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正典的意义(一)  

2012-01-25 03:21:59|  分类: 圣经论、启示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典的意义(一) - 诚之 - 守诚阁

正典的意义(一)

诚之译自  The Heresy of Orthodoxy by Andreas J. Kostenberger, pp. 109-113



第四章  踏出正確的第一步:早期基督教之正典的意義

 

一、正典和圣约

过去绝大多数对新约正典的研究,有一个最基本的欠缺,就是对新约本身之总体圣约背景的认识。新约正典不是在圣经或历史的真空中出现的,它必须在旧约所建造的圣约结构下,才能找到适当的背景。(注12

 

1. 约的概念

简单说,约(berith)是两个团体之间的安排或合约,其内容包括他们之间的关系,在约里面的义务(要求stipulations),以及祝福和咒诅。虽然圣经里有人与人之间的约(撒上1832016),但是圣经里主要的盟约观念集中在神与人的关系上(创1518172;出3428;赛553;路1722220;来86-13)。的确,圣经里人和神之间所有的关系,都可以归纳在约的观念里,也按此来理解。紧接在堕落之后,神就开始预备,要以恩典透过那应许的后裔的血,为自己拯救一群特定的百姓,这个应许的后裔要打破蛇的头(创315)。耶稣基督,末后的亚当(林前1521-22),是这个约定的盟约代表,祂善尽了这些义务,并且在十字架上担当了不顺服的咒诅,为所有祂所代表的人确保了圣约里的祝福。

这个简短的描述说明了约的概念塑造了圣经整个救赎历史的总体结构背景。述说神如何救赎祂的百姓,就是述说神与他们之间的圣约关系的故事。因此,神的救赎工作的原型宏大故事(archetypal macro-history),就是透过讲述圣经的圣约结构来完成的。这个结构提供了福音救赎信息的基本元素(nuts and bolts),也在圣经的骨架上提供了必要的血肉。我们同意Horton的说法,他提到,圣约观念是一个建筑学上的结构an architectonic structure,一个由横梁与立柱所组成的基体。”(注13

 

2. 圣约的结构

既然我们已经看到约的概念在圣经的组织结构中有多么重要,因此,当我们更详尽地检视圣约的结构时,它与正典之间的关联,就会变得清楚了。而当我们明白,旧约的圣约结构是仿照古代近东的条约,它的结构也会显明出来。(注14)在这些圣经以外的条约中,一个宗主王(suzerain king)会提出他与他所统治的附庸王(vassal king)之间关系的要求,陈述他们协议的要求(stipulations),包括祝福和咒诅。这些古代的条约——特别是赫人(Hittite)的——具有很清楚的结构:

1) 前言(preamble。赫人条约的开头会包括这个宗主王的名字,他是发表此圣约的人,通常会列出他的头衔和属性。

2) 历史序言(historical prologue。条约的这部分会陈述宗主王和附庸王之间关系的历史。如果宗主王在过去曾经拯救过附庸王,这就为附庸对宗主的顺服和爱提供了基础。Hillers提到,“历史要执行一个功能:它要为彼此的关系奠定一个基础,而不光凭着势力。”(注16

3) 约的要求stipulations。古代的条约规定了圣约安排的条件,以及双方同意要履行的义务。这些要求包括附庸王忠诚的行动,以及当任何外国的势力威胁到他的附庸时,宗主王所要提供的信实的保护。

4) 奖惩(sanctions。包括祝福和咒诅:赫人条约也包括如果他们背弃了圣约的条件,两方各自所要承受的各种惩罚。虽然宗主要保护附庸免受外国的欺侮,但如果他发现附庸不忠心,他自己也会攻击附庸,并施行管教。

5) 圣约文件的保存。古代赫人条约最后的部分——对我们这里的目的来说是最重要的——是将一份书成的圣约文件,交给立约的双方,让他们存放在圣殿里。不只是双方都会收到一份书成的盟约要求副本,而且要求定期公开地诵读这些圣约文件。

 

当我们查考摩西之约的主要部分——例如十诫和申命记——的结构时,我们会看到它很明显是仿照古代近东条约-盟约的结构。(注17)在西乃山所颁布的十诫,很清楚地,神与以色列的圣约的核心,有前言(出埃及记202上,“我是耶和华你的神”);历史序言(202下:“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列出一些要求(203-17);祝福与咒诅(205671112);以及最显著的,两份书成的圣约副本,要存放在敬拜的圣所(出埃及记31章:18;申102)。(注18)正如Meredith Kline 提到的,“西乃之约的两块石板反映了当时的习俗:为立约的双方各准备一份条约的副本。”(注19)正如这些古代条约会制作圣约的文件,作为宗主王和他的附庸之间圣约安排之永远的见证,神也提供了圣约的文件,以见证祂和祂的百姓之间所安排的要求。(注20Kline接着论证到整个旧约的结构,以及其中的书卷,反映出这些在圣经之外的古代文件的各个方面。(注21)具体来说,他观察到古代的条约会包括一段“铭记的咒诅”(inscriptional curse),对那些更改圣约文件字眼的人,宣告对他们的审判。(注22)同样,这种“铭记的咒诅”在圣经的见证里也很明显,如申命记42,“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命令。”

 

新约文件并未违反此整体的模式。犹太教的世界也期待未来会有另一个圣约,神要透过这个圣约来拯救以色列:“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耶利米书3131)当然,任何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当有人质问他们耶利米书31章里,“约”这个字的时候,他们会在他们自己的历史和圣经背景下来理解,也就是那是仿照古代近东世界的条约-盟约的模式。如此,他们也有一个清楚的期待,就是这个新的圣约,和旧约一样,也会伴随着适当的书成的文件,来为这个神与祂的百姓所建立的新的安排作见证。Kline证明了新约文件的本身,从福音书到使徒书信到启示录,都反映了这个正式的圣约结构,而这个模式是旧约所已经安置的。(注23)此外,我们在启示录2218-19再次看到这个“铭记的咒诅”,“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因此,新约正典,就其核心而言,是一份圣约的文件。

 

根据此历史事实,很清楚的是正典的功能是圣约观念所固有的,其来源也是圣约的观念。正典的著作是神对祂与祂的子民之关系的历史文件,展示出他们关系的本质,之间的要求和条件,以及祝福和咒诅。正如圣经之外的条约/盟约,都不会没有一份书成的文件,作为这两个立约团体之间的关系的见证,圣经的圣约也不会没有一份书成的文件来见证神与祂百姓的关系。因此,正典是圣约无可避免的结果。Kline宣称,“圣经正典就是圣约正典。”(注24

 

一旦理解了正典的圣约本质,我们就能明白,“正典只是早期教会的产物”的观念,基本上错漏了正典本身的实质。如同前述,Gamble说,“没有规定一定要有新约圣经。”(注25),而Barr宣称,“文字不是传递[新的圣约真理]的有效方式”。(注26)然而,根据以上对于正典和圣约的讨论,这些声明就历史和圣经而言,都是不准确的。事实上,我们看到书成的圣经正典这个观念已经编织到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本身圣约的组织当中。书成的文件远远不是“无效的传递方式”,反而是神在古代的以色列中,为祂的圣约关系作见证的最主要的方式,因此也是在新约的背景下我们所期待的沟通方式。当早期的基督徒认识到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赎行动是新约(new covenant)的开始——而他们很早就认识到这点——他们很自然会期待接下来会有书成的文件,来见证这个新的圣约的要求。(注27)正典不只是第四世纪基督徒所创造的观念,或者是“事后诸葛”式的概念,是教会发明的,以对抗早期如马吉安一样的异端。(注28)不,正典的观念是:从最早以色列国的奠基开始,它就是神的子民生活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也继续是新约教会神的子民生活的一部分。

 (注,略)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