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什么是圣经神学?  

2013-01-01 21:23:58|  分类: 圣经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圣经神学? - 诚之 - 守诚阁
 

What is Biblical Theology

文/ Rev. Dr. Dean Ulrich, PH.D.

转载自:台湾改革宗神学院院讯冬季刊:

2012http://www.crts.edu/Bulletin.2012.Winter.pdf

 

本刊的一些读者也许常常会看到标题上的「圣经神学」(biblical theology)这个词,也想知道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种类的神学?他们可能认为,既然所有的神学都有圣经根据,就有资格被冠上「合乎圣经的」(biblical)这个形容词。神学家们诠释圣经的方式可能不同,但是他们都是根据同一本圣经得出结论的,不是吗?

 

不同的神学

 

事实上,并非所有的神学都是「合乎圣经的」。除了基督教以外,其他宗教也有他们的神圣经典。就拿《可兰经》或《摩门经》来说,穆斯林和摩门教徒认为这些书籍乃是上帝的启示,而各种「非圣经的」(non-biblical)神学──对神及其旨意的认识──都是以这些启示为基础。

 

此外,有些人肯定「自然神学」(natural theology)的真确性,主张人不需要求助于圣经就能认识上帝。也就是说,人光凭自己的理性就足以定义或理解上帝。亚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是自然神学较早期的例子,而启蒙运动时期的宗教或理神论(Deism)则是亚氏思想上的后裔。着有《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Religion within the Limits of Reason Alone)的康德(Immanuel Kant)可说是启蒙思想最有影响力的倡导者,这个书名本身就宣示了在圣经之外去认识上帝的可能。

 

是否有其他的典籍也包含了上帝的启示?若不借助圣经,人有可能认识上帝吗?我们没有足够的篇幅在这里回答这些问题。但在神学院的课程中,这些问题可从护教学、神学和宣教学当中找到答案。我要强调的重点是:并不是所有的神学都可以被冠上「圣经」(biblical)之名的。

 

即使对基督徒而言,也不是所有的神学都被归类在「圣经神学」的名下。在神学院里,「圣经神学」这术语指的是一种有别于系统神学、却又与之互补的学问。与圣经神学相较之下,系统神学并没有显得较不合乎圣经,因为理想上,两者倚靠圣经的程度应该是不分轩轾的。唯一的差异乃是关乎方法。

 

系统神学将圣经视为一件已完成的作品,这作品揭示了上帝对创造与救赎的计画。系统神学的焦点并不在于神开展这计画的过程,而在于梳理、汇集圣经对「上帝」、「人」与「救赎」这些主题的教导,而这些教义在逻辑上是互相注解、彼此接引的:圣经对「上帝」这主题的教导,阐明了它自己对「人」这主题的教导;而它对「人」这主题的教导,也阐明了它自己对「救恩」这主题的教导。因此,圣经的确是有一个「教义系统」可言的。

 

系统神学的潜在问题是:过度强调「教义系统」的作法有可能会把基督信仰简化成一套命题。基督教虽然有它的命题,但是基督信仰并不能被简化成一套逻辑的抽象概念或信仰声明。圣经主要的文学类型是「叙事」而非「神学论文」,这一点还不够明显吗?上帝选择用一个宏大的故事来启示自己。虽然我们在圣经中也可以找到诗歌、智慧文学、预言和书信等不同的文体,但那关乎上帝如何创「始」成「终」的故事,却贯穿了整本圣经,并将所有部分联合成一个整体。真正的宗教乃是扎根在上帝在历史当中的作为,这些作为共同彰显出祂既是伟大全能又是恩慈良善的上帝。上帝在祂的应许上必不致失信,因为祂总是使「不可能」成为「可能」,并无比热切地想要履行祂的承诺。所以,基督徒不是信靠一个逻辑系统,而是一位神而人者,祂总是实现祂预先宣告的,并把祂所行的向我们解释明白。 

 

即便如此,上帝的所行所言始终有祂的一致性,因此系统神学不但是可行的,甚至是必要的。换句话说,上帝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有一个救恩计画,而这计画与计画者都是永不改变的。因此,圣经论到上帝为了成就祂的计画所做的一切,是可以被系统地整理成抽象的信仰告白的。

 

圣经神学强调有机的进程

 

虽然圣经神学也肯定圣经是一本已完成的作品,它却更为关注上帝的计划在历史进程中的开展。因为上帝并不是一次就完全地启示祂自己或是祂的计画,圣经也不是某一天突然以最终的形式从天上掉下来的。反之,上帝是在历史中一步步地采取行动拯救祂的百姓,祂的话也是渐进地被启示出来,用以说明祂的作为。圣经神学的焦点,就是救赎和启示这「花朵」的绽放。

 

纵然上帝可以公义地任凭人类在他们的罪中灭亡,但是祂却恩慈地一再进入历史之中,定意要将虽已堕落却仍旧属祂的百姓(以及世界)赎回。上帝在创世记第三章第一次揭示了祂的救赎计画,从此这计画在整本旧约圣经中便不断地开展。在每一次拯救的行动之后,上帝总是赐下启示以解明其意义。然而这一连串介入历史的拯救行动不是在旧约的末了,而是在受膏者耶稣身上达到了高峰。旧约本身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其中的应许和盼望直等到时候满足、耶稣基督来到世上之后才得以实现。上帝在祂先前的介入行动中预表并预告了耶稣──祂是上帝救赎计画所「预表的实体」(antitype)或应验。虽是如此,上帝所有的作为都是为这救赎计画而效力。同样地,每个阶段的启示都解释了上帝为了祂的名要救赎一群百姓的计画如何逐步推进。换句话说,每个阶段的启示,都在诉说同一个「神如何实现这计划」的故事。所以,上帝是在历史中一步步地采取行动拯救祂的百姓,祂的话也是渐进地被启示出来,用以说明祂的作为。

 

根据路加福音第二十四章的记载,在祂复活的那日,不管是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与那两个门徒的对话,或是在耶路撒冷与祂门徒的谈论,主耶稣都示范了这个「救赎历史」(redemptive-historical)或「以基督为中心」(Christ-centered)的释经法。祂教导这两群人如何以祂的位格和工作为参照点来阅读整本旧约。他们应该要认出,那些在耶稣之前环环相扣的各个事件,以及尾随其后并解明这些事件的启示(合起来就是整本旧约),是渐进逐步地汇集在祂身上,藉此得以应验。换句话说,耶稣是这故事的主角,但若我们没有把握住祂在这故事中的地位,就会误解祂。

 

若救赎有一个进程,它就是有机(或译为「有生命」)的。它的每个阶段,都是那随着时间逐渐开展的整全计划的一部分。魏司坚(Geerhardus Vos)用了一颗小小的橡树种子和一棵巨大的橡树的关系,来比喻上帝的救赎作为以及用来解释这些作为的启示。乍看之下,这两样东西似乎没有关联,但是实际上这橡树正是由这种子所长成的。种子和由它长成的植物,两者之间正是一种有机的关系。没有其他的植物可以从橡树种子所长成。同样地,前一阶段的救赎作为及相伴随的启示,与下一阶段的救赎作为及相伴随的启示,两者之间也有相同的关联。后者是由前者而出,次序不会颠倒。上帝在耶稣基督里已经成就的,正是旧约圣经中每个部份所预示和展望的。

 

圣经神学认识到:上帝至高地掌管着整个历史,将人类在历史中所有的活动导向祂预定的结局。每一个事件彼此环环相扣,为了实现上帝在创世之前所预定的结局而效力。然而,最终的成全,并没有让起初的作为变得较为次要或可有可无。神先前在旧约中的作为和相关解释,与祂后来在新约中的作为和相关解释相较之下,并没有显得较不成功或比较没有权威性。相反的,前者只有在它们期待并指向的耶稣基督身上,透过祂的位格工作,才能被恰当地理解。同时,这些先前在旧约中得到解释的上帝的作为,也塑造了后续发生的事件。约翰?戈尔丁盖(John Goldingay)对旧约中的事件及其解释给了中肯的评论:「正是这个(旧约)故事,让耶稣成为我们现在所认识的耶稣;换作另一个不同的故事,可能会塑造出另一位耶稣」。魏司坚的橡树比喻告诉我们:从什么样的种子就长出什么样的植物。鉴于上帝在历史中为了救赎一群属祂名下的百姓──为的是高举祂的爱子──所采取的行动,整本圣经无非是一本独一的、述说上帝在耶稣里的救赎计画的基督教著作。

 

上帝从旧约时代就开始进行祂的救赎计画,但这工作一直到耶稣第一次降世才达到高峰。即使如此,在耶稣第二次来临之前,上帝仍然持续地拯救祂的百姓、恢复祂的创造。同一位上帝不仅在在旧约时期(从人的堕落到耶稣降生)、也在新约时期(从耶稣降生到耶稣第二次再来)不断地执行并达成祂整全一致的救赎计画。耶稣的第一次降世是救赎历史的中点与关键:祂为选民一次献上了永远有效的赎罪祭,并担当了掌管宇宙万物的中保职分。然而,耶稣第一次降世并不是救赎历史的终点──它会继续往前,直到耶稣基督使一切仇敌都服在祂的脚下、并迎接上帝的百姓进入他们荣耀的产业为止(哥林多前书 14:20-28)。

 

不过,当我们宣称上帝的救赎作为以及用来解释这些作为的启示属于一个有机的进程时,不可忽略的是:这要让虽已堕落却仍旧属祂的受造之物与祂永恒的旨意最终相符的计画,有时候似乎是中断或停滞的。有那么多的时候,我们实在不明白,在广阔的历史中或者在我们个别的生活里,上帝到底在做什么。常常有些事件看起来是毫无关连或偶然的──甚至与神已显明的旨意相矛盾。然而,圣经关于上帝的主权以及祂在世界历史与个人生命历程中之护理的教导,使得我们在讨论救赎历史之进程时不得不援用「渐进的」和「有机的」这两个概念。从失乐园到复乐园,这势不可挡的发展就是圣经神学所追寻的轨迹。这样一来,圣经神学不但向基督徒保证上帝必定忠于祂的应许,也激发基督徒对神的信靠──愿意在生活里每个由上帝所预定、为祂永恒的计画而服务的处境中顺服祂的命令。

 

圣经神学需要传道者的投入

 

魏司坚也教导:上帝藉由耶稣,一次性地拯救了祂的百姓脱离罪恶。祂由童贞女所生、被钉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天,都是历史中独一、无法重复的事件。然而上帝仍然持续进行拯救罪人的工作,所以把耶稣所成就的施行在罪人身上,却是必须一再反复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并不需要源源不断的启示。相反地,圣经已经指教我们如何领受耶稣所成就的救赎福益,而圣灵则是把这些福益施行在那些信靠耶稣为救主的人身上,使他们重生、称义、成圣和得荣耀。因此,我们需要的是那些能够正确地以圣经神学的观点解释上帝的救赎计画、并向全世界宣讲这计画的传道者。

 

以赛亚和保罗都曾提出同样的问题:若没有人传讲,有人能够听见这满有荣耀的计画、能够看出这计画对现今世界的意义吗?答案是「没有人」。上帝已经选择透过传道者向全世界宣讲福音。为了履行这使命,他们应当认识圣经神学,明白圣经里各式各样的内容如何在这个最终要在耶稣身上完满实现的单一救赎计画中找到它们的统一性。因此,圣经神学应该是神学院训练的重点。神学院的毕业生和他们所服事的对象,都必须看出每段经文如何见证了上帝透过祂的爱子所成就的。唯有透过这个「圣经神学」或「以基督为中心」的进路来解读上帝全盘的旨意,才能让神学院训练出来的传道者正确地、为了牧养的需要来「分解真理的道」。如此一来,这些传道者才能协助属神的子民,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为了耶稣的荣耀而活。

  评论这张
 
阅读(17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