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医治;健康(Heal, Health)  

2012-01-04 13:04:46|  分类: 圣经辞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治;健康(Heal, Health

 摘自圣经神学辞典


圣经以典型的写实手法,接受软弱和病痛的折磨普遍存在于神的世界里,纵然它们原本并不在神的计划中。圣经亦声称只有那位造我们的神,是我们的医治者。耶和华是我们的医治者这事实,在列祖时代、律法历史、诗篇和先知书中都有谈及。诗篇一○三篇15节列出了神的各种恩典,其中描绘了祂使人渐渐康复的不同阶段。

 

纵使也有采用人的传统方法,但「只有神能医治」这句话仍是真确的。「医生」曾给雅各熏尸防腐(创五十2),而他们似乎也在早期的以色列行医(出二十一19);后来圣经把医生与医治的香膏,与基列相提并论(耶八22;比较路四23和可二17中熟悉的谚语)。《传道经》三十八章115节高度赞扬医生诊断时的技术和虔诚的态度(对照代下十六12),尽管那段经文有辩护意味。祭司作为神的代表,也肩负医疗的责任(利十三2-45),而先知则提供医治的意见和行动的指引(王上十四1-3,十七17-24;王下四18-37;留意五1-3,二十1-11)。叙利亚人乃缦的故事,生动地描述了一般人怎样期望先知去施行医治(王下五11)。在新约时代,犹太人的驱魔者也医治人,而且有成功的例子(路十一19;徒十九13);路加是保罗「亲爱的医生」(西四14)。

 

普通的医治方法种类繁多。学者认为香膏(创三十七25)是有香味的树脂(或浆汁),具药性;油一般用作润肤剂(赛一6),有时候与洁净用的酒一起涂在伤口上(路十34)。以赛亚建议用无花果糊剂贴在疮疖上(赛三十八21);医治的水泉和唾液也被认为是有药性的(可八23;约五,九6-7)。箴言提到「良药」(箴十七22),而旁经说使用药材是「明智」的(《传道经》三十八4)。没药与酒调和,用作镇静剂(可十五23);薄荷、大小茴香可帮助消化(太二十三23);其他香草则适用于某些失调的情况。大部分的食物条例都有礼仪和饮食的目的,而葡萄干、石榴、奶和蜜则有助身体康复。

 

列王纪下四章2537节记载了一种不寻常的医治方法:以利沙首先吩咐人把他的杖放在小孩毫无气息的身体上;当这做法失败后,他就面对面地伏在那孩子身上,直至他身体暖和,恢复生气。然而,无论是寻常或特别的方法,一切都只是神医治的渠道,而神的医治在没有这些方法之下,也可以有效地操作(王下五10-14)。

 

医治者弥赛亚

 

疾病在古代世界既是常见的,人心自然希望有更美好的未来,盼望忧愁和叹息都消失远去(赛二十九17-19,三十五10)。拉比文献显示,有些人等候一位会医治世人疾病的弥赛亚。后来的他勒目(Talmud)在「论弥赛亚的征兆」中,保存了一幅画像:「在受苦的穷人当中……包扎他们伤口的那一位」。这与圣经的以赛亚书对耶和华仆人的描述吻合──祂担负我们的忧伤和痛苦。马太引述这些话(在异文的版本上,太八17)来「解释」耶稣的医治事工,证明这样的盼望在很早期已流行。马太理解「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这句话的意思是:耶稣关怀有病的人,虽然祂没有病。

 

路加指出耶稣用了类似的用词,宣告神国的降临──「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社会的医治,路四18)。施洗约翰在狱中听闻耶稣的工作,就派人往耶稣那里去,问祂是否真的弥赛亚。耶稣的回答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痲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十一4-6)。基督的医治事工足以证明王已临到,而且神的国是慈悲的。神的国并不像约翰所预言,是斧头与连枷、火与审判的国度,而是医治和释放的国度。

 

因此,关心受苦的人和医治人,成了基督教的重要元素。门徒第一次出去传道时,他们受命去「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痲疯的洁净,把鬼赶出去」(太十8);探访有病的人(向来是犹太人的敬虔行为之一,《传道经》七35),在基督最后一个比喻里,成为了最后审判的考虑因素(太二十五3644)。

 

路加尤其强调基督的医治事工,远超过书中仅仅描述的几件神迹(路四40,五15,六17-19,九11;比较太十五30-31;可一38)。在耶稣各种医治的动机里,路加有九次提到是单纯的怜恤──很少人存这种态度,因为多半疾病都被认为与罪有关。耶稣从不畏缩接触病人,甚至精神病人;祂触摸痲疯病人,容许「不洁的人」摸祂;祂与癫狂的人谈话,与那些在困苦中狂语的人温柔地交谈;对于那些闯进会堂或财主家的残疾人和病人,祂会站起来护卫他们。祂耐心地与一个耳聋舌结的人建立沟通;祂唯恐一个瞎子得医治后会兴奋若狂,引来别人侧目,就带他到隐密的地方去;一个女孩在不知情下从死里复活(可七32-35,八22-26,五35-43)。耶稣一而再地认为受苦者得医治,比守安息日的规条更重要(路十三14-17,十四1-6)。

 

医治的神迹证明神国的本质是赐人健康、有血有肉、关切人日常所遇到的问题,以及反映耶稣怜恤平民百姓和被轻看的人。此外,它显出一种新的力量无疑正在世上运行,并且可以透过基督而得着(路四36,五17,六19)。对于目睹神迹的人来说,神迹宣告了「神与他同在」(路七16;徒二22,十38)。耶稣的出现是胜利的宣告,祂胜过了所有扭曲人性尊严和折磨人的魔鬼力量;神国的疆界正在扩展,神的旨意正行在地上。

 

此外,基督医治的形式表明祂的救赎使命是:给眼瞎的心灵带来亮光,给耳聋的心思带来光辉的话,使癫狂的醒悟,使跛足的步履轻松,给哑巴的心带来诗歌,使颠簸的生活重获安稳,并且使麻痹的意志能够再次活跃起来。

 

无疑那些医治都是神迹。耶稣的复活使所有较小的神迹变得可信──但并非每个基督徒都会轻信神迹:他们仍会考虑神迹的性质、动机和证据。福音书作者会假定那位创造世界的神并不受世界束缚,而是自由地使用任何与祂性情和计划一致的方法来行事。

 

然而,耶稣一而再地「低调」处理祂的惊人之举。没有剧场式的夸张,没有戏剧化的固定行动或语句(约九章是例外,该处有特别原因)。简单的抚触、轻轻的一句话、一个命令(给邪灵的)、「唤醒」「睡了」的女孩、轻轻触摸祂,甚至祂从远处作出的保证,都已经足够。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自然、不拘形式。

 

耶稣也给祂的神迹事工定下界限。祂不容许这事工使祂分心,影响祂传讲天国的道。有时候,祂退到别的地方去(路四42-43,五16),或作出祂即将死亡的警告,以遏止人过度的热情(路九43-45)。胜过诸灵的能力并不是基督徒喜乐的真正基础(路十20);神的国不能建造在神迹奇事之上(路四3-49-12);要求「神迹」的世代是「邪恶的」──无论神在何处或怎样说话与行事,他们都没有能力去分辨。人所需要的,不是看见令他们目瞪口呆的神迹,而是得着内心的亮光(路十一29-3032-36,二十1-8)。圣经没有记载耶稣曾举行医治大会,祂没有邀请所有来者得医治。即使耶稣亲自同在,若不是「照着你们的信」(太九29),也没有人能得医治;若人没有信心,就是耶稣也「不得行甚么异能」(可六5-6)。为了平定加利利人寻求神迹的热情,祂常常警告得医治的人不要作声,要保持含蓄。然而,不管耶稣怎样避免张扬,祂仍在各处留下深刻而持久的「医治者弥赛亚」的形象。这形象在福音书的记载里清楚可见,为受苦的人燃点希望,而且是强大的动力,使教会主动积极地活出怜悯之心。

 

医治的教会

 

既然门徒很早已分担医治的工作,在使徒年代的教会也继续这样做。虽然我们的资料只限于使徒行传和新约书信里间接提及的几件事情,我们也得悉以下的医治片段:圣殿的瘸子、街上的病人(徒五12-16)、撒玛利亚被鬼附的人(徒八7)、瘫子以尼雅(徒九33-35)、路斯得的残障人和腓立比的女奴。多加更从死里复活。我们从圣经得知以弗所发生了一些「非常的奇事」(徒十九11),知道犹推古在特罗亚得复苏(徒二十9-12),部百流的父亲在马耳他得医治。

 

我们间接知道保罗在传道期间曾行神迹(罗十五18-19;比较林后十二12;加三5)。显然医治的恩赐并不限于使徒,而是「圣灵随己意」赐给人的(林前十二911)。虽然这幅图画并不完整,也没有系统,但医治的能力显然并不普遍,也不是常有的,只是断断续续和偶尔地出现。那种意外和惊讶,以及被认为是「不寻常」的印象,显示医治从不是寻常或必然的事。

 

多加去世;以巴弗提有一段日子病得几乎丧命;多年来伴随着保罗的提摩太因「屡次患病」而受困扰(提前五23);特罗非摩因病而留在米利都(提后四20);哥林多和帖撒罗尼迦教会里,多次有人患上严重的疾病(林前十一30;帖前四13-18);保罗自己曾多次为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而祷告,但不成功(林后十二7-9;加四13-15);初期教会虽有医治的恩赐,但教会中人仍有患病的。

 

路加对保罗长期的照料,叫我们知道在使徒的圈子里,并没有忽略非神迹性的医治。提摩太用酒来舒缓胃病;眼药是用来医治推雅推喇教会的眼瞎(虽是比喻,却值得注意)。雅各给有病的人所提供的牧者忠告是:带病者到教会的长老那里,他们会鼓励和给病者意见,并为病者代求;若疾病真的源于罪,便让病者认罪和接受饶恕;给他涂上药油,是为了舒缓所有不适(此处并没有提到任何有医治恩赐的弟兄:雅五14-16)。

 

保罗以己为例。他当然也曾为自己的病苦祷告,但就像所有真诚的基督徒祷告一样,他的祈求能否成就,全在乎神。保罗知道烦恼不能除去后,就转而寻求他身上那根「刺」的意义,并且有所发现。在他的处境里,那根刺是为了使他谦卑──尽管他有极大的特权和恩典,使他成为神手里一个合用的人。自此以后,他就接受那经历,纵然在某个角度看,那是「撒但的差役」;他视之为神所许可,而且有目的的事。他凭着神所应许、够用的恩典来接受那事实,他并没有怨恨或自怜,而神的能力最能在人的软弱上彰显出来(林后十二1-10)。

 

在那勇敢的态度背后,是深深的确信,相信万事都互相配合,使我们更像基督。因此,没有甚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无论是患难、困苦、危险,是现在的事或将来的事,都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罗八28-2935-39)。

 

雅各和保罗描述了基督徒看待疾病应有的态度(无论病因是甚么),而这种态度在新约里明显然被视为合理的。虽然如此,神若愿意的话,有时也会有神迹发生。

 

R. E. O. White

 

另参:「疾病」。

 

参考书目:

V. Edmunds and C. G. Scorer, Some Thoughts on Faith Healing; A. G. Ikin, The Background of Spiritual Healing; E. H. Robertson, Biblical Bases of Healing; C. G. Scorer, Healing-Biblical, Medical, and Pastoral.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