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正典的意义(三)  

2012-01-27 07:5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诚之译自  The Heresy of Orthodoxy by Andreas J. Kostenberger, pp. 113-118

第四章  踏出正確的第一步:早期基督教之正典的意義

(续前)

三、正典与社群

 

正如前述,Bauer对正典讨论的影响使得许多学者主张新约正典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它存在的理由(raison d'être——是直接归诸后期基督徒社群的行动。这种取向常常会给人一种印象,以为早期教会不只是创造了正典,也自觉地选择要包括在正典的书卷(注43)。然而,我们必须再次问到,早期基督徒是否会如此理解正典和社群的关系。基督徒社群是否会倾向于认为,他们是正典之存在,在背后推动的力量impelling force)?正典的外形是由他们来决定的吗?这是我们现在要回答的问题。

 

1. 正典塑造社群

 

我们再次回到旧约的背景——早期基督徒直接的正典背景——我们看到一种与Bauer所提出的,有关正典和社群之间关系之十分不同的取向。神在西乃山设立旧约的方式,证明了圣约文件不只是见证了神的救赎行动(如前所说),他们也接着提供了统治神的子民的结构和组织原则,好让神可以与他们相交,住在他们当中。换句话说,正典不只是宣告神的救赎行动,也用来塑造一个神的子民的社群,好让神可以与他们联合。我们可以从神如何开始启示摩西观察到这个模式:在神拯救他们脱离埃及,并且在西乃山上设立了旧约之后,神就吩咐他们要建造祂的家(house——这个家(圣所)该如何组织,如何运作(出埃及记26-40章)。(注45 虽然从某个意义来说,圣所是神的居所,它只是这个事实的象征,就是祂真正的居所是祂的子民的心。祂的子民就是信仰社群,以色列全家(出4034-38)。如此,我们看到一个圣经的模式,即神借着救赎祂的百姓来胜过祂的仇敌;然后祂赐下正典文件,用来结构、组织,并转化神的百姓,成为一个适合祂居住的地方。如此,根据旧约的范式,是正典构成并塑造信仰社群,而不是倒过来说。

 

当我们查考最早期的基督徒著作,我们看到这个模式并没有改变。雅各提到神的话的能力建构、转化,并塑造祂的子民,成为祂的居所:他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们……所以你们要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各书11821)(注46)同样,保罗说到神的话塑造了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注48)此外,建造神的家的主题,在这些早期基督徒的文字中依然持续着,这提醒我们在新的圣约中,神仍然在建造、塑造并形塑祂的百姓,成为祂的圣殿。例如,彼前25用圣殿的语言来指称教会: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借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新约圣经众多的经文,展示了神属灵的(教会)要如何运作(例如,罗马书12-15章;林前5-12章;林后6-9章;提前3-6章),好让神在那里可以得荣耀。的确,新约圣经本身最后是以描述神的居所结束的。当神伟大的圣殿,神的新城,在新天新地中揭去了帕子,这就是神圆满终极的家(启示录21-22章)。

 

如此,根据早期基督徒的观念,正典文件(神的话)被理解为是神的建造计划,是祂建构并雕塑信仰群体,作为祂的居所的媒介。如果是这样,那么,很清楚的是,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会把信仰社群视为是正典的结果,而不是正典是信仰群体的结果(注49)。因此,任何主张说教会创造了正典,或正典只是、单单是由已经设立的教会长期选择的结果,不只是不当地颠覆了圣经和历史的次序,对早期基督徒来说,也是一个外来、异质的观念(注50)。这就是为什么早期教父一再说到承认(注51)或领受(注52)新约的书卷,而不是创造或挑选它们(注53)。在他们的头脑里,经卷的权威不是他们赋予给这些文件的——他们只是领受所已经传递下来给他们的(注54)。这个领受所传递下来东西的模式,甚至更在地反映在保罗的著作里,祂也承认到,“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林前153),甚至称赞帖撒罗尼迦人也这样作:为此,我们也不住的感谢神,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这道实在是神的,并且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帖前213)。虽然现代的学者喜欢把恶意强加在早期基督徒社群的头上(例如攫取政治权力),我们至少可以承认,这是异于他们对自己角色的理解,以及们对正典和社群的关系的理解的。

 

霍顿(Horton)作了很好的总结:这是无可置疑的,即神的子民是由圣约所塑造的,而不是相反。说信仰社群创造了正典,无异于是说它也创造了圣约。这种观点似乎达到了制度性骄傲的高度。(注55)因此,我们再次看到受Bauer影响的对正典的取向,从根本上就错失了正典的意义。他们认为正典只是教会历史的时期所衍生出来的一种观念。认识到正典和社群之间的关系,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正典(少是在早期基督徒的心目中),是这些文件所固有的观念,而不是事后强加在它们身上的。

 

2. 正典联系到社群

 

如果神的设计是要让正典来转化、组织并改变一群百姓(提后316),使他们成为圣约的主的居所,那么,这个圣约群体就必须正确认识到这些书卷,好让他们能照神的心意来运作(注56。圣约文件若没有联系到圣约的社群,它的目的就无法完全实现(注57。如果圣约文件和圣约社群能以这种方式携手并进,那么,我们就可以期望这个社群和这些文件之间会有一些联系,可以让这些文件得到正确的认识,承认他们的本质。

 

换另一种方式说,我们应该要期待神建造圣约社群的方式,和祂组织圣约书卷的方法,会使他们能彼此联络。的确,如果立约的神发布了圣约的文件,目的是要为自己塑造一个信仰的社群,祂却没有设立一个途径,让这些文件能被这个社群所承认并采纳,那就是与祂的性格完全矛盾的。神学家已经从历史上确认,圣约书卷和圣约群体之间关键的联系是圣灵的工作。

 

首先,就圣约书卷而言,圣灵的工作产生了这些书卷,因此,他们是活泼的、有效的,有力的书卷(来412)。既然这些书卷是从神而来的,他们就带着神的属性,可以说,借着这些属性可以认出它们。其次,就圣约群体而言,也是圣灵工作的结果。圣灵重生了神的子民的心思和意念,以至于他们如今会调整频率,对准祂的声音。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如此,是圣灵的运行,使得圣约群体的成员可以明白神在圣约书卷中说话的声音(注58)。

 

正是这个神学范式——早期基督徒所共享的——帮助我们转化关于在早期基督教内正典的来源的观念。与其说正典是被教会后来的世代正式选择的(因此基本上是人所建构的),相反的,不如说这些书卷,就某方面来说,是透过圣灵在他们里面强而有力的见证,把这些书卷强加在教会身上的。如果神的灵同时在这些书卷和领受这些书卷的早期基督徒社群身上工作,那么,我们应该可以期待,在早期基督教内,正典的观念是一个相当早,而且是很自然的发展。

 

因此,正典的现象,不是因为教会的正式决定所发展出来的(固然教会的关键性角色不能被抹杀),而是这些特定的书卷本身所已经固有的——圣灵的能力。如同 Cullmann 正确地说到的:在众多基督徒著作中,那些要形成将来的正典的书卷,透过它们本身内在的使徒权柄,把它们自己强加在教会身上,正如它们今天仍然在作的,因为主基督在它们里面说话。(注59)因着圣灵的行动,我们可以同意Dunn所宣称的,在一个非常真实和重要的意义上,主要的新约文件挑选了它们自己;是新约正典挑选了自己!(注60

 

总结

 

本章的目的是要在以一种有别于当代许多方法的方式,来探索正典的意义。这些现代的方法委身于Bauer对早期基督教的重建。在Bauer的模式下,任何正典书卷浮现的早期证据,都会被视为是不成熟和时代错置的,是把后期(即第四世纪)正典的观点转输到教会早先的阶段。但是,如果正典的观念不只是早期教会的成品,而是根植在正典文件本身的结构上,那么,我们就拥有一个可以分析这些历史证据的新背景。这个背景包括以下。

 

首先,圣经的整个圣约结构(新约圣经和旧约圣经都一样)暗示,书成的文字是神圣约的行动很自然的,甚至是无可避免的结果。因此,早期基督徒会有这样的倾向和期望,就是会有书成的文件要证实神的圣约行动。

 

其次,很清楚的是,神在耶稣基督里之决定性的救赎行动,会导致这样的期望,就是会有一份新的文字启示,为此救赎留下记录。透过基督所授权的使徒,这份新的启示临到了我们,不是作为教会历史,而是救赎历史的一部分。因此,使徒的书卷写作的目的,是为了承载基督完全的权柄,也会被它最初的听众,以这种具有权威的方式来领受。

 

第三,早期基督徒不认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社群)是创造或决定正典书卷的人,而仅仅是领受承认它们的人。圣灵同时在正典文件和领受它们的社群工作,如此就提供了一个途径,使早期基督徒可以正确地认出这些书卷。是圣灵的工作使圣约群体和圣约书卷之间的合一得以实现。

 

如此,所有的这些考量,对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浮现中的正典的早期证据,投下新的亮光。与其遵循Bauer的模式,根据它们当时还没有变成经卷(圣经)的这个理由,就漠视正典书卷的早期参考资料,我们如今可以自由地考虑这个可能,即早期基督徒诵读他们,使用他们,并抄写他们,是因为它们已经——圣约文件。的确,把这三个因素记在心里,我们会期待正典书卷在基督教发展的早期,就已经被认为是正典了。那么,当我们研究正典时,也许我们可以越过这样的习惯,就是从早期教会开始,然后返回去研究正典。相反地,我们可以从新约本身开始来研究正典,然后往前到早期教会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