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重访新教根源,建设今日教会  

2011-08-02 12:58:00|  分类: 改革宗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访新教根源,建设今日教会


转载自:http://tw.myblog.yahoo.com/jonahttm-reformed/article?mid=3268

6月17-18日(2011),Berean Conference在诗巫毕理学院举办第四届圣经与神学讲座。今届讲员为Dr Edwin Tay (郑益民博士),两年前毕业于爱丁堡大学,现任新加坡圣经神学研究院(BGST)之系统与历史神学讲师,同时兼任新加坡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直落亚逸堂(Telok Ayer Methodist Church)之本处传道。讲座主题为《根源。更新:赏识宗教改革神学》,分题包括《圣经》与权威,崇拜与圣礼,恩典与称义。在各分题中,郑教授以历史神学之进路,尝试从16世纪之脉络(Context)来理解改教家的文本(Text),处境化地介绍改教神学的思路;跟着以改教传统基督中心的教牧释经,唤起我们对神敬拜性的回应,特别在结尾时配以合宜的诗歌唱出我们的信仰。由此,呼吁今日福音派信徒正视宗教改革的奠基性和适切性。

《圣经》与权威

第一堂,论到《圣经》与权威。郑教授指在文艺复兴倡导「回归本源」(ad fontes)的大环境底下,人文主义者如瓦拉指出拉丁语《圣经》< > 的缺陷,并证明支持教皇论的君士坦丁捐赠是伪造的中世纪文档,紧接着伊拉斯姆出版首刊的希腊语新约《圣经》,自此中世纪的教皇制及教会传统遭质疑而引发权威之危机。他澄清,改教家所倡导的「唯独圣经」,并非指《圣经》为信徒 (信仰与生活)的唯一资源,也非指《圣经》为教会 (公教与正教)的唯一权威,而是指《圣经》为最高 (决定性和终极性)的权威,即所有的教会传统 (包括信条和教义)都必须服在它的检验之下。就群体而言,这尊重《圣经》权威的精神促进了现代科学的发展,是福音派(包括17世纪英国清教徒,18世纪怀特腓与卫斯理兄弟,19世纪宣教运动等支流)的根源,亦是后改教运动以基督福音为中心的属灵传统。就个人而言,他强调信徒对《圣经》权威所应持有的态度,即以敬畏之心与神交通,聆听这又真又活的神对我们所说的话。他解释,《圣经》是圣灵所默示的,神是那终极的作者,因此《圣经》所说的便等同于神向我们说的,重要是与神相交而非止于知识。这不仅是重复改革宗的神学,而是在巩固我们对自身传统之意识同时,加倍谨慎我们的生活和教导。跟着,郑教授以来11:1-12:2勉励基督徒靠信心生活,效法自亚伯拉罕以降许多新旧约之见证人,他们信靠顺服神的应许,以信心的眼光仰望那在基督里真实的盼望,由此勉励我们不应被世俗潮流之定义所蒙蔽,转而定睛在那必朽坏的人事物。最后,会众以Speak O Lord回应,在人的声音结束时让神自己说话。

崇拜与圣礼

第二堂,论到崇拜与圣礼。郑教授说道,改教运动特别专注改革天主教弥撒中的主餐,以此作为整个运动的起始点。这圣礼作为可见的公共面,体现出中世纪的神哲学。改教家质疑主餐中的拉丁用语有曲高和寡之忧,关注的议题包括基督献祭的完备性与祭司的功能,饼和酒的地位等。改革宗强调以圣道(而非圣礼, 圣物或圣品人员)为教会的中心 (因此有把讲台放在正中央的传统),以圣道保证圣礼的有效性,以圣道中基督的应许表明福音信仰。据分析,路德试纠正三个在主餐中的“巴比伦俘虏”,即酒和饼为全部信徒所享有,基督真实的临在 (consubstantiation)非透过变质(transubstantiation)而达成,主餐的性质属于遗约而非献祭。慈运理以隐喻性的理解,视主餐为基督对教会誓约之爱的信物,意味着他对教会的公共委身。加尔文则进一步指主餐除了客观的纪念也是一场属灵筵席,由此注入三一神丰盛的慷慨与俯就卑微的救恩角色,促进基督与教会属灵的同在 (suprasubstantiation),仿佛身体和头部的有机联合。郑教授有趣地观察路德与慈运理在1529年的马尔堡对谈,两位同样敬虔的改教家对太26:26 “这是我的身体”之核心诠释激烈地争辩,他们的态度和品性值得今日教会借鉴,特别在健康的多元中学习尊重的不同意。郑教授以西1:24-2:5,强调信徒藉洗礼与基督的死和复活联合,生命也应在他里面生根建造,对基督丰富奥秘的智慧有进深的认知和体会,以致在苦难中有荣耀的盼望,乐意地由心顺服神,而非仅限于实用主义或律法主义的被动盲从。结尾,会众以In Christ Alone宣告我们在基督里的新生,仰望他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

恩典与称义

第三堂,论到恩典与称义。郑教授基本上同意田立克的话,说“16世纪是个焦虑的时代” 。由于中世纪晚期以降,黑死病所造成的高死亡率,人们对死亡普遍恐惧 (类似现象延至17世纪,约翰欧文的11位孩子中10位死于婴儿期,唯一幸存的女儿婚后相继因病早逝)。教皇兴建大教堂的计划以操纵普罗大众惧怕和迷信的心理,贩卖所谓的 “赎罪卷”为筹款之财路,制造某种救恩的假象让信徒误以为这救恩确据是可以赚取的。此外,炼狱的教义也随之而至,信徒对炼狱中生存的不安唯有透过金钱可以平息,而非透过悔改之道。宗教改革运动的兴起适逢其时,倡导回归《圣经》的教义,即救恩全属神的恩典。郑教授比较奥古斯丁和路德的称义观,前者强调称义是一个成为义的内化过程(imparted righteousness),后者则强调称义是被宣称为义的外在事件(alien righteousness)。后者基于前者的架构,并以《圣经》至上之原则创新性地再阐释其对罗1:17的理解,重新发现“从神而来的(from)义” 在原文应解读为“神的(of)义”。此一突破性的崭新认识,奠定了「唯独凭恩藉信称义」之教义基础。这义是本于基督为第二亚当主动 (道成肉身)和被动 (十架受难)顺服神之义,归算在我们这些不虔不义的人身上,作为我们成圣的根基,叫我们以恩典之途径一生谦卑信靠神所应许那属天的平安。郑教授指罗3:21-26为整卷罗马书以致整本《圣经》的中心信息,说明神的义在律法之外他所设立的挽回祭,凭基督之血(源头)藉着信 (恩具)使罪人蒙恩而白白地称义。课程以And Can It Be为总结,效法查尔斯卫斯理投靠基督的赎价,与众圣徒一同咏唱奇异的爱。

整体上,重访改革宗神学的根源,具有回顾性及前瞻性之双重意义,在理解新教徒的历史性身份之余,亦重拾改教精神以建设当今教会。郑益民教授深入浅出地分享自己对改教史的诠释心得,深信此课程对有志学习者的启导价值。简言之,《圣经》为位格之上帝向人说话的媒介,圣礼为信徒与基督神秘联合的媒介,恩典为称义之信徒享有救恩确据的媒介。这三点皆立足于改教神学所突显的唯独《圣经》,唯独基督与唯独恩典之信念,强调神的恩赐引发我们对神的敬拜 (receiving and giving),由此挑旺我们对《圣经》真理的渴慕,促进我们在基督里的成熟,并重构我们在真道上相爱合一之精神。期望这些区别于正教与公教近五百年之立或废的关键教义,再一次来更新我们的信仰,生命和事奉的心志,荣神益人。是祷。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