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诚阁

基督徒世界观 译介圣经神学

 
 
 

日志

 
 

释经学与创造论的战争  

2014-08-16 08:13:27|  分类: 辨道护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释经学与创造论的战争 - 诚之 - 守诚阁

 
Hermeneutics And The Creation Wars

作者: 司考特?克拉克 (R. Scott Clark) 
Maria Marta译自线上文章/骆鸿铭校对:

http://heidelblog.net/2014/02/hermeneutics-and-the-creation-wars/

 

到目前为止,你已听说过「敬拜的战争」worship wars,也就是我们应该如何「敬拜」而产生的竞争较量。关于创世记第一章的正确解释,还有另外一场战役在我们的教会里搅动。其中最经常唱的战歌与「释经学」(或译为诠释学)有关。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名词,却缺乏明确的定义。路易·伯克富(Louis Berkhof)把释经学定义为「教导诠释的原则、规则、和方法的科学」。释经学是一门科学,但是牛津英语词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提醒我们,释经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它是科学,因为它确实牵涉到一个系统,需要不断的积累学习,但也牵涉到艺术,即实际的、有技巧的、甚至直观应用这些原则。如果释经学不是一门艺术,神学家和牧师会少掉许多工作。

 

改革宗的释经学需要娴熟地运用一整套的原则,来解释以下的内容:

 

1. 原始的背景(作者和听众);
2.
原始的语言(词汇)、文法和体裁;
3.
人和上帝作者写作的初衷
4.
一段经文中狭义(紧邻的)和更广义的(正典范围内的)上下文。

因此,我们认为,清晰的经文会帮助我们解释不太清楚的经文,较新的经文教导我们如何去解释较旧的经文,这就是「圣经的类比」(the analogy of Scripture)。基督信仰的圣经诠释必须属于我们「大公的、不容置疑的基督教信条」的范围之内(海德堡要理问答22),我们称之为信仰的类比(the analogy of faith)。

 

因此,这些是我们已经同意并且会加以应用的客观原则。解经工作并非完全是主观的——坐在一个团契小组内,彼此询问「这段经文对你来说是什么意思?」 ——是拙劣解经的好例子。

 

虽然我们应该从不信主的释经者身上学习,但是信徒与非信徒释经者对圣经的解读是有差别的。那些正确理解并接受圣经对自己见证的释经者,更有可能会去注意圣经在别处说了什么。基督徒是已经唯独借着恩典被救赎,唯独借着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人,有上帝所赐予的圣灵,帮助我们了解上帝的话语。

 

不过,有些人似乎认为,释经学的实践是机械的,好像一个人放一分钱到一台机器里,正确的解释便会自动出现一样。解释圣经根本不是用这种方式,因为所有的圣经解释都是由罪人写出来的。此外,由于没有人不带着预设前提或神学立场来阅读圣经,解释圣经就带有主观的因素。好消息是,有关信仰的基本要素,圣经是足够清楚(明晰)的,它们是被记载下来的上帝的话语,所以是它们在改变我们,而不是相反(来12)。因此,圣经本身(彼后16)教导我们,《威敏斯特信仰告白》1.7说,「圣经的内容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同样清楚, 也不是对每个人都同样明白。」

 

这带我们来到唯独圣经的教义。有时候,当人引用这句伟大口号时,仿佛是说,「我相信唯独圣经,这是我的理解,因此,如果你不同意,你就是在否认圣经。」不同意圣经的一种解释与不同意圣经本身,未必是同样的事情。确定地来说,否认圣经是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信仰告白和教会的堂会(由牧师和长老组成),以防止并纠正圣经的解释错误。然而,我们也不能这么说:只因为某个人相信圣经是唯一和首要的权威,因此这个人对一段特定经文的解释就必然是正确的。

 

我们改革宗的许多开创者指出,唯独圣经是要教导,只有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无误的话语,人的传统、甚至教会的传统不是无误的。圣经是「规范所有其他标准的标准」。我们承认,圣经塑造教会,而不是相反。如此,我们必须拒绝那些激进的圣经解释者,他们教导说,圣经没有固定的意义,或是文本的意义要由读者来控制。

 

 唯独圣经并不意味我们解释圣经时,不去看圣经之外的任何其他书籍。我们需要那些教导圣经特定原始背景、文化和语言等等的历史和语法书籍。

 

为了正确解释圣经,还有另外一本我们必须要学的书。事实上,我们的信仰告白教导我们,上帝的创造「在我们眼前是一本佳作」(比利时信条第2条) 。当解释圣经时,我们不能忽视这本「自然之书」the book of nature。这是加尔文的做法。在他的创世记注释(1554)中 ,他认识到圣经使用观察性的语言(observational language。他承认虽然「摩西发现两个光体」(太阳和月亮),但是天文学家「证明」了土星大于月亮。他通过教导摩西用「通俗」而不是用「技术」的风格写作,从而解决了其中的矛盾。普遍启示的学习既「不可被摒弃」,也不能因为「一些疯狂的人惯于夜郎自大,拒绝任何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就「谴责科学」。

关于在我们的学习中,如何安排圣经和自然界的次序,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在自然之书the book of nature中,我们可以发现美好的事物,但圣经(特殊启示)必须优先于普遍或自然启示。只有圣经能为我们解释大自然,教导我们这些科学发现的涵义。诗篇十九章1节宣称:「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 大海和深洋下的一切也同样在述说一四八7 。罗马书一章1920教导我们,上帝在自然界中启示自己、甚至叫人无可推诿。如此,自然启示是律法,不是福音。所以,唯有圣经教导我们三位一体、预定、基督神人两性和唯独借着恩典,唯独借着信心,唯独在基督里被称义等等的教义。

 

 

 不过,科学历史上,充满了许多的例子显示,自然世界的学生如何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心思。他们也带着预设来到上帝自然之书面前。许多人以叛逆的心态接近它,意图否认上帝的权威或否定基督信仰。任何人以这种方式来读自然之书或圣经,都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自从圣经正典封闭以来,基督信仰在根本上并没有任何改变。虽然我们明白圣经教导的方法不断发展,但我们仍然肯定大公信条和主要教义,正如我们在第二世纪所认信的一样。

 

 

 

在创造论之争的双方,都毫无疑问地肯定,圣经的三位一体上帝透过祂的话语,「从无到有」(ex nihilo)创造了万物。毫无疑问,我们的上帝从地上的尘土造了亚当,从亚当身体的一侧造了夏娃,上帝造的是历史上真正的人,「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海德堡要理问答6)。上帝以亚当为全人类的圣约元首,与亚当立了行为之约(何7),但他失败了,因此他和他所有的后裔从透过顺服便可赢得的祝福中败坏了。海德堡教理问答9我们都同意,创造了亚当和立行为之约的同一位上帝,还立了恩典之约,即福音的应许(创14-16),要差来第二个亚当,一个为属祂的百姓守约,并战胜撒但(罗12-21)的救赎者。

 

 我们还同意,创造叙事所包含的道德涵义。我们同意,上帝制定一个作息模式,我们要工作天,休息一天; 有创造的规律、模式和结构约束所有的人类,例如,家庭是人类基本的结构,对我们造物主和救赎主的敬拜是人类存在的基础,人生是有意义的 ,人的生命是神圣的,因为我们是按上帝的形象被造的。

 

 即使在解释原则的应用上,我们都同意,很难看出摩西在圣灵感动下的写作用意,是教导我们创造日的精确长度或这些日子的性质。当然,我们根据这词来思想,但上帝的话语意在教导我们,每一日是24小时吗?当我们问这个创世记第一章的问题,我们是在问一个由文本本身引起的问题,还是我们在问一个圣经从来没有打算回答的问题?我觉得这比较有可能。

 

虽然有些人主张,创世记一章「明显」、「普通」和「简单」的意思,是上帝用六日,每日24小时创造了世界,但这些都不是改革宗诠释圣经的人在历史上所使用的检测标准。在十六世纪,苏西尼派Socinians主张,圣经普通简单的意思是,上帝是一个,而不是三个位格。

 

 也有人提出,我们应该用任何孩子都会的方法来解释创世记第一章。这似乎不是一个非常完善的途径,因为我们在圣经其他地方使用这种解释方法时,没有不危害三位一体、预定论、基督的神人二性、因信称义称义等教义的。


在我早期的基督徒生活中,我被教导圣经明显、普通、简单的意思,要求我们相信上帝在历史中的计划,首先不是救赎祂的子民,而是塑造一个民族(以色列),耶稣来邀请他们到祂的王国,他们拒绝了,结果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我被进一步教导,圣经明显的教导是,有一天耶稣会秘密地回来救赎祂的子民,开始七年的苦难,接着在地上统治一千年,在此期间,祭司将在上帝的羔羊面前献祭。

 

 当我成熟了,我才知道,根据上面勾勒出来的原则,这个最复杂的方案(它显然需要电影来解释它),不是对圣经的正确理解,恰恰正是因为它使用了错误的释经学。我们拒绝基要派fundamentalist的圣经诠释,因为它不注重圣经原始特定的历史、语境、语法和文学,因此它误解圣经中的许多神学教导。因此,明显、普通、简单的方法并未产生良好的结果。

 

 那么,我们如何和平解决这场创造论之争呢?当然,仔细应用我们的释经原则是良好的第一步。认真并宽容地倾听那些肯定我们信仰告白、但与我们意见不合的人,是另外一个必要的步骤。第三步是以海德堡要理问答问88的教导来承担这个辩论。该问答对归信(成圣)的定义是「治死旧人,活出新人」。圣经解释的工作,也许比任何其他天职,更需要治死自己和借着福音的圣灵更新工作。我们不必问自己,我们希望一段经文教导什么,而是问经文希望教导我们什么。在88问的精神下,我们必须致力于共同工作,让我们的心思和意志顺服圣经文本的教导和意图。

 

在创造论之争中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此美善的工作也同样会报答我们。

本文首次发表在 2001年。

http://heidelblog.net/2014/02/hermeneutics-and-the-creation-wars/

 

  评论这张
 
阅读(17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