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认识神的计划:圣约神学素描(六)  

2011-09-19 08:10:00|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神的计划:圣约神学素描(六)


Understanding God’s Plan: A Sketch of Covenant Theology (Part 6)
作者:Jeremy M. Mullen
诚之获授权翻译
原文载于:http://www.centerforgospelculture.org/resources/articles/covenantal-shape-of-redemptive-history-part-6/

上一篇

Part 6: Covenantal Shape of Redemptive History (Continued)
救赎历史的圣约外形(续)

我们在前面几篇博文中所素描的救赎历史,解释了上帝与人类的关系建立在圣约的架构上——首先是以工作(行为)为基础的圣约,然后是以恩典为基础的圣约(这圣约是透过一系列不断展开的圣约施行所启示出来的)。然而,此恩典之约的高峰——新约——很清楚地向我们启示,在神格里面,三一真神的位格之间也有圣约的关系。藉著一个永恒的计划——在“创立世界以前”(弗1:4;参启13:8),父神把祂的百姓赐给神子(约6:30;10:29;17:2,4-10;弗1:4-12;来2:13)。“约”这个字从来没有用来指父神和圣子之间的关系,但是正如创造之约的情形,“救恩中保的观念,需要某种誓言的安排”却是很清楚的。

此外,父-子关系的语言,在古代近东的盟约中,是一个很显著的特色——宗主国的国王通常称为“父”,而封臣国的君王被称为“子”(注2)。那么,新约作者引用诗篇2:7的弥赛亚圣约主题(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来描述父上帝与耶稣作为三一真神的第二位格的关系(徒13:33;来1:5;5:5),就不那么令人意外了。他们从基督受洗(太3:17;可1:11;路3:22)的经验,和登山变像(太17:5;可9:7;路9:35;参照彼后1:17),就很容易可以得出这些结论。耶稣的洗礼是受膏的仪式,从此祂要开始祂作为弥赛亚/基督(“受膏者”)——上帝的封臣王——的职事。而祂的登山变像(以及彼得之前对基督的认信)是使耶稣“面向耶路撒冷”(参路9:51,51)的关键性事件。换句话说,耶稣作出决定的这两个枢纽时刻——开始祂的职事和走向祂的死亡——是透过来自上帝的圣约宣告所驱动的。这是父神和神子之间的圣约。

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也许无法知道父神和圣子之间的约的所有细节,但是它作为上帝与人之间的恩典之约的基础,是很清楚的。正如我们已经提到过的,基督完成了亚当所应该完成的约。换句话说,圣子进入工作之约,好为祂自己得着一群百姓。基督顺服上帝的律法,为祂赢得了作为新约百姓的圣约之首的地位;而在祂的受苦中,祂献上了这群百姓配受的死亡!因此,我们在救赎这个标题之下有两个约:(1) 一个是父神和圣子间的永恒之约,要完成人所无法成就的,以及 (2) 上帝与人类之间暂时的恩典之约,这完全要倚靠永恒的那一位来成就。用克莱恩(Meredith Kline)的话说:

这两个救赎之约——一永恒,一暂时——虽然是环环相扣的,我们却可以作出清楚的区分,因为在
许多重要的层面上,它们是不同的。在永恒之约中,(1) 圣约仆人的角色被指派给圣子; (2) 立约的另一方是圣子,祂要作为第二个亚当,如此,就涵括祂所代表的选民,也只有他们;(3) 背后运行的原则是行为。另一方面,在福音的历史施行中,(1) 圣子弥赛亚是圣约的主和中保;(2) 立约的另一方是教会、信心认信的社群以及他们的儿女,包括选民以外的人;(3) 运行的原则是恩典。(注3)

因此,圣约神学就不只解释了上帝和人类之间之救赎历史的展开,也给我们最基本的分类,让我们开始认识三一真神的内在生命。

注:
[1] Michael Horton, God of Promise: Introducing Covenant Theology (Grand Rapids: Baker, 2006), 81. He adds, “Only an overly restrictive definition of covenant would seem to justify the claim that the covenant of redemption is speculative rather than biblical” (p. 82).
[2] For a lengthier explanation, see John L. McKenzie, “The Divine Sonship of Israel and the Covenant,”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8:3 (Jul 1946), 320-331.
[3] Meredith G. Kline, Kingdom Prologue: Genesis Foundations for a Covenantal Worldview (Eugene, OR: Wipf & Stock, 2005), 138.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7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