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迦南当受咒诅——挪亚的神谕  

2011-08-25 02:27:00|  分类: 研经释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迦南当受咒诅——创世记9:25-27 挪亚的神谕


诚之译自Meredith Kline 著,Kingdom Prologe,263-266页。

经文:创9:25-27
25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26 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27 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


I. 国度审判的神谕

A. 创3:15和挪亚的神谕


挪亚在创9:25-27所发的神谕,在圣经叙事中所占有的地位,可以媲美创世记3:14-15对救赎历史的重大预言。它们都是在一个新纪元的开头所作的有计划的宣告(programmatic declarations),暗示着未来——一直到弥赛亚时代——的救赎轮廓。它们分别与普遍恩典(过渡时期的世界秩序)的基础性启示(创3:16-19;8:20-9:17)有密切的关联。紧接其后的叙事,也分别和“人的城”的发展(创4,6,和创10,11),以及“信心的社群”的发展(创5,和创11:10-26)有关。在这些叙事中,我们看到这些神谕的预告,开始得着应验。因此,这些神谕就是接下来要在圣经历史中展开之重大主题的索引。

这两个神谕宣告之间的关联,甚至比我们在上面所作的比较,还要更加密切。挪亚的神谕实际上是在复原耶和华最初的神谕——就其功能和实质来说。创3:14,15是上帝对撒但及其人类党羽的咒诅,是征服的宣告,最终会透过女人的后裔——弥赛亚——的胜利而得到实现。创9:24-27是此“塑造历史之咒诅”的更新,并伴随着与此相关的、对救赎社群之凯旋的应许。这两个神谕共同的主题是:救恩是在与龙及其势力的冲突中的得胜。其差异只在于在神的国度的降临中,它们的直接地位和特定的视角。创3:14,15并未暗示弥赛亚到来之前的历史,可以分为洪水前和洪水后两个阶段。它预言的纲要很快就进行到基督与撒但的高峰相遇。而在挪亚的神谕中,其焦点转移了。它是在洪水之后传递出来的,而洪水标志出一个历史的分界。这个神谕,把要在那将要来临的亚伯拉罕之约中,所要不断进行的属灵争战的轮廓,给描绘出来。它的焦点集中在以色列预表的历史,这预表的历史是救赎计划所采用的独特形式,最终要带来弥赛亚国度的胜利纪元。

这两个预言的内容和时机有着各种的联系,强调出它们之间的关系的意义。创3:15预告了神的儿女和撒但的儿女之间,属灵对立的发展。引发挪亚的咒诅的事件,彰显出挪亚的儿子之间存在的对立。含的举止被描绘为,以某种方式曝露出他是蛇的后裔。因为在人的堕落中,撒但所谋划的,正是要让亚当和他的妻子落在羞愧的裸体当中,这也是在含的里面所曝露出来的邪恶。他恶意地加重了他喝醉酒的父亲的裸体的羞耻(创9:20-23)。与此同时,闪和雅弗以他们对父亲的爱,遮盖了挪亚的裸体,他们尽力效法耶和华在创世记第三章,神为亚当和夏娃提供皮衣(创3:21),以遮住他们的裸体的那份爱。在创世记3:15提到的女人的后裔,也就是那些在他们天父的样式中得到救赎更新的人,因此也出现在挪亚的神谕的背景当中。但是创3:14-15和创9:25-27的关联最特殊的意义是以下的事实,即撒但和含所具有的类似的敌意,都牵涉到曝露人的裸体,因而引发出这些宣告(参创9:24)。

作为对此种攻击的审判性的回应,这两个神谕都主要是咒诅。在挪亚的神谕中,其咒诅的基本特色是在它首先把咒诅放在迦南身上(25节),然后在结尾时,在对闪和雅弗的两段祝福(26,27节)之后,再次重复这个咒诅。然而,至为重要的是,要解释挪亚的神谕,不在于创9:25-27和创3:14-15在形式上的相似点,即咒诅的文体上,而是它和最初的预言所关注的相同事实。就我们提到的在处境上的相似处而言,很明显地,两个咒诅都是直接针对在耶和华的属灵争战中,以及女人的后裔对抗撒但及其后裔的属灵争战中的邪恶代理(agents of evil)。同样,所宣告的祝福,和这些咒诅有关的,也是属灵的。也就是说,它们是属于救赎的领域,而不是普遍恩典的社会政治世界。它们是上帝圣洁国度的福分,体现在上帝与祂的圣徒的救赎之约的历史中。要在世界的一般历史中找到这些咒诅和祝福的应用,就是一种忽略了文学-正典背景的诠释。这个背景要求我们,在这个神谕中所宣告的咒诅,应当被理解为是被排除在救恩的国度之外;而其祝福,是得以参与到救赎的圣约和国度之内。

B. 迦南的咒诅
“迦南当受咒诅。”(创9:25上)在神对撒但的咒诅(创3:14),和这里对迦南的咒诅之间,有一系列的咒诅是牵涉到人和土地的(创3:17;[参5:29];4:11;8:21)。在这些咒诅中,土地本身,不同于人,是咒诅的直接对象(3:17和8:21),或者说,对人的咒诅至少是“从地”而来的(4:11)。人本来要治理大地,但是在这些咒诅中却反过来,大地要向人表现出敌意。创3:17和4:11让我们看到这个和普遍恩典有关的,普遍的、暂时的咒诅。创8:21是指洪水的咒诅,洪水是最后审判这个原则的一种“预表性的介入”(typological intrusion)(译按:洪水是末世审判的预表,是在救赎历史中提前以洪水的形式出现。Kline用 intrusion 这个字来表达神以一些事件“闯入”历史当中,提前用一些具有预表意义的事件来向人提出末世审判的警告)。

和8:21提到的咒诅一样,在创世记9:25提到的对迦南的咒诅,也属于“救赎审判”(redemptive judgment)的领域。它和对蛇-撒但(创3:14)的咒诅,在形式和意义上都是类似的。这些咒诅的阐述方式,都是直接落在那注定灭亡的人身上:“你(蛇)……必受咒诅”,“迦南当受咒诅”。而两者都关心最终被排除在神的国的福分之外这个议题。

因此,创世记9:25是和迦南被弃绝的宣告有关的。“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9:25下)表达出迦南被拒绝和他的兄弟被拣选之间的对比,正如在比较以扫和雅各时所使用的类似从属的惯用语(创25:23;参罗9:12,13),表明对哥哥之弃绝的恶,和对弟弟之拣选的爱。创世记3:14,15的咒诅,在女人的后裔和蛇的后裔之间所设立的敌意,在迦南和他的弟兄的对立中,得到了最令人惊奇的历史表达。

被咒诅的是迦南,而不是迦南的父亲,含(参照9:22,预期这件事)。因为实际上构成这个咒诅的特定历史事件,所牵涉到的是和含相隔久远的子孙——应许之地的住民迦南人(参照诗篇78:51)。同样地,对闪的祝福(26节)和对雅弗的祝福(27节),也是同等地考量着他们遥远的子嗣的历史发展。唯一的不同是在含的事情上,是直接表明是哪一个从含而来的直系,会经历这个神谕所预告的事。这三个案例的神谕,都设想了历史中特定的事件或发展(只属于那被指明的当事人,限定的一部分后裔)。他们都没有把神所预旨的命运,套用在那个当事人所有的后裔身上。不是所有的迦南人都是被弃绝的。不是所有闪和雅弗的后裔都会进神的国。不过,在每个例子当中,都会有一些谱系里的分支,会特别经历到所预言的咒诅或祝福。

作者在咒诅中指明迦南而不是含,就引入了一个双关语(pun)。要被奴役的咒诅,是由迦南这个名字的发音(无论其字源是什么)所暗示出来的,因为“kana”(Hiphil形式的动词)的意思是“制服”(subdue)。它被用在神对迦南人的征服,即当以色列人进入应许的产业之时(申9:3;士4:23;尼9:24),要使他们臣服在以色列之下。而那征服是真实的事件,对迦南的咒诅得到了实现。以色列对迦南人的战争,不只是在世俗界所发生的另一个小冲突,或是战争的谣言,而是神救赎的干预(redemptive intervention),在地上为祂圣洁国度的领域,擘画出一块应许之地。被征服的迦南人应当被视为是蛇的后裔的代表,他们被神所救赎的子民踩在脚跟下,这个预表性的审判行动遥指着最后的审判。

诚之译自Meredith Kline 著,Kingdom Prologe,263-266页。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1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