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圣约与圣经的统一性(一)  

2011-07-17 07:53:00|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约与圣经的统一性
COVENANT AND THE UNITY OF SCRIPTURE


作者:傅兰姆(John M. Frame)
译者:诚之
原文载于:http://www.frame-poythress.org/frame_articles/1999Covenant.htm

改革宗神学家们经常会在圣约(covenant)的中心思想里找到有利于说明圣经统一性的方式。传统上,这些作者在经文中发现到两个主要的圣约,有时被称为工作之约(covenant of works)和恩典之约(covenant of grace)。前者涵盖的是堕落前的时期。在这个工作之约中,上帝提出要给亚当和夏娃一个蒙福的永生(由生命树所象征),条件是他们不能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在亚当犯罪堕落后,上帝展开了恩典之约:一个透过神的弥赛亚的救赎应许,此应许只能靠信心来领受。

在传统的看法中,这个恩典之约包含了所有堕落后历史上的诸约,包括与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大卫所立的约,以及由耶稣自己的血所立的“新约”—在此以前的诸约都是在等候/期盼这个约。

基于这个认识,整本圣经,虽然乍看之下其内容互异,可以被视为一个神与人立约,而人回应这些约的故事。律法书说明神对祂圣约的百姓所期望的。历史书表明人真正的回应。诗篇包括圣约百姓口中的赞美、哀歌、疑问、祝福与咒诅。智慧书包含了圣约律法在人类问题上的应用。先知书是神对违背圣约的子民的控告(covenant lawsuit),同时是更新圣约的应许。福音书和使徒行传呈现出“新约”的历史,而在使徒书信和启示录中,这历史也适用在信徒和世界历史上。

最近,克莱恩(Meredith G. Kline)为我们对圣经圣约的知识做了相当重大的添加。在他的《伟大君王的条约》(Treaty of the Great King)(註1)中,特别是在他的《圣经权威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Biblical Authority)(註2)中,他提出圣约与圣经本质的一些重要关系。

他的看法是,圣经中的“圣约”通常是指一个特殊的文学形式,在古近东是相当常见的,现存有一些圣经之外的例证(特别是来自赫人的文化)。克莱恩说,耶和华与以色列的圣约,是主前第二世纪赫人的“宗主条约”(suzerainty treaties)最接近的类比物。这些是一个大王和一个小王之间的条约,有一个相当标准的形式,包含以下的元素:

A. 大王的名字
B. 历史序言(Historical Prologue)
C. 规条(stipulations):律法
1. 绝对的忠诚(Exclusive loyalty)= 爱
2. 特殊的要求
D. 奖惩条款(Sanctions):祝福与咒诅
E. 施行细则(Administration)

克莱恩在十诫(出20:1-17)中发现这个文学形式,也辨识出整本申命记是耶和华与以色列的一个宗主条约。

段落A说的很清楚,文件的作者是大王,不是封臣(vassal),条约的规定(provisions)是他自己的意志。所以耶和华在出埃及记20:2宣告:“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注意以下对神是文件作者(甚至是神所发的)的强调:24:12;31:18;32:15以下;34:1,27以下;32章;申4:13;9:10以下;10:2-4。

段落B 表明由宗主授予封臣的好处:“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

段落C说明宗主对封臣回应这些好处的期望:“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等等。十诫的第一诫是一个爱的命令;因为“爱”是圣约律法中,用来说明圣约所要求的“专一的圣约忠诚(exclusive covenant loyalty)的字眼。接下来是许多特定的诫命,详细说明如果要专一对耶和华忠诚,他应该做些什么。

段落D表明顺服的结果(祝福)或不顺服的结果(咒诅)。在十诫中,这些没有放在分开的段落(在申命记是分开的,见27,28章),而是与其他诫命放在一起,例如,第二诫和第三诫的咒诅,第五诫的祝福。注意一个人在圣约关系中的地位取决于他对成文的圣约文件的顺服或不顺服。

段落E表明圣约是如何施行的。圣约文件的复本要放在宗主和封臣的宗教圣所内(参申31:26),并有定期公开诵读的规定(申31:9-13),以及王朝传承的规定(申31:1-8)。圣约文件要作为见证:不是人对上帝有误的见证,而是上帝控告祂不顺服的百姓无误的见证(申31:26,“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再次,我们看到对圣约文件之神圣权柄的强调。

在这里我们看到圣经第一次清楚提到由神所授权写下来的文件,这文件的作者是神,因此带有完全的权柄。克莱恩毫不奇怪地在这里发现具有权威的正典,这个观念的起源。以此观之,具有权柄的神成文的话语这个观念,不是从二十世纪的基要主义才开始的,也不是始于17世纪的正统信仰,不是后使徒时期的据教学,或晚期犹太人的律法主义。反而,它已经预藏在神的子民原初的宪法当中,也是整本圣经所假定的立场。

克莱恩相信,最早的圣约文件,即十诫,是神的手亲自写在两块石版上的(出31:18;32:16),这是圣经正典的种子。随着历史的进展,更多的著作被加在圣约文件中(见约14;25以下)。这些文件描绘了以色列回应圣约的历史(创世记到以斯帖记);圣约仆人的赞美诗,哀歌,疑问(诗篇);圣约的智慧(约伯书,箴言,传道书,雅歌)。如同我们先前说的,先知书是描绘神的圣约控告,以及更新圣约的应许。克莱恩对新约提供了一个类似的分析,不过,他把新约圣经视为一份针对“新”约的新的、分开的正典。

这个圣约的正典模式,对我们处理圣经的权威、无误无谬性有极大的帮助。在这个模式上,神是圣经最终的作者,我们作为封臣无权对这个文件说三道四,反而我们只能在我们的思想和生活中臣服于它。

我现在要做的是说明克莱恩的论述对我们理解圣经的统一性也有裨益。现在先让我们假设定莱恶的模式是正确的;质疑的人可以自己去找论证。我们要问的是,这个模型对圣经经文的统一性的涵义是什么。

如上所述,条约的形式当然是统一中的差异(diversity-in-unity)。这是一份单一的文件,有单一的目的,在大王的名义下治理其封臣。然而,为了完成此单一的目的,如同我们看到的,必须要有五个段落。这五个段落定义出圣经启示的五种类型:

A. 神的名的启示
B. 神在历史中的作为的启示
C. 神的律法的启示
1. 爱
2. 特殊的要求
D. 神继续祝福与咒诅的启示
E. 神在制度规定(institutional provisions)上的启示:圣经,教会,圣礼,管教,等等。

名的启示(A)是圣经中很重要的启示形式。狭义而言,我们可以把神的名当作用来指称祂的各种字眼:耶和华,神(Elohim),上帝(Adon),等等。这些名字是圣经启示很重要的层面。神戏剧化地向亚伯拉罕显现,说:“我是全能的神(El Shaddai),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17:1)神开始另一个启示的世代,祂在燃烧的荆棘中向摩西宣告祂的名:“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和耶和华(15节,很明显和动词“to be”有关联;参出6;13)。神行祂大能的作为,好让他们“知道我是耶和华”(出14:18;王上8:43;诗9:10;83:18;91:14;赛43:3;52:6;耶16:21;33:2;摩5:8)。正如“全能神”标志出神与亚伯拉罕的圣约关系,耶和华则标志出神与以色列国家的圣约关系。神行的所有大能的作为都是为了宣告,展示,并推进此圣约的关系。在新约中,神的子民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徒2:38),这是我们所信的名(约壹3:23),我们奉此名向神祷告(约16:23以下),也奉此名行所有的事(西3:17)。

神的名也具有意义。例如,耶和华,代表神全权统管世界,祂终极的权柄决定人这个智慧生物的准则,祂与其子民的圣约联结(covenant solidarity)与同在。(註4)当神启示自己是耶和华时,强调了祂性格中的这些元素。

就更广的意义而言,神的“名”(shem或onoma,没有固定的名)是在祂所有的启示之指神自己的方式(参书7:9;结20:9)。就此观点而言,与“神的道”几乎是同义词。赞美神的名,就是赞美祂;羞辱神的名就是羞辱祂。在这些章节中,注意神的名和神自己之间的统一性:出33:19;34:6以下;诗7:17; 9:10;18:49;68:4;74:18;86:12;92:11;赛25:1;26:8;56:6;亚 14:9;玛3:16。

启示的第二个形式(B)在圣经中也很突出。圣经可以称为神为拯救祂子民的大能作为的故事。无论是称为“神迹”、“奇事”或“大能的作为”,神做了奇妙的工作来拯救祂的百姓,并审判恶人,从创世记6-9章的洪水,到最后的审判。在圣经历史中,把以色列从埃及地拯救出来,以及耶稣基督从死裡复活的大神迹,被赋予了特别重大的角色。基本上,这就是神恩典的信息。它告诉我们神为祂的百姓所做的事,述说祂白白的恩赐。它包括了所谓的救赎历史,但是也包括创造和护理的工作:诗104;136:4,25;145:4-6,12。

律法的启示(C)在圣经里也很重要。“妥拉”(Torah)(译按:即西五经)是“旧约”的核心,教导神的准则,是整本旧约圣经一再提起的。在历史书、诗歌、智慧书,和先知书中,上帝呼召祂的百姓回转,遵守祂的诫命。成文的“妥拉”是义人要昼夜思想的律法(诗1:2);那是“全备、苏醒人心”的律法(诗19:7)。那是神的话,当唱诗篇来赞美(56:4,10;119:161以下,等等)。

耶稣降临也带来一些诫命,是祂的门徒必须遵守的。虽然要拒绝靠遵守律法来救自己,新约圣经仍然强调我们遵守耶稣诫命的命令(太7:21以下,28以下;可8:21;9:26以下;约8:47;12:47以下;14:15,21,23以下;15:7,10,14;17:6,17;提前6:3;约壹2:3-5;3:22;5:2以下;约贰6;启12:17;14:12)。

奖惩条款的启示(D)也可以在整本圣经中找到。神的圣约是两刄的。忠心守约的人就蒙祝福;不忠心的就受咒诅。许多犹太人误信他们是圣约里的成员,以为他们既然是耶和华的儿女,就可以犯罪而不受惩罚。但是上帝对他们的回应蹂躏和被掳,只保存了忠心的余民。及到时候满足,事情才变得明显,就是只有耶稣才是完美忠心的余民。祂担当了祂百姓的咒诅——为所有被神拣选而与祂联合的人(加3:13;弗1:4)。然而即使在新约之下,也有一些依附到教会的人,之后却证实是没有真正信心而在神拣选的爱之外的人。那些曾面对一些深入的知识却背叛基督的人会接受格外严厉的咒诅(来6:4-6;10:26-31)。圣经的作者从来不会对呈现信与不信的重大后果而感到厌烦:临到神的百姓的奖赏,临到恶人身上的可怕审判。

最后,圣经也关心神的百姓持续的生活,藉著一些安排(E),神的话被保存下来,并应用到每个世代。最早的圣约文件是放在约柜里面,在神的百姓中最神圣之处。如同我们所见,它要不时地公开地诵读。神设立了先知、祭司和君王,根据祂的话来统管祂的子民。在新约中,耶稣应验了这些职事;但是祂也关心祂的教会要建立在一个稳固的根基上(太16:18以下)。祂指定使徒们要记住祂的话(约14:26),而圣灵要传达新的真理(约15:26;16:13)。然后使徒要建立长老和执事的职分(徒6:1以下;提前3:1以下,等等)。

因此,即使我们对克莱恩的论述有所保留,即圣经在历史上是从原先的圣约文件发展出来的,我们也必须承认,圣约形式的这五个主要元素各自代表了圣经启示一个很重要的面向。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