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洪水  

2011-05-20 08:08:00|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水(Flood, the)


摘自证主圣经神学辞典
英文请看:http://www.studylight.org/dic/bed/view.cgi?number=T267

词汇
创世记的洪水在旧约中,以专门的希伯来文mabbul(词源不能确定;也许是来自字根ybl:「流动,流」)所表示。这个字词在旧约共出现了13次,都指创世记的洪水;除了诗篇二十九篇10节外,它们都在创世记中出现。在洪水故事中,这个字词往往与mayim(水)一起出现。七十士译本及新约一致使用希腊文kataklysmos(「洪水」)来指这事件(新约出现了四次,加上一次是用动词形态kataklyzo〔「淹没」,彼后三6〕)。

圣经以外的对应故事
洪水故事在古代几乎是普世性的(所知已有230个不同版本)。在古代文献中,洪水被视为世界性灾难最常见的原因。那些最靠近巴别塔散居范围的故事,在细节上是最接近圣经的记载。

源自米所波大米的有四个主要的洪水故事:苏默人创世记(Sumerian Eridu Genesis,约主前1600年)、雅特拉哈西斯史诗(Old Babylonian Atrahasis Epic,约主前1600年)、吉加墨斯史诗(新亚述版本,约主前7至8世纪),以及巴鲁士故事(Berossus,巴比伦,主前3世纪)。

创世记洪水记述的统一性
创世记六至七章仔细的交叉文学结构,支持了洪水故事的统一性,取代了底本说所建议的细小经文单元(J及P)。如果我们把洪水故事作为一个连贯文学,整体地仔细研读,并留意那个交叉结构,就能化解创世记记载中的表面差异。

洪水故事的神学
以历史为神学:洪水故事的历史性 在洪水故事的文学结构中,家谱的框架(创五32,九28-29),加上从属家谱(创六9-10,九18-19),表明这记述的用意是记载真实的历史。家谱的词汇toledot(「世代」、「记述」)在洪水故事(创六9)及整卷创世记(出现13次,建构起整卷书)中的使用,显示出作者理解这个故事为真实的历史记载,如同创世记其余部分一样。约伯记的某些经文可能是指向发生不久的洪水事件(伯九5-8,十二14-15,十四11-12,二十二15-17,二十六10-14,二十七20-22,二十八9,三十八8-11)。洪水事件是神在救恩历史中的拯救/审判行动一个紧密的部分,它的历史性是预设的;对后期使用洪水作预表的圣经作者之神学论证来说,洪水的历史性也是必须的。

洪水的神学原因或动机 有些古代近东的洪水故事有的没有提出引致洪水的原因(吉加墨斯史诗);有的因为神觉得作为奴隶的人类太多不满声音,所以决定灭绝他们(Atrahasis Epic和Eridu Genesis)。圣经却提供了一个具深度的神学原因:人类极之败坏及罪恶滔天,地上的所有活物(「凡有血气的」)都弥漫着腐败及暴力(创六1-8、11-12),故此惹来上天的刑罚。

洪水的神(神义论) 神学性的原因为洪水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神义论)。对比其他古代近东的故事──那些神只是随意而行的,他们无故发怒、自私、反复无常、喜欢骗人,也不让人知道将有洪水出现──神在圣经的洪水故事中的形象却大有不同。神延长一段宽限期,让祂的灵去感动人悔改(创六3)。神透过「传义道的人」(彼后二5;比较彼前三19-20)挪亚,去警告那上古的世代。

神自己为人类的拯救作出预备(创六14-16)。祂「后悔」──祂感到抱歉,感到可惜,满了同情、苦痛、忧伤(创六6)。神担负了人类的痛苦和苦恼(创六6;比较三16-17)。神的毁灭行动并非随意的;祂「毁灭」人类那些已经毁坏和腐败的东西;祂充满怜悯地了结人类所造成的恶果。

圣经洪水故事中的神不单是公义及怜悯的,祂亦是按祂的旨意自由行事的。祂拥有控制自然界的至高能力(这与那些在古代近东故事中显得软弱和惊慌的神明相比极之不同)。耶和华的全能主权似乎是诗篇二十九篇10节──创世记以外唯一使用mabbul词汇的经文──的神学重点:「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
在整段洪水故事中,不同的神的名字,似乎并非反映不同的资料来源,而是为了强调神不同方面的性情:「以罗欣」(Elohim)用于强调神的普遍性、超越性、主权及审判权柄;立约名字「耶和华」(Yahweh)用于强调神与挪亚及人类的交往和道德要求。

人类的道德责任 将人类的道德败坏描绘为洪水的原因,强调了人类对罪恶的责任。挪亚信心/信实的回应(来十一7)强调人的责任不单是集体性,更是个人性的:挪亚在神眼前「蒙恩」,他是「公义的」、「完全的」,及与神「同行」的(创六8-9);他以绝对顺从去回应神的命令(创六22,七5、9;比较结十四14、20)。

末世性审判 当神向挪亚宣告洪水的来临时,祂说:「凡有血气的人……我要把他们……毁灭」(创六13)。末世性词汇qes(结局),稍后成为一个有关末日的专门词汇。在审判之先会是一段宽限期(创六3),之后神会视察(「耶和华见……」,创六5;「我已决定」,创六13;RSV)、判决(创六7),以及执行审判(带来洪水,创七11-24)。新约确认创世记的洪水审判是预表最终的末日审判。
挪亚之约 在圣经中,berit(约)在洪水故事中(创六18,九8-17)首次出现,而立约题旨是洪水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挪亚之约是神主动提出,并显出祂的关注、信实及可靠。祂立约永不再降洪水去毁灭全地。这个立约应许来自挪亚所献的赎罪祭(创八20-22)。

有别于其他圣经盟约,挪亚之约不单是与人类立的,更是与全地订立的(创九13),包括所有活物(创九10、12、15-16),故此是完全单方面及无条件的。这个永久立约的记号是彩虹──它基本上不是为人类而设,而是为着让神看见及「记念」祂与地所立的约(创九16)。

洪水余民 在圣经正典中洪水故事是首次提及余民的题旨及词汇的经文:「只留下(saar)挪亚和那些与他同在方舟里的」(创七23)。余民可以在洪水这个宇宙性灾难中生还,是因为他们对神正确的信仰和顺服,而非因为古代近东洪水故事中那些神只的无定及偏爱。

拯救恩典 在洪水发生前,神的恩典已在祂指示人建造方舟,拯救信靠祂的人中启示出来(创六14-21);这恩典再次在洪水后启示:纵然人类本性仍然邪恶,神仍立约/应许永不再用洪水毁灭全地(创八20-22,九8-17)。

然而,洪水故事的神学(及文学性、交叉性)核心,却在于「神记念挪亚」这片语(创八1)上。圣经的「记念」神学并非暗示神真的忘记了;神所谓「记念」就是指祂施行拯救(参出六5)。神「记念」的片语位于故事结构的中心位置,显示洪水神学的重点不是刑罚,而是拯救恩典。

在挪亚的得救和以色列出埃及蒙拯救之间众多的主题及字眼上的平行现象,显示作者想强调它们的相似点。在诗篇中,神从「大水」灾难中施恩拯救义人的多个片段,可能亦隐喻创世记的洪水记载(诗十八16,三十二6,六十五5-8,六十九2,八十九9,九十三3,一二四4)。

洪水作预表 洪水故事的预表性质,已隐含在创世记内。以赛亚书曾明显地表示洪水乃预表约中的末世论(赛五十四9),也有几处可能是以洪水隐喻以色列在末日得救(赛二十四18,二十八2,四十三2,五十四8)。先知那鸿(鸿一8)和但以理(但九26),以可能是源于创世记洪水记载的隐喻字眼,来描述末日的审判。

新约作者确认洪水及末世论的预表性关系。挪亚一家在洪水中因方舟而得救,是新约中末世救恩是藉水礼得救的预表(彼前三18-22)。洪水亦是世界终结时最后审判的预表;洪水前的道德情况亦提供了末日光景的征兆(太二十四37-39;路十七26-27;彼后二5、9,三5-7)。

洪水的范围 洪水神学其中一个最具争议性的层面,是关乎洪水的范围。三个主要的立场是:(1)传统看法认为那是主张全球性的泛滥;(2)地区性洪水理论收窄了洪水故事的范围至米所波大米的一处地点;(3)非字义性(象征性)解释认为洪水故事并非历史记述,而是以故事形式教导神学真理。对于第三个观点,我们已讨论过洪水的历史性质。至于首两个立场,地区性洪水理论基本是建基于全球性洪水理论缺乏科学论证之上。假如我们接受洪水的超自然特质,这些难题就不难解决。最近的科学研究亦出现愈来愈多证据支持洪水灾难论,而非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只有传统的全球性理论才吻合所有的圣经资料,并且这解释对创世记的洪水神学,以及后期圣经作者的神学讨论,具决定性的影响。

很多圣经证据都肯定洪水的全球性范围,并且反映出这个结论的神学意义:(1)创世记一至十一章的主要题旨的进程──创造、堕落、救赎计划、罪的扩散──在范围上是普世性的,并相应地要有一个普世性的审判;(2)源自亚当(创四17-26,五1-31)及挪亚(创十1-32,十一1-9)的家谱,在本质上是排他性的,显示正如亚当是洪水前全人类的父,挪亚就是洪水后的全人类的父;(3)要生养众多的赐福是给予亚当和挪亚的(创一28,九1);(4)立约(创九9-10)和彩虹记号(创九12-17)清楚地与洪水的范围有关(创九16、18);假若只有一个地区性的洪水,那么立约就只会是一个有限的约了;(5)神应许的可信性(创九15;比较赛五十四9)和洪水的范围息息相关;假若当时只是一个地区性的洪水,那么之后每一个洪水都表示神违背衪的应许;(6)洪水的普世性透过方舟的巨大尺寸(创六14-15),以及指定要把所有动物和植物放在方舟内表明出来(创六16-21,七2-3);若这只是一个地区性洪水,那么一艘庞大的方舟载满所有非水性动物/植物的做法,是不必要的了;(7)「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水势比山高至少20呎(创七19-20)──这些记载不可能是指一次地区性洪水,因为水会平均地漫溢地球表面,形成一个水平线;(8)洪水的时期(挪亚在方舟内超过一年,创七11至八14)不具意义,除非它是一次普世性洪水;(9)关乎洪水的新约经文均使用普世性语言(「把他们全部冲去」〔太二十四39〕;「把他们全都灭了」〔路十七27〕;挪亚「定了那世代〔the world〕的罪」〔来十一7〕);以及(10)新约的洪水预表假设并依赖洪水的普世性,配合神学上以火作为将临到全世界的审判(彼后三6-7)。

洪水神学是一个从创世记一至十一章以至圣经其余部分一个连贯但多面题旨之枢轴:创造(creation)、造物主原有的创造目的和祂的性情;反创造(uncreation)、人类偏离造物主、罪扩展全地、罪在末世审判中了结,以及复造(re-creation)、忠信余民的末世救恩和全地的更新。

Richard M. Davidson

另参:「创世记的神学」。
参考书目:
D. J. A. Clines, CBQ 38 (1976): 483-507; idem, Faith and Thought 100/2 (1972-73): 128-42; W. A. Gage, The Gospel of Genesis: Studies in Protology and Eschatology; G. F. Hasel, Origins 1 (1974): 67-72; idem, Origins 2 (1975): 77-95; idem, Origins 5 (1978): 83-98; W. C. Kaiser, Jr.,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Old Testament; J. P. Lewis, A Study of the Interpretation of Noah and the Flood in Jewish and Christian Literature; B. C. Nelson, The Deluge in Stone: A History of the Flood Theology of Genesis; A. A. Roth, Ministry 59 (July 1986): 24-26; idem, Origins 12 (1985): 48-56; idem, Origins 15 (1988): 75-85; W. H. Shea, Origins 6 (1979): 8-29; G. J. Wenham, Genesis; idem, VT 28 (1978): 21-35; J. C. Whitcomb and H. M. Morris, The Genesis Flood: The Biblical Record and Its Scientific Implications; R. Youngblood, The Genesis Debate: Persistent Questions About Creation and the Flood.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