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主日(Lord's Day, The)  

2011-06-29 05:22:00|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日(Lord's Day, The)


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在圣经中,「主日」只出现了一次。在启示录一章10节中,约翰在「主日」被圣灵感动,开始他的异象经历。此短语在第二世纪早期基督教著作常出现,如伊格那丢(Ignatius)的《致马内夏人书》(九1;约写于主后108年)、《十二使徒遗训》(十四章;约写于主后100-125年)和《彼得福音》(九35,十二50;约写于主后125-50年),反映它在那时已很流行。

「主日」这短语以kuriakos作形容词,令它与圣经一般用的短语「主的日子」在语法上不同,后者用的是名词kurios的所有形式。形容词kuriakos只在新约另一处地方出现: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20节提到「主餐」。当代非基督徒以此形容词,指属于罗马皇帝的财物;早期信徒似乎也用此字词,但存心抗议世俗的用法,用来指属于耶稣的事物。

那特别属于耶稣的「日子」,似乎是星期日,按犹太人的计算法,是从星期六的日落到星期日的日落。根据福音书,耶稣在「七日的头一日」从死里复活(太二十八1;可十六2;路二十四1;约二十1),即是星期日。新约有证据显示,约在50年代(或更早期)信徒特别看重星期日。在哥林多前书十六章1至3节,保罗吩咐哥林多教会,要像加拉太众教会一样,「每逢七日的第一日」,为耶路撒冷教会收集捐项。路加也留意到,当保罗在第三次宣教旅程后期到达特罗亚,教会「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一起擘饼(徒二十6-7)。约翰虽然没有明显地等同两者,但有理由相信他在启示录一章10节提到「主日」时,是指星期日。在第二世纪写成的《彼得福音》,两次提到耶稣复活的日子是「主日」(九35,十二50),肯定是指星期日。《巴拿巴书信》(约写于主后130年),也指出基督徒庆祝耶稣在「第八天复活」(十五9;比较约二十26)或是在星期日复活(即是犹太人的安息日〔星期六〕之后的那天)。游斯丁(Justin Martyr)肯定耶稣是在星期日(“the day of the Sun”)复活的(《护教文》67)。

没有人知道在什么时候,主日成为初期教会敬拜的特别日子。路加观察到,于五旬节圣灵浇灌之后,初期教会信徒「每天」在圣殿里聚会。他没有指明他们在家中每天还是每星期擘饼一次,但似乎前者较有可能(徒二46)。另一方面,保罗评论哥林多人在七日的第一日筹措金钱时,没有指明教会聚会是否例行的活动(林前十六2)。路加在描述特罗亚信徒的聚会时,提及这特别聚会是在星期日黄昏举行的,这是第一次明显指出聚会时间的经文(徒二十7),而他用的大概不是犹太人的计算法,而是跟随罗马人的制度,从凌晨算到凌晨。在第二世纪,主日明显分别为敬拜的特别日子。罗马省长小皮里纽(Pliny the Younger)写信(约写于主后112年)给皇帝他雅努(Trajan),指出基督徒在「指定日子」的日出前聚会(《皮里纽书信》十96),那毫无疑问是指星期日。《十二使徒遗训》特别劝勉信徒在主日聚集(十四1),《巴拿巴书信》看它为庆祝主复活的特别日子(十五9)。而且,游斯丁(大约主后150年)详细描述典型的主日崇拜程序(《护教文》67)。

早期基督徒如何记念主日,到了后来才变得清晰。路加记载特罗亚的基督徒聚集擘饼,可能是一席包括圣餐的晚餐(比较徒二42;林前十一20-22);保罗是特别的客人,翌日就要离开,所以他向聚集的信徒讲道(徒二十7-11),这并非什么不寻常的做法。《十二使徒遗训》明显将主日的擘饼与主餐拉上关系,但除了提及在主日聚会要认罪外(十四1),鲜有提及聚会的其他程序。根据皮里纽,「在那指定的日子」有两个聚会:信徒在日出前首先聚集,「像向神明那样」向基督唱诗,又重申一些道德承诺;然后他们散开,在吃饭时重聚。皮里纽不是信徒,所以不明白他们共同进餐是为了主餐的缘故;他只关心那晚餐所包含的是否「普遍、无害的食物」(《皮里纽书信》十96)。

游斯丁对早期主日崇拜的记载最为详尽(《护教文》67,比较65)。根据游斯丁,聚会以读「使徒回忆录」(The Memoirs of The Apostles,即福音书)开始,「若时间许可」,也读先知书;然后「主席」讲一篇教导和劝勉的道;之后会众起立祈祷;跟着有人预备主餐,摆放饼和杯。然后主席领祷和赞美,会众说「阿们」后,执事分派饼和杯给出席的人(又留给缺席的人)。最后为穷人「按各人看为合宜的」去筹款,之后看来就是崇拜的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早期经文没有将星期日等同犹太人的安息日。路加除了记载保罗于安息日在犹太会堂讲道(徒十三14、42、44,十七2,十八4;比较十六13),就很少提到早期基督徒守安息日,也很少提到保罗守安息日,因他要强调的是保罗的宣教策略,而不是他守不守安息日。其实,保罗并不喜欢守特别日子为圣日(罗十四5-6;加四9-11;西二16)。伊格那丢比较「守安息日」和「为主日而活」(《致马夏内人书》九1)。《巴拿巴书信》看圣经里的安息日,象征耶稣再来时设立的安息(十五1-8;比较来四3-11)。游斯丁以安息日代表持久转离罪(《与特来弗对话录》12)。在321年君士坦丁宣告星期日为罗马帝国的官方休息日(《犹斯丁法典》3.12.3),但这似乎与犹太人的安息日无关。在第四世纪末,像安波罗修(Ambrose)和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的教会领袖,根据十诫第四条为星期日不必工作辩护,并为日后天主教和基督教详尽阐述星期日为安息日铺路。

因此,初期教会信徒给予星期日──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特别的地位。它很快变成敬拜的固定日子,当中信徒庆祝基督的复活,并以主餐为中心。无怪乎基督教逐渐脱离犹太教,最终以犹太人的安息日去理解自己的特别日子,并把第四条诫命的条文应用于星期日。

Joseph L. Trafton

另参:「敬拜」。
参考书目:
P. K. Jewett, The Lord's Day; W. Rordorf, Sunday.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