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安息日与主日  

2011-04-03 23:33:00|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息日(Sabbath)


诚之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希伯来文sabbat的来源不能确定,它似乎来自动词sabat,意指「停止,中止,保持」。它的神学意思植根于上帝六日创造后的安息(创二2-3)。希伯来名词sabbat的希腊文翻译是sabbat,通常指一周中的第七日,偶然也指第七个安息日(即50日后)的最后一周(利二十三15-16),或是要让土地完全安息的安息年(利二十五1-7)。

旧约

守安息日乃犹太人生活的重要元素。律法书所规定的八个圣日(安息日、逾越节的第一及第七日、七七节、新年、赎罪日、住棚节的第一及第八日),只有安息日出现在十诫中。虽然安息日并不比其他圣日如赎罪日或新年为圣,但因着其频密程度而特别受重视。然而,不管是基于频密程度,或是因为十诫,它的重要性最终建基于它在创造次序的象征性意义。按照创世记,因神在第七日安息,这日便成为圣日(创二1-2)。对于虔诚的犹太人来说,守安息日为圣是在神面前的mitzvah,即责任。事实上,旧约视守安息日为非常重大,甚至违反者会招杀身之祸(出三十一14,三十五2;民十五32)。

当我们瞭解几个关键背景时,设立安息日的意义就很清楚了。首先,出埃及记二十章8至11节将安息日与造物主在其中歇息的第七日联系起来。故此,守安息日就等于确认神是世界的造物主及维持者。「记念安息日」的意思是,犹太人将一周七日的生活节奏,认定为源自造物主的。这思想与犹太人相信人乃神的同工的思想尤为重要。人从造物主手中接过了一个未完成的世界,人借着继续塑造和治理世界来分尝神的创造计划。既然造物主在第七日止了祂的创造之工,分尝祂创造之工的人同样应这样做。安息日挑战人的骄傲,对任何要征服及操纵神的创造世界的傲慢倾向予以当头棒喝。人透过停止工作,提醒他/她的存活不过是依赖主,关顾及维持受造世界的是神,世界最终也是属于神。

其次,安息日反映以色列的特殊身分。申命记五章12至15节,摩西对百姓说话,不管安息日是如何反映神的创造,安息日具提醒以色列人他们的特殊源头的功能:「你也要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耶和华你神用大能的手和伸出来的膀臂,将你从那里领出来。因此,耶和华你的神吩咐你守安息日」。圣经确认神是生命的主,更透过确认祂在犹太历史中(以至整个受造世界)的拯救作为来加强这观念。以色列人藉守安息日表明自己乃一群从埃及为奴之地得释放的子民,并他们在普世人类的救赎中担当特别的角色。这样,安息日是神所珍爱的一份礼物,「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出三十一12-17),见证神在历世历代中立约的信实。这个约定关系要求以色列成圣,并借着守安息日,以色列不断被提醒,那位使第七日成圣的神亦会使她成圣。

第三,安息日是安息及敬拜的日子,象征为奴的不安状况会结束。禁止作工的规定延伸到所有在以色列居住的人,包括奴隶及牲畜(出二十10)。在耕作季节也要遵行禁令(出三十四21),以致第六日要额外作工(出十六5、23)。甚么是安息?甚么是作工?在律法书,只有两条关乎安息日作工的明显禁令:房子内不得点火(出三十五3);人不可离开住所(出十六29)。然而,从其他经文可推论出更多禁例。例如,摩西吩咐百姓煮吗哪后要留到早晨(出十六23-24),暗示安息日不可煮食;在安息日捡柴要被石头打死(民十五32-36);不可携带担子进出耶路撒冷的城门(耶十七22);尼希米关紧城门,不准商人出入,视携带及买卖为亵渎安息日(尼十三15-22)。律法书将安息日的条例放在建造会幕的指示之后,这极其重要(出三十一),暗示不可在安息日作与建造会幕有关的各项工作。

正如喜乐不单是没有忧虑,安息日也不单是停止工作。终日睡在床上不等于守安息日。安息日要欢欣及喜乐(赛五十八13)。值得注意的是,第四诫先论守安息日的正面命令,之后才是不准作工的负面禁令(出二十8)。作为敬拜礼仪,在圣殿要献上额外的祭牲(民二十八9-10),「每安息日」要摆放特别的陈设饼,以表示以色列对立约的委身(利二十四8)。在被掳巴比伦时代及之后,敬拜成为安息日的更显著元素。犹太人家庭会诵读kiddush(在星期五黄昏)及habdalaha(星期六黄昏)的祝福;在会堂有早晨及下午崇拜。安息日的欢乐气氛,在犹太人吃喝丰富的传统中反映出来;在「耶和华的节期」的表列(利二十三)中,人不可在安息日禁食及忧伤哀悼。

在先知书中,守安息日成为顺服与神立的约的试金石。耶路撒冷的未来乃在乎她是否忠心遵守安息日(耶十七24-27)。人的福祉亦在乎他对安息日的态度(赛五十六2-7)。尊重这日子的人会有喜乐,行在高处,得享雅各的产业(赛五十八14)。神曾在旷野因百姓亵渎安息日而想毁灭他们(结二十12-14),祂现在亦视此为以色列的道德失败(结二十二8),引致神要除掉污秽及把选民分散到列国。阿摩司对商人发出严厉警告,因他们厌恶安息日,只关心做买卖(摩八5)。

众先知对守安息日的执着,反映犹太人──特别在被掳期间──在异教处境中,对保持民族身分的需要大增。从这角度看,先知的目的与摩西时代的吻合。但学术界有这样的共识:从先知著作中可找到一个微妙的转化,安息日从先前为节期、安息和敬拜的社会制度,变成个人和群体与外邦人有别的虔诚宗教记号。

新约

福音书记载了六个因着耶稣的行动而引致安息日争论之故事,另有两个没有引起争论的。有人指控耶稣的门徒拾麦穗吃,违反了安息日(太十二1-8)。祂医治枯手的男人(太十二9-14)、腰弯得直不起来的女人(路十三10-14)、患水臌男人(路十四1-6)、在毕士大池旁的病人(约五1-18),以及瞎子(约九1-7),结果被质问。祂医治彼得的岳母(可一29-31),在拿撒勒会堂讲道,这两次却似乎没有引起争论。耶稣怎样看安息日,是个可以讨论的问题。一些人说耶稣故意违反安息日,意图引起人对祂弥赛亚身分的注意。又有人说耶稣没有违反安息日,只是违反了「哈勒迦」(halachah,犹太人的生活规范)内的法利赛人注解。说到底,要了解耶稣对安息日的态度,我们需要研究祂对律法的态度。

纵然有以上的困难,我们对于耶稣的观点,有两点是清楚的。首先,耶稣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十二8),表明安息日的条例不能超越祂。换言之,作为主的人子能决定安息日的真意。特别在约翰福音的两段叙述中,瞎子(约九33)及耶稣本身(约五17)作见证,耶稣在安息日治病的权柄,乃直接连于父神。其次,安息日是为人而设,而非人为安息日而设(可二27)。耶稣将安息日放置在神的宇宙性视野中,表明它有益于整个受造世界,而非单单为以色列。耶稣在安息日治病反映这个「为人而设」的特性,因「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合乎律法的」(太十二2;译注:「合乎律法」在和合本作「可以」)。透过耶稣在路加福音两件事件中对宗教领袖的回应,可见获医治者的健康(肉体及属性方面)是最重要的。正如我们会牵牛驴去饮水(路十三15),在安息日拯救掉在井里的孩子或牛(路十四5),耶稣以末世的迫切情怀,为着人命及救恩的缘故而作出行动。

在使徒行传几处提到安息日的地方(徒一12,十三14-44,十五21,十七2,十八4,二十7),没有证据显示最早期的基督徒群体离弃第七日守安息日的传统。唯一提到「七日的第一日」聚集的一句经文(徒二十7),顶多反映一个正浮现的基督徒共识,就是第一日乃聚集敬拜、守主餐的适合日子。

保罗在书信中表达他关注某些加诸于归信者身上的限制(罗十四5;加四10;西二16),当中无疑包括安息日。他贯彻地拒绝容让这些东西成为论断弟兄的根据;对于犹太人的安息日(尤其假设罗马书十四章5节是指守安息日,这假设不是人人都接纳的),保罗似乎认为人有遵守与否的自由,纵然他自己明显地继续遵守(徒十七2)。

希伯来书预示一个末世性的「安息日的安息」(sabbatismos)为神的子民存留(来四1-11)。sabbatismos一词并没有在新约其他地方出现,它可能是作者自创,显示将来临之安息的优越性。虽然它是个更美的安息,但它仍以神在第七日安息并停止工作为典范。

Craig J. Slane

另参:「主日」。
参考书目:
N. A. Barack, A History of the Sabbath; S. Baron, The Jewish Community; D. A. Carson,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S. Goldman, A Guide to the Sabbath; A. Heschel, The Sabbath;P. Jewett, The Lord's Day.


主日(Lord's Day, The)


诚之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在圣经中,「主日」只出现了一次。在启示录一章10节中,约翰在「主日」被圣灵感动,开始他的异象经历。此短语在第二世纪早期基督教著作常出现,如伊格那丢(Ignatius)的《致马内夏人书》(九1;约写于主后108年)、《十二使徒遗训》(十四章;约写于主后100-125年)和《彼得福音》(九35,十二50;约写于主后125-50年),反映它在那时已很流行。

「主日」这短语以kuriakos作形容词,令它与圣经一般用的短语「主的日子」在语法上不同,后者用的是名词kurios的所有形式。形容词kuriakos只在新约另一处地方出现: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20节提到「主餐」。当代非基督徒以此形容词,指属于罗马皇帝的财物;早期信徒似乎也用此字词,但存心抗议世俗的用法,用来指属于耶稣的事物。

那特别属于耶稣的「日子」,似乎是星期日,按犹太人的计算法,是从星期六的日落到星期日的日落。根据福音书耶稣在「七日的头一日」从死里复活(太二十八1;可十六2;路二十四1;约二十1),即是星期日。新约有证据显示,约在50年代(或更早期)信徒特别看重星期日。在哥林多前书十六章1至3节,保罗吩咐哥林多教会,要像加拉太众教会一样,「每逢七日的第一日」,为耶路撒冷教会收集捐项。路加也留意到,当保罗在第三次宣教旅程后期到达特罗亚,教会「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一起擘饼(徒二十6-7)。约翰虽然没有明显地等同两者,但有理由相信他在启示录一章10节提到「主日」时,是指星期日。在第二世纪写成的《彼得福音》,两次提到耶稣复活的日子是「主日」(九35,十二50),肯定是指星期日。《巴拿巴书信》(约写于主后130年),也指出基督徒庆祝耶稣在「第八天复活」(十五9;比较约二十26)或是在星期日复活(即是犹太人的安息日〔星期六〕之后的那天)。游斯丁(Justin Martyr)肯定耶稣是在星期日(“the day of the Sun”)复活的(《护教文》67)。

没有人知道在甚么时候,主日成为初期教会敬拜的特别日子。路加观察到,于五旬节圣灵浇灌之后,初期教会信徒「每天」在圣殿里聚会。他没有指明他们在家中每天还是每星期擘饼一次,但似乎前者较有可能(徒二46)。另一方面,保罗评论哥林多人在七日的第一日筹措金钱时,没有指明教会聚会是否例行的活动(林前十六2)。路加在描述特罗亚信徒的聚会时,提及这特别聚会是在星期日黄昏举行的,这是第一次明显指出聚会时间的经文(徒二十7),而他用的大概不是犹太人的计算法,而是跟随罗马人的制度,从凌晨算到凌晨。在第二世纪,主日明显分别为敬拜的特别日子。罗马省长小皮里纽(Pliny the Younger)写信(约写于主后112年)给皇帝他雅努(Trajan),指出基督徒在「指定日子」的日出前聚会(《皮里纽书信》十96),那毫无疑问是指星期日。《十二使徒遗训》特别劝勉信徒在主日聚集(十四1),《巴拿巴书信》看它为庆祝主复活的特别日子(十五9)。而且,游斯丁(大约主后150年)详细描述典型的主日崇拜程序(《护教文》67)。

早期基督徒如何记念主日,到了后来才变得清晰。路加记载特罗亚的基督徒聚集擘饼,可能是一席包括圣餐的晚餐(比较徒二42;林前十一20-22);保罗是特别的客人,翌日就要离开,所以他向聚集的信徒讲道(徒二十7-11),这并非甚么不寻常的做法。《十二使徒遗训》明显将主日的擘饼与主餐拉上关系,但除了提及在主日聚会要认罪外(十四1),鲜有提及聚会的其他程序。根据皮里纽,「在那指定的日子」有两个聚会:信徒在日出前首先聚集,「像向神明那样」向基督唱诗,又重申一些道德承诺;然后他们散开,在吃饭时重聚。皮里纽不是信徒,所以不明白他们共同进餐是为了主餐的缘故;他只关心那晚餐所包含的是否「普遍、无害的食物」(《皮里纽书信》十96)。

游斯丁对早期主日崇拜的记载最为详尽(《护教文》67,比较65)。根据游斯丁,聚会以读「使徒回忆录」(The Memoirs of The Apostles,即福音书)开始,「若时间许可」,也读先知书;然后「主席」讲一篇教导和劝勉的道;之后会众起立祈祷;跟着有人预备主餐,摆放饼和杯。然后主席领祷和赞美,会众说「阿们」后,执事分派饼和杯给出席的人(又留给缺席的人)。最后为穷人「按各人看为合宜的」去筹款,之后看来就是崇拜的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早期经文没有将星期日等同犹太人的安息日。路加除了记载保罗于安息日在犹太会堂讲道(徒十三14、42、44,十七2,十八4;比较十六13),就很少提到早期基督徒守安息日,也很少提到保罗守安息日,因他要强调的是保罗的宣教策略,而不是他守不守安息日。其实,保罗并不喜欢守特别日子为圣日(罗十四5-6;加四9-11;西二16)。伊格那丢比较「守安息日」和「为主日而活」(《致马夏内人书》九1)。《巴拿巴书信》看圣经里的安息日,象征耶稣再来时设立的安息(十五1-8;比较来四3-11)。游斯丁以安息日代表持久转离罪(《与特来弗对话录》12)。在321年君士坦丁宣告星期日为罗马帝国的官方休息日(《犹斯丁法典》3.12.3),但这似乎与犹太人的安息日无关。在第四世纪末,像安波罗修(Ambrose)和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的教会领袖,根据十诫第四条为星期日不必工作辩护,并为日后天主教和基督教详尽阐述星期日为安息日铺路。

因此,初期教会信徒给予星期日──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特别的地位。它很快变成敬拜的固定日子,当中信徒庆祝基督的复活,并以主餐为中心。无怪乎基督教逐渐脱离犹太教,最终以犹太人的安息日去理解自己的特别日子,并把第四条诫命的条文应用于星期日。

Joseph L. Trafton

另参:「敬拜」。
参考书目:
P. K. Jewett, The Lord's Day; W. Rordorf, Sunday.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