麼說的話,我當然不反對。因為我的任務現在變得很輕鬆了啊:你要我給你一個神跡,就是神存在或做事的證據,我可以叫你照照鏡子就好了啊。

我不曉得有多少人到這裏會開始拍拍腦袋說,我明白了,要信了。我再說,如果有人這樣,我並不反對。我認為我的概念都理得很清楚,道理也說得很明白,按一般人的心態,我期待你會同意我的推理,因此我也期待,如果你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也會選擇要信。

當然啦,你可能也聽說過,耶穌曾對祂的門徒說,人要你陪他走一裏路,你們就得陪他走兩裏。所以如果你還是選擇不信的話,我再陪你繼續走走。

五、

可能有比較牛逼的人說,「自然」並不只是包括物質界,而且也包括靈界。好吧,我們既然打定主意要陪你走兩裏,也就不追究了,姑且接受這個定義吧。不過,既然你從一開始就做出一幅很有誠意的樣子,說願意謙卑,那麼我們雖然接受了你這個定義,忍不住還是會提醒一下,就是你這麼定義的時候,注意不要像之前的唯物主義者那樣,從定義上就把超自然、神跡、神的存在排出在外了。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但如果你答應我們的要求的話,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對「自然」如此定義,「超自然」又是個什麼意思呢?更嚴重的是,如果我們雖然承認人包含物質和靈性的成分,但仍然把人全部劃入自然的範疇裏,我們還是面臨前面同樣的問題:就算有超自然的證據給你看了,你看得懂嗎?

也許你帶著自信的誠意會讓你又說,你也有那種裝備(人的組成是三元而不是二元);但你牛逼的一面又可以說,我們可以把「自然」的定義再擴大,包括三元;……這樣可以一直循環下去,結果你的誠意似乎就和你的牛逼較上勁了。中國古人雲,魚和熊掌不能兼得時,總得有所取捨:不知道你現在是要舍誠意而取牛逼呢,還是舍牛逼而取誠意?

稍安勿躁吧。不管怎麼說,我想我們現在都可以同意的是,我們必須在某個地方停下來。當然這個時候或許你覺得有點良心不安,想退回去,放棄這個牛逼理論了。沒關係,我說過我們好人做到底。我們就以你的牛逼理論為出發點繼續思考。但我馬上想首先指出的是,這個時候不管我們對「超自然」的理解如何,祂似乎必須滿足兩個條件:首先,祂的存在不能依賴于自然的世界(我們的牛逼定義要求這一點);其次,祂有辦法影響自然的世界,以至於在其中的人可以認識和相信祂。

為省事現在要加快一點進度了。就讓我這麼直接告訴你這些事實吧:在上一節所討論的可能性裏,各種原始宗教、包括佛教等等,都找到了它們的證據;而在這一節比較牛逼的可能性裏,歷史上只有宣稱獨一神的宗教(猶太教、回教、基督教)這麼談論他們的神。所以為省事起見,這裏就直接使用他們滿足上面兩個條件的結論:這個自然的世界(包括物質世界和靈界或天使世界)是被獨一的創造主所創造出來的。

我想我們可以同意,如果有超自然的話,這才是最根本意義上的超自然存在。當然,我們現在還只是要求你接受其存在的可能性,還沒有給你祂真正存在的證據。證據馬上就給。

不用緊張,我們沒打算搬出阿奎那的五大證明之類。可以給你一個更簡單點的。這個證據是這樣:按我們現在的牛逼理解,人在自然的世界裏,單靠自己不可能認識和相信真正超自然的存在(相信比較忽悠人的超自然則很容易),所以除非那位真正超自然的存在施加某種影響,使人相信祂,才會有人這樣信,對吧?這種影響當然就是純粹超自然的作為,而「有人信」就是神做這件事的痕跡或證據了。現在請你告訴我,相信有一位獨一至高、不依賴於這個世界、反而創造了這個世界的神的人,把三個宗教的信徒都算上,古往今來的人多嗎?

看吧,我前面告訴過你,我說「有人信」是神跡,並沒有偷換概念。但你心裏是不是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如果你問我的話,我會說,一種可能是你的概念還沒弄清楚,所以不如再把這篇文章從頭好好看看,想想明白。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按基督教的說法,就是你的態度還沒有端正,不是因為你有什麼真正過硬的理由。

你也許會說,我好像只是說了你應該信猶太教、回教、基督教中的一種,並沒有說你應該信那一個,所以這是不是可以成為你暫時還不信的理由?啊,我們講話要嚴謹一點,免得概念混淆,被人忽悠了還不知道。你應該說,你有不信那一個的理由,但你沒有不信的理由。

好吧,基督徒好事做到底。我就再給你一個信耶穌的證據。不過在給出這個證據之前,還是有幾句警告:把眼鏡扶好,打碎了我不負責賠。嘴裏最好不要有食物或飲料之類的東西,否則把屏幕、鍵盤弄壞了我也不負責賠。聽好了,證據如下:

耶穌說他就是那位獨一至高、不依賴於這個世界、反而創造了這個世界的神。猶太教的摩西和回教的穆罕默德都沒有這麼說——而且他們明確說他們不是。

眼鏡還好吧?電腦還好吧?人腦也還好吧?還好咱就繼續。你可能會說,自稱自己是神的多了去了呀。沒錯兒,在瘋人院裏很多。也有很多是騙子。但耶穌是不是這兩類人之一呢?現在你可以去看《遊子吟》或《鐵證待判》之類的書了。


附注申明:
本文越寫越長,遠遠超過最初的預期,所以很多地方(特別是到後來)的論證都沒有詳細展開,但大概的思路還是基本完整和清楚的。另外,本文雖然在一些關鍵用詞上保持了相當的準確性,但主要目的是儘量用通俗輕鬆地語言表達複雜抽象的論證,因此若有明眼人要丟石頭,請不要過度摳字眼,最好專注在主要概念和思路上。多謝!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