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约书亚记中有关灭绝迦南人的记载的神学意义  

2012-01-29 09:32:44|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Theological Meaning of the Canaanite Genocide in the Book of Joshua
转载自:江上数峰青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b67e07f010122z6.html
 (诚之按:这是博客主人江上数峰青的一篇小论文,很精要地从圣经神学的角度来解释灭绝迦南人的神学意义。)

灭绝迦南人[书6:21,8:24-26,10:28-40,11:11,11:14-15,11:20-21]是约书亚记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事实上,对迦南人的灭绝是耶和华在摩西之约[Deuteronomic covenant][申7:2,20:16-17]对所有以色列人的命令。约书亚和所有以色列人只不过是执行神的命令而已[书10:40,11:12,15],正是神想要绝灭他们[申11:20-21,24:8]。正如川普·朗文[Tremper Longman III]指出,作为自己子民伟大的君王、神圣的战士,耶和华是与他的子民一起争战的(注1)。这样,问题的焦点已经从约书亚与以色列人的角度转移到神的角度:为什么一位慈悲怜悯的上帝要下达看起来如此残酷的命令?

这篇文章将要分三步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回顾和简要地讨论围绕此议题的主要的不同观点。其次,我们将会用圣经神学的方法来诠释关于灭绝迦南人的神学意义。最后,我们会简要地讨论怎样将这些神学意义应用到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

一、关于灭绝迦南人的主要不同观点。

在基督教历史上,围绕此问题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在保守派中最少有四种主要的观点我们需要来回顾和讨论。

第一种观点将希伯来圣经与新约圣经分开,并认为前者在渐渐废掉,而后者则被赋予了持续增长的荣光。C. S. Cowles认为耶稣在新约中的启示具有最高的权威,而且他预先假定耶稣并不赞同希伯来圣经中的每句话,且认为旧约对神的观念是偏颇的,甚至是扭曲的。因此耶稣在新约中的“爱你的仇敌”的命令就完全否定了旧约中的种族灭绝的命令。他甚至认为任何种族灭绝的命令都并没有真正反映出神的属性与旨意,摩西和约书亚都没有真正明白神在灭绝迦南人上的旨意(注2)。但是他的论点存在很多解经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他将新旧约对立起来,并且他暗示旧约圣经并不是神完全的启示。事实上,他很难解释耶稣的宣称——祂来是要成全律法和先知[太5:17-18],也难解释保罗的评论“圣经(这里指旧约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提后3:16]”。此外他在新约圣经中“给我们呈现的耶稣是被挑选的,他回避了新约中关于审判与圣战的论述。”(注3)

绝大多数保守派学者都持第二种观点,尽管他们中间也有一些细节上的不同。他们强调迦南是何等罪恶滔天(注4),例如“他们将淫乱与宗教紧密联系起来,他将儿子女儿焚烧献祭给巴力和摩洛,以及他们在战争中的残忍”(注5);另外,为了维持以色列人信仰敬拜的纯洁,他们必须灭绝所有的迦南人,否则他们可能被万恶的迦南人所污染(注6)。当然,一些圣经经文支持这两个理由[申9:4-5对比创15:16;申7:1-5,20:16-18,特别是申7:4,20:18]。但是这两个理由不足以解释关于灭绝迦南人的所有内容,尤其是对婴儿的灭绝,当以色列杀害迦南人的婴儿时,他们没有犯过如此大的罪恶。尤其重要的是,圣经律法明文禁止以将父母的罪归算在儿女身上的方式,而杀害子女[申24:16对比 王下14:5-6](注7)。还有,为什么仅仅迦南人被消灭呢?实际上,有非常多的证据表明在叙利亚、黎巴嫩及迦南地以外的地区都有同样程度的罪恶[王下3:27](注8)。而且,后来所罗门王被迦南地以外的外邦女子诱惑拜偶像,为什么神没有命令以色列人消灭这些国家而维持敬拜的纯洁呢?

第三种观点将迦南人的灭绝归于神的主权性的预定。约翰·加尔文这样解释迦南人的灭绝:“如果不是执行神的命令,这似乎是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但神掌管生命和死亡。祂绝对公正地判定这些国家的毁灭,这个理由结束了一切的争议。”(注9)当然,一定都在上帝的主权之下,预定之中,这当然也包括迦南人的灭绝。但这种观点太简单直白,不仅很难安慰软弱的良心,更重要地是,它丢失了圣经对迦南人绝灭的叙述中丰富的神学意义。

第四种观点将迦南人的灭绝看做是神对在亚当里的迦南人的末日审判的预审[Preview],包括婴儿。实际上,“那些为在对迦南的征服中的审判打抱不平的人,将更难解释末日的审判”(注10)。按照Meredith Kline的观点,所有在亚当里的人只配得到上帝的诅咒和公正的审判,只是因为上帝的普遍恩典,他推迟了这个审判。上帝可以自由地、主权性地使最后的审判介入到普遍恩典的时代(注11)。因此,迦南人灭绝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如何的罪恶(虽然这毫无疑问是其中一个原因),而是因为上帝主权性的对在亚当里的迦南人介入最后的审判。但是,这仍然有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单单迦南人?为什么不是其它民族?为什么上帝在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的时候介入最后审判?朗文认为这些问题正如约伯留下的问题一样,无法解决(注12)。但是,在神渐近性的启示中,圣经从上帝救赎计划的角度给了我们答案——如果不是完整的答案,至少也是切中中心的答案。

二、约书亚记中灭绝迦南人的神学意义

从救赎历史的角度还看,对迦南人的征服远不止是上帝应验对以色列列祖的应许,应验列祖的应许不过是神永恒计划中的一部分。正如Richard Pratt所说(注13),上帝有一个永恒的计划“神的国降临,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也就是说,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使他们从祂的至圣所——伊甸园——开始生养众多,直到遍满整个地球,并按照神的形象治理这地[创1:26-28,2:8-17]。尽管最先的男人和女人在最初的试验中失败并堕落,神从来没有放弃祂的计划。相反地,作为亚当之约的一部分,神的这一计划是永恒的,是必定成就的。事实上,做为之后的一个圣约,摩西之约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成全亚当之约。

在摩西五经中,摩西已经在伊甸园与迦南地之间建立了很多的联系。例如:两者有同样的边界[创2:10-14,15:18],有同样的圣洁要求[创3:8,申12:10-11],同样的对居住其中的人效力,面对同样的结果:死[创2:17,申26:65],痛苦[创3:16-17,申11:10-12],驱逐[创3:22,申30:19-20]。实事上,对迦南的征服可以被称为“夺回伊甸园”(注14)。“从亚当与以色列人的角度上看,也存在同样真实的相似之处。”例如:以色列人是在迦南之外塑造成[Formed]神的形象,正如亚当也是在伊甸之外被造成[Formed]的神的形象;以色列人可以在应许之地享受神的同在,正如亚当在伊甸园;以色列人顺服律法就可以得生命,否则就会被从应许之地逐出等等(注15)。简而言之,对迦南人的征服正是神在荒芜中创造[Form]新亚当,把他放在至圣所的重要一步,而迦南正是之前伊甸园的所在。通过上帝对以色列人的列祖的应许(尤其是“万民都要因你得福”[创12:3,15:18-21,17:3-6等等]),祂通过组成[Form]以色列民族为“圣洁的国民,祭司的国度”[出19:6]来实现祂永恒的旨意,并把他们放在伊甸园里,在那里他们必须顺服律法,必须成为圣洁,必须生养众多,祝福万民。

从这个角度,对迦南人的灭绝就不能单单认为是神介入最终的审判,也是“夺回伊甸园”的必需要求。因为至圣洁的上帝要领导祂的圣民回到至圣园地,祂需要自己的园地绝对的洁净。这就是为什么在迦南地的所有外邦人必须被消灭的原因;而与此同时,在迦南地以外的外邦人只要接受以色列人提供的和平就可以生存[申20:10-18]。换句话说,为什么上帝必须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时介入祂的最终审判呢?正是因为这是救赎历史的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事实上,对迦南人的灭绝不仅仅是最终对迦南人的审判,也是对迦南人所敬拜的偶像和其中的混沌力量[the forces of chaos,对上帝创造的有序相对抗的力量]的审判(注16)。这是宇宙性的、超自然的、在神与撒但所领导的混沌力量之间的争战(注17)。通过这样的方式,上帝宣告祂制服了任何阻挡祂的力量,并通过开始新的创造来结束混沌[chaos],正如祂在创世之时所行的一样。

但是,为什么神命令以色列人去灭绝迦南人,而非自己动手,正如祂使用大洪水一样呢?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

1.这是对以色列民和其他民族的教训(注18)。圣战的过程对以色列人是一个好的教材,让他们知道上帝是谁,上帝对他们的要求是什么。在约书亚记中,以色列人必须圣洁,必须完全信靠上帝,否则他们就会失败。这也是“一方面来说,神的大能和愤怒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显示他对那些愿意回转相信上帝的外邦人的慈爱与荣耀”[书2:8-13,6:22-23]。喇合就是非常明显的例子,表明神对灭绝的命令不包括任何愿意真心相信上帝加入以色列民的外邦人。

2.这是以色列人的敬拜。敬拜的概念包含在战争前、战争中、战争后(按照Longman的观点)(注19)。事实上,“进入神圣的战争中是一种等同于进入圣殿的圣事”(注20)。这种敬拜的概念尤其体现在摩西和约书亚记的作者对“herem”这个词的使用上(和合本圣经通常翻译为“灭绝”或“永献”)(注21)。“herem”有两个不同的意思:“毁灭”和“分别或者献身”,这个词具体的意义要看上下文(注22)。但是,在约书亚记中,这个词同时包括这两个意思(注23)。这就是说,它表示将战争中的所俘虏的人,以灭绝的方式献给上帝[书6:17-24,7:1]。从这个概念上看,当以色列人灭绝迦南人时,一方面,他们是谦卑地、感恩地献祭,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和迦南人一样有罪,只配得到灭亡。因为他们能够记得,在摩利亚山上如果不是有一只代赎的公羊,被献上的将是他们的列祖[创22:1-14]。另一方面,他们以恐惧和感恩的心通过灭绝迦南人敬拜至圣洁的上帝,因为他们也知道上帝正在审判迦南人,祂也将会审判世界的事实。

3.这也是在上帝的园地中对以色列人的试验,正如亚当一样。如果他们完全地顺服上帝的诫命,他们会得到上帝的祝福和安息[书11:23,14:6-15];如果他们悖逆上帝的命令,他们就会从上帝得到诅咒和审判(约7:1-5,23:4-16,对比 士2:1-3,21-23,3:1-4)。

总结,约书亚记中迦南人的灭绝有两方面重要的神学意义。

1、这是上帝对所有在亚当里的迦南人和混沌力量的末日审判的提前介入,因为上帝开始了救赎历史的新纪元,祂带领祂的圣民回到祂的至圣园地[most holy garden],祂要求祂的园地至圣至洁,于是祂制服、毁灭了所有的偶像和它们的追随者。

2、这也是对以色列人和万民的教育,也是以色列人的敬拜,也是对他们的试验。通过战争和灭绝那些拒绝相信上帝的迦南人的过程,以色列人使自己成为圣洁,并将自己完全献给上帝,通过顺服上帝的旨意敬拜上帝,从而活在上帝的祝福与安息之中。

三、怎样将这些神学意义应用到目前的基督徒生活中呢?

在新约时代应用迦南人的灭绝,既有连续性也有非连续性。

从上述第一个方面的神学意义来看,连续性体现在当以色列人做为新的亚当在践行上帝的诫命中失败时,耶稣基督做为真正的新亚当(或者第二亚当)和真以色列人,同时也是上帝自己,已经在十字架上审判了拒绝祂的人和各种混沌势力,并且开始了真的“新创造”。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已经进入神的国度之中,就是在上帝神圣的同在之中,已经有真正的生命和安息。但是因为神国“已然和未然”的特性,其中仍然存在非连续性。例如:虽然耶稣作为新以色列人,在十字架上已经审判所有拒绝祂的人,但在目前这个阶段,祂的审判是属灵的。等到祂在末日再来,祂会审判万民,并将用永火将他们毁灭在地狱里。因此在祂第一次来与第二次来之间,没有任何真实的、以上帝的名义所进行的种族灭绝,这是祂永恒的旨意(注24)。但是如果任何人一直拒绝归正和相信上帝,他最终的审判一定会到来[路10:1-12对比申20:10-15,林下2:14-16](注25)。

对于上述第二方面的神学意义,其非连续性表现在基督徒现今所进行的是属灵的争战,因为上帝在这一阶段的审判是属灵的。但是,其连续性更为重要。虽然目前并不存在消灭身体的圣战,基督徒和约书亚记里的以色列人分享同样的属灵战争。基督徒必须和以色列人一样,加入到神与混沌势力的战争中。基督徒也必须学习去认识同一位上帝:祂是谁,祂给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并且,他们同样要成为圣洁,并完全依靠祂,顺服祂的律法,借着圣灵战胜罪恶来敬拜祂。同样,这对基督徒也是一个试验,为要与混沌力量和它的跟随者争战[林前10:1-13,雅1:2,12]。简而言之,从属灵的角度来看神圣的战争,基督徒和以色列人分享同样的经历,学习同样的功课。



注:
1. Tremper Longman III and Daniel G. Reid, God is a Warrior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5), 15-17, 31-47.
2. C. S. Cowles, "The Case For Radical Discontinuity," in Show Them No Mercy: 4 Views On God and Canaanite Genocide, ed. Stanley Gund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3), 31-44.
3. Ibid, 59.
4. Bill T. Arnold and Bryan E. Beyer, Encountering the Old Testament: A Christian Survey (Grand Rapids: Baker, 1999), ?
5. Loraine Boettner, The Christian Attribute Toward War (Phi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 Reformed Publishing Company, 1985), 14.
6. David Howard Jr,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Historical Books (Chicago: Moody Publishers, 1993), 109-110. 
7. 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s.v. "Joshua, Theology of". There debates that there are not the infants to be exterminated. However, there are many verses' evidence to prove the genocide includes the infants (Josh. 6:21, 24, 8:25-26, 10:28-40) .
8. Howard Jr, An Introduction, 94. And Longman, God is a Warrior, 185-186.
9. John Calvin, Commentaries on the Book of Joshua, trans. Henry Beveridge (Grand Rapids: Baker, 2009), 97, 163 (italics mine).
10. Tremper Longman III, "The Case For Spiritual Continuity," in Show Them No Mercy, 185.
11. Meredith G. Kline, The Structure of Biblical Authorit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2), 162-164.
12. Longman, "The Case For Spiritual Continuity," 185-186.
13. Richard L. Pratt, Jr., Designed for Dignity: What God Has Made It Possible For You To Be (Phil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mpany, 1993), 1-35.
14. W. J. Dumbrell, Covenant And Creation: A Theology of Old Testament Covenant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4), 120.
15. Ibid.
16. Longman, God is a Warrior, 86. 
17. Ibid, 72-88.
18. Eugene Merrill, "The Case For Moderate Discontinuity," in Show Them No Mercy, 87-88.
19. Longman, "The Case For Spiritual Continuity," 164-174.
20. Ibid, 164.
21. Ibid, 163.
22. Eugene Merrill, "The Case For Moderate Discontinuity," 70.
23. Ibid, 72, 79.
24. Longman, "The Case For Spiritual Continuity," 179-181.
25. Longman, God is a Warrior, 103-106.
  评论这张
 
阅读(1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