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圣灵(Holy Spirit)  

2011-10-12 22:07:07|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灵(Holy Spirit)

(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祂是三位一体神的第三位格。



旧约


有些人认为,旧约的信徒跟新约的信徒一样,都是靠着灵得救和成圣。然而,旧约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教导。不过灵使人与神和好的教导,在旧约中随处可见。


灵并没有以一个独立的位格清楚地在最早期的圣经里出现。「灵」(ruah)的希伯来字词可以同时表示风、呼吸或生命力。祂经常以「神的」灵或「耶和华的」灵之称号出现,成为神在创造过程中的代表(创一2;伯三十三4,三十四14-15)、启示的代表(创四十一38;民二十四2),以及与人接触(创六3),并祂把能力赐给那些蒙拣选作神百姓的领袖之方式(摩西和七十长老──民十一7-29;可能也临到约书亚──民二十七18;申三十四9)。这一切功用不断在旧约中出现,但还有另一种功用却只在最早期的圣经中出现过一次:装备比撒列和亚何利亚伯精通建造会幕的各种技艺(出三十一3,三十五31),纵使这与新约提到的圣灵恩赐可大致归为同一类。


历史书  


到了士师记、撒母耳记和列王纪,才渐渐出现灵某些独特的工作。祂彷佛一股能量般临到一些重要的人物身上,让那些领袖获得短暂的超凡体能和作战才略,以致一举而成。我们可以从数位士师身上找到这种特征(俄陀聂──士三10;基甸──士六34;耶弗他──士十一29;参孙──士十四19;参亚玛撒──代上十二18)。这种超自然的能力,再加上受灵感动者会说出预言,通常会被假定为颇不受控制或表现「狂乱」(参扫罗在撒上十九20-23的「胡言乱语」,比较十6、10,十一6;大卫的例子,参撒下二十三)。随着君主制度的开始,灵的同在便引证了所立的王是由神亲自拣选的。当神不再喜悦扫罗作王,灵便离开他,转而临到大卫身上(撒上十六13-14)。撒母耳记上十六章13节暗示,大卫自此之后就一直拥有灵,明显有别于其他旧约人物。在历代志上二十八章12节,灵向大卫显示圣殿的蓝图。到了南北两国的时代,灵开始感动和赋予众先知能力,个别带领他们到某些特定的地方,把从神而来的拯救或审判信息传给指定的对象(以利亚──王上十八12;王下二16;米该雅──王上二十二24;亚撒利雅──代下十五1;雅哈悉──代下二十14;耶何耶大的儿子撒迦利亚──代下二十四20)。


智慧文学  


在正典的智慧文学中,只有诗篇才清楚提到灵。除了前面所提过的功用之外,此处首次称神的灵为「圣」(诗五十一11)和「善」(诗一四三10)。前者的经文显出,在旧约时代一般人对圣灵抱着敬畏之情;即使独特如大卫,也没有得着后来在新约时代神应许永远与人同在的保证。后者的经文反映出当时已逐渐形成一个信念,就是灵担当了在生活上引导人和在道德上指教人的角色。在诗篇一三九篇7节中,「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是这篇论及神无处不在的重要诗篇中,可圈可点的一句。

先知书  先知书的作者保留了许多对灵的古老看法,却首次提示了在灵的工作下,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神的百姓可以期待从被掳中得以归回,以及神与人另立新约,在那个约中,灵将会赐能力给新造的属灵群体中所有的信徒。


以赛亚在不同的经文中阐述了这个主题。神会赐下新的灵,就是审判和火的灵(赛四4)──这也许是施洗约翰在马太福音三章11节的灵感来源。灵会以智慧、能力、知识和圣洁,临到那属于弥赛亚的「枝子」(赛十一2;参四十二1和六十一1,当中提到灵会以类似的形式膏立受苦的仆人)。祂会倾倒在神所有的百姓身上,带来公正、公义与和平(赛三十二15,三十四16),还包括他们的后裔,直到永远(赛四十四3,五十九21)。以赛亚书六十三章10至11节提出旧约另一处关于「灵」的记载,重提昔日神如何带领摩西和那些在旷野飘流的人,以赛亚亦承认他所说的预言是由神的灵默示的(赛四十八16,五十九21)。


对以西结而言,灵在他身上最独特的作为,就是使他「站起来」,有时是直接使他由原来俯伏于地的姿势站起来(结二2,三24),有许多次还引领他去到另一处地方(结三12-14,十一1,三十七1,四十三5)。十一章5节清楚表明是圣灵把预言告诉以西结。在三十六章27节,再次出现将来在末世的复和。神会赐给以色列一个新心:祂会将祂的灵放在他们里面,使他们遵行律例,而且获得祂所成就的一切应许。我们再次看见灵与整个群体同在,这是前所未有的(另参结三十七14,三十九29)。


也许,先知书中有关灵的最重要经文是约珥书二章28至32节,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中,就曾引用过这段经文(徒二17-21)。先知在这里预言,将来终有一日神要将祂的灵浇灌在每个人的身上,不分性别、年龄、社会地位或种族;祂更会把预言的恩赐,赐给祂所拣选的人。其他的主题亦有重复出现。弥迦书三章8节和撒迦利亚书四章6节则指出圣灵的同在,会使人有能力去重建圣殿。撒迦利亚书六章8节表明灵照着神的旨意静止下来。


因此,旧约在结束时故特意不作任何定论;它预言会有一个新的时代,圣灵会在当中向更多和不同种类的人施行祂的作为,藉此建立一个更忠心的群体去事奉神。这些应许在新约的应验,可证明旧约预言的真确性。


新约


尽管灵在旧约出现的次数较少,在新约神学中,灵却占了主要的位置,也是新约众多主要见证人的亲身经历。虽然仍经常采用「灵」这字词,但「圣灵」(pheuma hagion)这个名称变得很常见,而且「神/主的灵」,甚至是「基督的灵」,亦有出现。圣灵以一个独立的位格出现,于是最终便明确地带出三位一体的教导。


耶稣生平  


童女马利亚因圣灵感孕而产下耶稣(太一18、20;路一35)。基督教的神学经常从这一点,领悟到神选择以这种方式使祂的儿子拥有完全的神性和完全的人性。先知施洗约翰向众人宣示耶稣就是弥赛亚,「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路一15)。这个预言让约翰的父母醒觉到他的与众不同;在旧约时代,从来没有人那么早就被圣灵充满。约翰告诉众人,耶稣将要用圣灵和火给人施洗(太三11),藉此对祂的百姓施行洁净和审判;按照传统的看法,这事已经在五旬节那日应验了,而在最后的审判中完全实现。耶稣接受水礼时,圣灵亲自降临在祂身上,膏立祂,预备祂作日后的事奉。四卷福音书的作者都采用同一个明喻,形容圣灵像鸽子般降临(太三16;可一10;路三22;约一32);究竟人的肉眼能否看见,则始终是个谜。从象征的意义来看,鸽子可能代表和平、重新再造,或爱。我们不可误以为圣灵的降临是暗示耶稣之前没有受过圣灵,其实,正如路加福音的写作特色所显示,圣灵降临只是反映出圣灵大大赐下能力,让耶稣得以放胆传讲福音。


然而,圣灵首先带领耶稣来到旷野,接受魔鬼的试探(路四1)。基督将会受引诱,为了扩张自我而运用其能力,抑或顺服地踏上十字架的道路?圣灵在这里的角色让我们明白两个重要的真理:神始终有胜过魔鬼的主权;而神是不会试探人的(参雅一13)。当耶稣成功地抗拒了魔鬼的试探后,圣灵便再次让祂充满了能力,开始事奉的工作(路四14);约翰更清楚指出,神赐给祂的圣灵是无限量的(约三34)。因此,耶稣的整个事奉都是由圣灵带领的,但特别突显了圣灵角色的事件则有:先知预言的应验(太十二18,引自赛四十二1;路四18,引自赛六十一1)、赶鬼(太十二28),以及较一般性的神迹(徒十38;罗十五19)。由于耶稣所行的神迹奇事最能够直接显出神的灵的作为,因此,人若把行神迹的能力说成是出于魔鬼,他便干犯了不可赦免的罪(「亵渎圣灵的罪」,太十二31──大概相等于坚持和死不悔改地拒绝接受基督)。


耶稣认同旧约先知的讲法,接纳圣经是由圣灵默示而成的(太二十二43,引自诗一一○1)。圣灵使祂欢乐(路十21)。基督在提出大使命的时候,吩咐门徒要奉三位一体神的名给人施洗(太二十八19),即使这句话或许反映出是后来的教会在礼拜仪式中的用语(对比徒二38),但从耶稣将三者并列,便证明耶稣认识自己是与神和圣灵完全合一(参太十一26-27,十二28-32)。正如圣灵把能力赐予耶稣,耶稣也应许同样把能力赐给门徒。约翰福音七章39节和十四章17节清楚表明,即使耶稣在世的时候,还未赐下圣灵,要等到耶稣得荣耀的时候,圣灵才会完全浇灌在信徒当中。到了那时候,祂的门徒纵然在敌对的环境下,也能放胆地为祂作见证(太十19-20)。圣灵是最好的恩赐,是信徒可以求取的(路十一13;参太七11)。圣灵可以使人重生,这是令尼哥底母惊讶的事情(约三5-8),同时,祂亦会使人产生新的属灵生命(约六63)。


在耶稣众多有关圣灵的教训中,最详尽和最特别的,就是只有约翰福音才找到的五篇「保惠师」经文。「保惠师」(Paraketos)一词,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译法,例如「辩护者」。祂是耶稣的亲身代表,可以取代耶稣的角色,帮助门徒在基督离世后,继续祂的工作(约十四16)。在这几篇经文中,我们可以识别出圣灵有五大独特的功用:圣灵会帮助耶稣的门徒,永远与他们同在(约十四15-21);祂会帮助他们解释耶稣的话(约十四15-17);祂会让世人见证耶稣的身分(约十五26至十六4);祂会控诉罪人,叫他们晓得自己的罪(约十六5-11);以及祂会进一步启示真理(约十六12-15),这当然是包括那些未曾明确地详列在新约正典中的真理。耶稣在祂复活之后的一个星期,向11个门徒吹一口气,便开始成就这应许(约二十22);在个半月后的五旬节那天,更完全成就这应许。


路加──行传  


路加为圣灵的工作构思了一些独特的主题。最有特色的是他屡次提到被圣灵「充满」的人。这些人通常会迅速说出圣灵所默示的话,或是放胆传讲神的道。圣灵与以利沙伯(路一41)、撒迦利亚(路一67)和西缅(路二25-27)的同在,就好像旧约时期一样,只是暂时赐予他们能力。可是,自五旬节以后,圣灵成了属神的人永久的产业,但信徒可能仍然需要不断被圣灵「充满」,以致能够放胆传讲基督(参与聚会的120人──徒二4;彼得──徒四8;耶路撒冷的所有信徒──徒四31;扫罗──徒九17,十三9)。另一方面,路加亦保留「被圣灵充满」这个措辞,来指到那些成熟而敬虔的信徒(首批「执事」──徒六3、5;巴拿巴──徒十一24)。使徒行传和福音书一样,认同旧约的作者是得着圣灵的默示(徒一16,四25,二十八25),也等于是耶稣的默示(徒一2)。圣灵和神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互换的(徒五3-4)。人显然可以去抗拒(徒七51)和欺哄(徒五3)圣灵。圣灵可以指引和教导人(去除社会的禁忌──徒十19,十一12;选立教会领袖──徒十三1-4,二十28;处理棘手的神学问题──徒十五28;拟定远行/宣教的计划〔徒十六6-7〕)。祂也会默示人说出预言(徒十一28,二十一11),即使那预言可能会被讲预言的人所误解──这是旧约从没有出现过的。


使徒行传有三段经文是特别富争议性的。在五旬节那天(徒二1-41),圣灵不单「降临」在门徒身上(徒一8),更充满他们(徒二4),带领他们说出他们从前不懂的别国语言。然而,这种现象(徒二5-13)并非方便沟通,因为彼得随后要用平常所用的语言来解释刚才所发生的事(徒二14-36)。它必然是一个征兆,藉此证明门徒的信息和事奉是真确的。这应验总结了旧约,也成为新约正式的开始。那位在旧约预言中说话的圣灵(徒二17-18),再加上借着耶稣(徒二33),如今便成为一种随得救、赦罪而来的「恩赐」,给予所有悔改(徒二38)和顺从的人(徒五32)。虽然水礼与这种悔改的见证有密切的关系,但彼得似乎并没有视它为得到赦免或圣灵的必要条件,因为他在另一次类似的讲道中只劝人悔改归正(徒三19)。不过,这个「五旬节套餐」所包含的四项元素(悔改、水礼、圣灵降临和赦免),却为后来的新约神学提供了重要的范例(参:彼得本人曾在多篇提及圣灵的经文中,一再提及这次事件──徒十4,十一15-16,十五8)。


不过,使徒行传中有两处似乎偏离了这个「套餐」。在十九章1至7节,保罗在以弗所遇见施洗约翰的几个门徒;我们要留意的是路加称他们为「门徒」(徒十九1)。但在随后的谈话中,他发现他们从未听过圣灵的事(徒十九2)。这表示他们并非犹太人,同时,他们对约翰的信息也只是一知半解。因此,我们很难想象保罗会把他们视为真正在基督里重生的信徒。不过,他们后来却对保罗传讲有关相信耶稣的信息作出回应,还接受了水礼,之后他们便受了圣灵,说出方言和预言。换言之,五旬节的一篮子信息始终保持完好无缺。


使徒行传八章1至7节则肯定是较为复杂的。撒玛利亚人「信了腓利所传」的(徒八12上),还受了洗(徒八12节);可是,他们却没有得着圣灵,直至彼得和约翰从耶路撒冷赶来了解所发生的事(徒八14-17)。我们至少可以有三种有理据支持的解释,不过却不可能肯定地选出其中一个作为真正的理由。第一,第12节的相信,可能是出于理性上的认同,多于出自信心的接受,所以并非得救的信心。因此,即使是一片真心地接受水礼,也可能是流于过急,未够成熟。第二,由于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敌意,神可能选择这个教会的宣教工作,尝试用另一种行事方式,来把握这个扩展至超出犹太人范围的机会。那两位犹太使徒来到,可以证明撒玛利亚人的得救,藉此逐渐化解昔日使两者誓不两立的仇恨。第三,圣灵未必一定循同一种方式临到信徒身上;祂有权随己意而行(约三8)!不过,无论作任何解释,即使在使徒行传中,这段经文也始终是异乎平常的,所以,不能够作为日后基督徒经验的范例。


保罗书信  


保罗的圣灵神学,是所有圣经作者之中最丰富、也是最难简略地概括起来的。他对以前出现过的主题表示认同,他把本身的著作视为是出于圣灵默示的(林前七40),不如众使徒和众先知一般的事奉,也是出于圣灵的启示(弗三5)。在哥林多后书十三章14节出现了最早期的三一论(另参弗二18)。神的话带有圣灵的能力,可以克胜邪恶的势力(弗六17),而圣灵也可以给人带来肉身上的拯救(腓一19)。


保罗亦同时建立了几个较新的主题。基督徒的特征,就是有圣灵的同在(罗八9),保罗吩咐所有信徒,要不断或一再地被圣灵「充满」(弗五18),其表现包括口唱心和地赞美神、常常感恩和彼此顺服(弗五19-21)。圣灵是使耶稣从死里复活和升到天上的那一位,因此成了其信息和事奉的凭据(提前三16),同时以大能证明祂是神的儿子(罗一4)。基督的复活,保证了所有信徒将来同样会借着圣灵复活(罗八11)。在保罗所建立的圣灵观中,其中一个最独特的贡献,就是指出圣灵是信徒的「凭据」(林后一22)和「印记」(弗一13-14)。圣灵临在信徒的生命中,应许将要赐下更多的承诺,是将来福气的部分兑现,以及是从神而来、承诺保守我们的一个保证。


神借着圣灵带领人来到祂面前,同时帮助他们在灵性上得以长大成熟。人最初只有借着圣灵的能力,才能领受神的真道(帖前一5-6)。那些悔改的人,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三5)而得救。圣灵使他们「称义」,宣告他们无罪(林前六11)。然后,祂便展开一生之久的成圣过程(罗十五16;帖后二13),使人生出诸如慈爱、公义、和平、喜乐和盼望等特质。这些美好的优点便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2-23)。


与之全然相反的,正是肉体的恶行(加五19-21);它是保罗所描述的一种特质,与圣灵掌管的生命对抗,试图要靠人本身的能力来生活──无论是出于肉体、血气、罪或律法(罗二29,七6,八1-14;林后三1-18;加三1-5,五16-26)。总括而言,保罗是要关上人倚靠本身过往成就的大门(按照此推理,对犹太人而言,就是不再倚仗本身的国籍、身分),那是与新约和圣灵的恩赐不可并存的。但信徒却要在新生活中「靠圣灵而行」(加五25),因为惟有祂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自由、荣耀(林后三17-18),并夸胜罪恶(罗六1-14)。保罗用圣灵的「恩赐」这个措辞,来形容每位信徒各自不同的独特事奉(罗十二1-8;林前十二至十四章;弗四7-14)。


圣灵亦让信徒得着独特的属灵见识(林前二10-16)。按照圣经的一贯用法,这种见识似乎是属于意志上(顺服神),多于认知上的。(其实许多非信徒也能够正确讲述有关神的真理!)圣灵住在祂全体的教会中,使她成为圣洁,像旧有的那座圣殿一样(林前三16;参六19);又建立她如一个家(弗五23),在从前的仇敌中间建造合一和相交(弗二18,四3-4;腓二1)。祂亦在信徒的祷告中个别地提供帮助,带来与神崭新的亲密关系(罗八15-16;加四6)。


其他新约作者为圣灵所勾划的角色,远比不上刚才所提的那么重要。祂是圣经真正的作者(来三7,十15),是加力给基督(来九14)和信徒(来六4)的那一位;祂按照本身的主权赐下恩赐(来二4),却可以因为人的背道而被亵渎(来十29)。祂使人成为圣洁(彼前一2),启示众先知(彼前一11-12;彼后一21),证明基督的清白无罪(彼前三18),并赐福给众信徒(彼前四14)。祂给人得救的确据(约壹三24,四13)、见证耶稣的身分(约壹五6-8),而且建立正统的基督教信仰(约壹五1-3)。祂是基督徒的身分标记(犹19),信徒要在祂里面祷告(犹20)。圣灵带领约翰进入不同的状况,让他领受祂的异象(启一10,四2,十七3,二十一10);祂向七间教会发出不同的信息(启二至三章);也是约翰从天上听见的声音中,其中之一的发言人(启十四13,二十二17)。


圣经有关圣灵的神学很难扼要地撮为一个梗概。祂按照其主权随己意而行!基督教在传统上大多强调圣经某部分的启示(主要是使徒行传或保罗书信),却忽略了其他经文。但无论如何,作为总结,至少必须指出:圣灵是至高无上和全能的神,以祂其中一部分的位格和能力与人同在,住在他们里面,在生活的各方面,把神的能力加给所有真正属神的人;即使如今并不完全,却预示到了世代的终结,他们将得到完全的更新。


Craig L. Blomberg


另参:「神」;「圣灵的恩赐」;「亵渎圣灵」。

参考书目:

D. I. Block, JETS 32 (1989):27-49; G. W. Bromiley,  ISBE, 2:730-46; G. M. Burge,  The Anointed Community; J. D. G. Dunn,  Jesus and the Spirit; D. Ewert,  The Holy Spirit in the New Testament; M. Green,  Believe in the Holy Spirit; D. Guthrie, New Testament Theology; G. F. Hawthorne, The Presence and the Power; W. E. Mills, The Holy Spirit: A Bibliography; G. T. Montague,  The Holy Spirit; C. F. D. Moule, The Holy Spirit; H. Muller,  NIDNTT, 3:689-709; L. Neve,  The Holy Spirit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J. I. Packer, Keep in Step with the Spirit; W. Russell, Trinity J 7 (1986):47-63; E. Schweizer,  The Holy Spirit; idem, TDNT, 6:332-455; R. J. Sklba, CBQ 46 (1984): 1-17; R. Stronstad,  The Charismatic Theology of St. Luke; L. J. Wood,  The Holy Spirit in the Old Testament.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